<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中產在焦慮驅動下買房賣房,這些投資人卻在悄悄布局實體經濟未來

            高陽2016-10-08 10:19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高陽 李思 2017年,如果要選擇一個跑道去投資或創業,你會怎么選?

            互聯網、影視、人工智能、機器人、VR(虛擬現實),或者其他非常時髦的領域?

            如果下錯注,后果會很嚴重。吳世春說,很多新的影視公司的作品可能連投入的零頭都收不回來;AR(增強現實)和VR領域還沒有看到好的變現模式。吳世春是中國最成功的投資人之一,他曾投出過數個千倍收益的案例。

            根據我們的調研,消費升級、人工智能、工業自動化、大數據、企業服務、產業互聯、醫療健康等領域仍可能是最好的選項。我們調研的投資人明年可能會在這些領域下大注。

            紅杉資本的一個選項是消費升級。紅杉中國董事總經理郭山汕說,在海淘代購、設計師品牌、民宿、私房菜和農場、寵物食品用品以及養老市場可能會發展出下一波熱點。硬科技創新,比如: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領域。投資人也關注垂直領域的模式創新,比如:互聯網農業項目、B2B、移動出海。

            最近一周,我們調研了十多位活躍的投資人,以期能夠描畫2017年的投資圖景。

            泡沫的升騰與破滅

            這次調研發現:O2O領域出現了過熱的跡象,尤其在一些垂直細分電商領域出現了極大的泡沫;產業互聯網這個領域也一度估值偏高;在教育和健康這一類抗周期領域,由于資金的追捧也存在一定的泡沫;文娛行業的一些細分領域泡沫嚴重,影視制作尤其不被看好;此外,流行的VR和AR的問題是變現模式不清晰。

            O2O帶來的便利值得肯定,但在該領域出現了大量偽需求、低頻需求的公司。燒錢補貼期過后,這些公司無法留住用戶,也無法擔負高昂的成本,最終成為炮灰。以O2O洗車為例,以洗車服務對于汽車后市場的切入是非常美好的故事,但終因背離商業本質硬傷而非運營不力逐漸退出大眾視野。

            早些時候,在北京中關村的咖啡館里處處可以聽到關于O2O討論,與之相伴的是大量的O2O項目半途擱淺。

            不過,也有投資人認為,O2O市場從需求角度講,總體是健康的。存在一些偽需求創業,但比例不算大。問題出在估值整體偏高,門檻偏低,造成了一個較差的競爭格局,結果是賺錢難。紅杉中國董事總經理郭山汕稱,在一定程度上,創業團隊和投資人的戰略忍耐期偏短。一些細分的O2O領域在1到2年時間內快速崛起,又快速被邊緣化甚至集體消失。這里面仍然存在一些能匹配市場需求的方向。在消費者的付費意愿和能力有明顯提升的條件下,如果一些O2O領域出現財務上的明顯成功,會給市場帶來信心,幾年后O2O也可能會重新熱起來。

            在一些垂直細分電商領域已經出現了極大泡沫。這是明勢資本創始合伙人黃明明的看法。黃明明也不看好自去年開始廣泛興起的O2C和P2P。

            春曉資本合伙人何文長期關注產業互聯網,根據他的觀察,過去一年這個領域也有過不小的泡沫。創業者盲目樂觀的同時,投資人瘋狂涌入,導致估值偏離了商業價值。

            總體而言,O2O和產業互聯網的“過熱”跡象在很大程度上與資金的追捧有關。不過,從2016年的市場情況來看,投資已經趨于多元化,扎堆的現象有所緩解。在這種前提下,那些被稱為抗周期的行業,如教育和健康,又一次成為很多資本追逐的對象。但是從歷史發展的經驗來看,這些領域需要的是持續穩定和耐心的資金,而不是資金的追捧。戈壁創投合伙人徐晨對《經濟觀察報》說:“從市場現狀來看,我們可以說這里存在一定泡沫。”。

            在許多投資人看來,另一個估值很高的行業是文娛。文娛這幾年的確迎來了高速發展期,但并沒有改變行業高度不確定性和嚴重的“頭部現象”,一些細分領域市場規模較小,這種現實情況并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資金的投入已經遠超過實際可以產出的上升空間。”徐晨稱,這意味著這個行業的多數投資者會鎩羽而歸,不少還不錯的項目也會因為估值問題,無法給投資者合理的回報。

            文娛行業一些細分領域的泡沫已經比較嚴重,尤其是以影視制作行業為首。中國400億的票房,過去每年以30%-40%的速度增長。資本是從眾的,當看到機會時,熱錢便會瘋狂的涌入行業。

            影視制作行業的問題在于,院線的屏幕是有限的,觀眾花在看電影上的時間更是有限的。當大量的資本涌入,結果造成了過去積累下的IP被迅速耗盡,優秀導演、編劇和演員的價格水漲船高。未證實的數據是:現在一個有名的演員,加上他的團隊班底,需要一個億的成本。一部片子,再加上其它宣發之類,成本很容易達到2、3個億,這樣就意味著票房要8、9個億才能收回成本。“這樣成本巨大的商業模式很難成立。”EMC基金投資總監金城說。

            從過去一年來看,影視行業的投資已經具有明顯的泡沫特征,新進者的機會并不多,很多投資可能會打水漂。“很多新的影視公司的作品可能連投入成本的零頭都收不回來。”吳世春說。

            投資人也注意到了在熱門的VR和AR領域的風險。目前這個領域還沒有看到較好的變現模式,2B的行業應用和2C的用戶消費都沒有起來,現在整個行業還是一個2VC的階段。吳世春預計整個行業的賺錢效應至少需要2年后才能出現,之前很多公司都會成為先烈。

            下一個爆點

            在投資人看來,中國當下已經孕育出一些發展階段與全球市場同步,甚至引領全球的領域,比如:直播、內容創業、人工智能、3D打印、云計算、機器人、電動汽車、無人駕駛……就這些領域而言,中國和一些發達國家基本處在同一起跑線上。甚至于在一些領域已經沒有了效仿的對象,需要自己探索和研發,摸著石頭過河。

            在當下的階段,具有核心技術壁壘的項目,尤其是那些可能會影響下一個十年的科技類項目,更容易獲得資本的青睞。國內移動互聯網的機會已經在很大程度上被發掘,而現在是布局下一個科技爆點的最佳時機。

            相當一部分投資機構已經開始或計劃2017年在人工智能、大數據、工業自動化、高端制造、智能制造等領域積極布局。其中,人工智能被多家機構矚目,這些機構包括:梅花天使、英諾天使、明勢資本、春曉資本、洪泰基金等。這個領域最新取得的一些突破性進展或將帶來一波新的系統性投資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消費升級的投資機會被多位投資人提及。比如:健身和電子競技的高速發展;健康飲食理念開始大范圍得到認可,直接表現就是方便面、碳酸飲料、西式快餐銷量的下降,酸奶和高端飲用水銷量上升??傮w而言,消費者對品牌的青睞和忠誠度不斷提升,個性化消費越來越突出。郭山汕對《經濟觀察報》說:“在海淘代購、設計師品牌、民宿、私房菜和農場、寵物食品用品以及養老市場可能會發展出下一波熱點。”。

            消費升級

            相當數量的中國消費者已經具備消費升級的能力,原來可有可無的東西現在變成了剛需,中國消費者也開始愿意為情緒和精神上的滿足買單。針對不同細分人群的產品,均有巨大的市場,比如:上班的白領、空巢的女性、追求時尚的潮流一族、母嬰、運動等各垂直領域均有巨大的市場空間。

            具體來看,在原先的電商領域,平臺機會已經消失殆盡,但品牌機會卻大量存在。伴隨中國中產階級的崛起,相當一部分具有更高品質的本地品牌將被中國大眾所接納。英諾天使基金合伙人李小麗告訴《經濟觀察報》,找準垂直人群,選對品類,用具有社交元素的、扁平的、媒體化(例如社群)的方式引導消費,形成品牌,輔以快速的供應鏈以及合理的成本控制,這樣的項目更容易得到資本的青睞。

            消費升級不僅包括物質方面的消費升級,還包括精神層面的提升。在此背景下,內容娛樂行業發展勢頭非常強勁。娛樂是人類除了衣食住行外的一個強需求,也是持續的需求。EMC基金投資總監金城說,在文化娛樂方面,針對類細分垂直人群的內容、渠道以及服務提供商也有很大的機會。

            當大眾的基本需求得到滿足后,細分人群的需求便會成為下一個熱點,比如EMC投資的設計師互動平臺站酷。設計師是一個非常小眾的群體,站酷為中國430萬設計師提供服務,助力設計師職業生涯的各個階段。伴隨著消費升級,設計越來越受到重視,站酷也在最近兩年發展迅速。

            在消費升級的大背景下,互聯網相關領域的投資過熱并不意味著機會完全消失。當投資回歸理性,在一些垂直細分領域依然存在機遇。其中,產業互聯網的機會依然被一些投資機構看好,其中包括:春曉資本和英諾天使基金。

            除上述互聯網相關領域之外,分享投資既看好醫療健康領域,也看好與空間相關的創新項目,范圍既包括房地產產業鏈條上各個環節的創新,比如:裝修領域的愛空間;也包括空間的創新應用,比如:聯合辦公的WE+,長租公寓YOU+。“我們下一個階段的聚焦重點,并不局限在所謂的'互聯網+'或者'+互聯網'概念,我們關注的將是在移動互聯網的生態環境下,符合新一代主流消費群體需求的商業元素創新組合。”分享投資管理合伙人崔欣欣說。

            移動互聯出海

            中國的移動互聯網出海也是一個機會,相比全世界的移動互聯網而言,中國的移動互聯網發展與美國并駕齊驅,相比其他國家則有3到4年的發展優勢。中國市場擁有全世界最大的應用市場,中國的移動應用在海外也有比較強的競爭力,Solo桌面就是一個很好的案例。迄今為止,Solo桌面在海外有近5億用戶。“布局海外移動應用是比較大的投資熱點。”吳世春說。

            關注移動出海投資機會的還有Solo桌面創始人劉春河,今年他聯合吳世春的梅花天使創投共同發起成立了一支專注移動出海領域的早期投資基金——大航?;?。

            此外,Testin云測創始人王軍近期成立的云聚資本將關注2D開發者服務的創新和生態鏈整合投資,以及圍繞移動互聯網的服務“進出口”項目。實際上就是把中國的創新輸出到海外、同時把海外優秀的項目引入國內。

            從全球視野上看,各個細分領域的移動互聯網在海外是增量市場,在國內是存量市場。在中美兩個區域市場發展極為完善,并逐漸形成馬太效應的游戲、電商、社交等領域,在新興市場如印度、東南亞、巴西、俄羅斯等新興市場仍然存在巨大投資機會。

            成熟商業模式正結合地域特點規?;叵蚝M飧鲄^域市場輸出。例如今年上半年獲得密集投資的海外新聞聚合類領域等。

            從引領移動互聯網行業發展上看,中國移動出海團隊的技術積累與運營能力領先全球。近期世界著名的編程競賽組織HackerRank發布報告:根據各國程序員在算法、數據結構、分布式系統、編程語言等幾個領域競賽總得分來看,中國獲得了第一名。這反映中國公司在移動互聯網全球化競爭上的整體技術優勢。Facebook等公司學習微信功能的例子反映了中國公司運營上的領先。在開放的國際化競爭中,這些整體優勢中長期看來終究會逐漸顯現。

            從投資退出上看,移動出海公司更能夠獲得海外證券市場投資者的理性認可。對比互聯網中概股由于絕大多數用戶在中國而頻被質疑低估,移動出海公司的用戶主要在海外市場,其價值與商業模式更能為海外主流證券投資者所理解與接受。

            大海航基金創始人劉春河簡單總結了移動互聯網出海五大發展趨勢:從被迫出海到自主出海;團隊從單一的中國基因到中外混合基因;從做用戶到做收入;從東南亞到全球各地;從工具到各種應用。

            此外,中國的出境并購機會也不容忽視。中國企業參與的企業并購在2016年高速增長,主要的增長動力來自出境并購。在已披露的跨境交易中,2016年上半年中國企業出境并購金額超過1300億美金,幾乎是去年同期的4倍。私企參與的并購金額也首次超過國企。2016年可能是民營資本在出境并購領域扮演主角的開始。并購涉及的領域從傳統的能源和資源開始轉移到互聯網和消費。這一方面是機遇,一方面也是挑戰,包括交易中執行力的挑戰和交易后運營能力提升的挑戰。“在2017年看好中國的出境并購市場。”郭山汕說。

            人工智能

            我們的調研發現,人工智能是最被投資人看好的領域。許多投資人相信,隨著移動設備的滲透率越來越高,信息化程度更為成熟,也積累了足夠多的基礎數據。通過深度學習,生活和生產制造趨向智能化并非遙不可及。黃明明說:“在AI(人工智能)領域,我們認為它會是移動互聯網之后的大風口。”

            微軟、Google、Facebook等公司已經開始以極低的價格甚至免費提供底層AI技術支持,未來2-3年BAT 很可能也會加入其中。此外,中國一直都有工程方面的優勢。在大型平臺公司開放的底層AI技術的基礎上,中國還擁有近7億網民,這不僅會為AI應用提供廣大的市場,而且這個市場還會產生海量的數據,這些都是AI應用技術發展最為關鍵的要素,也讓未來中國在AI應用領域提供很多彎道超車的機會。

            在AI+方向,核心邏輯是圍繞數據,在數據的采集、加工、處理等環節做布局。比如在數據采集環節,明勢資本投資了兩家光學方面的傳感器公司,可以采集到新的體征和環境數據;也投資了企名片,這家公司可以將非結構化的數據自動整理成結構化的數據。

            在下游,明勢資本投資了給機器學習做加速的算法的澎峰智能,目前華為、Face++都在用他們技術,每年技術授權費用已達幾百萬。還投資了易航智能,這是一家從事自動輔助駕駛技術研發的公司,他們通過自主研發的視覺和感知、決策和控制模塊,已經能夠以低成本實現特斯拉水平的自動輔助駕駛功能。

            洪泰基金合伙人喬會君對于人工智能有著特別的理解,喬會君對《經濟觀察報》說,經過十年基礎性科學研究的積累,人工智能概念在2016年徹底爆發。雖然在應用層面的創新乏善,但算法和半導體行業發展已經相對成熟。2017年會是人工智能應用的元年,一系列真正智能的產品會在智能家居,智慧醫療、體育健康、智慧城市等領域找到突破口,也會徹底帶動智能硬件的創新,驅動更多的資金投入此領域。

            NVIDIA和Xilinx 公司股票的飛漲,Intel 對Altera 和Movidius的收購,已經明確表明巨頭對未來布局的決心。

            在半導體領域,中國和美國的差距一直在十年以上。人工智能的來臨也很難改變這個局面。核心處理單元ASIC、FPGA的技術從來不在中國;半導體需要有很好的上下游生態,這些也不是創新公司所具備的能力。人工智能半導體行業的從業者,最好的結局就是被大企業并購,像Movidius一樣盡早找到靠山。

            在算法層面,圖像識別,尤其是動態圖像識別的壁壘較高,需要有很深厚的研究積累方可取得突破;語音語義的分析理解,針對不同語言的處理是創新企業的突破點,谷歌可以把英語做好,但未必能處理好中文。在圖像處理和語義分析上,需要大量的數據積累,起步越早優勢會越明顯。

            在應用層面,中國有著全球其他任何國家都不具備的消費市場和消費能力,如果能很好地把握這一點,無論對于創業者還是投資機構都是很好的機遇。“資本一直都在尋找宣泄的出口,一個成熟的市場每半年總需要有熱點被追捧。但在人工智能領域,什么樣的估值都能被市場消化,如何追捧也不為泡沫。今天的每一張人民幣都會在未來變成同等或者更多數量的美元被帶回來。”喬會君說。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看好人工智能的投資機會。一位不愿意公開姓名的投資人稱,人工智能行業已經出現了泡沫。人工智能其實是有邊界的,它只是從數據處理的算法不斷迭代中突破出來的幾個關鍵算法。人工智能使得數據處理的效果有了十幾個百分點的提升,確實非常厲害。但它并沒有帶來質變,也不是萬能的。

            現在很多公司打著人工智能的招牌在進行融資,其實人工智能在各行各業都有應用,只是大家之前沒有提及,現在這個概念火了,大家都在講機器學習和人工智能。機器學習在處理大規模數據,在PB級以上的數據上才會顯現出很強的技術能力,這塊能力包括上述提到的存儲、分析計算和可視化等等。目前市場上大部分的項目用到的機器學習等技術的門檻都比較低,類似的算法模型都有開源的軟件或者代碼。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工程,前面提到的數據源質量不高,再強的技術能力也不能達到一個好的效果,另外如果不懂行業,往往不能解決客戶痛點,想不出好的解決方案提升產業效率。滿足上述條件的公司很少,而且估值都非常貴。

            工業自動化

            中國在人工紅利、流量紅利和第一代互聯網技術紅利上的優勢的喪失,將會倒逼中國企業重新關注核心技術創新的價值。而這將給工業自動化、高端制造、智能制造方向的公司創造出一個巨大的市場。

            目前全球經濟都面臨產能過剩的問題,而中國的人口紅利已經消失,勞動力成本迅速提升,傳統經濟發展進入轉型期。與此同時,互聯網已經走過了20年,移動互聯網發展也已經接近10年,流量紅利在兩三年前就開始消退。而第一代互聯網通過超鏈接解決了信息高速流轉和信息不對稱的難題,但第一代互聯網的技術紅利基本已經被互聯網巨頭、中型互聯網公司瓜分殆盡。

            對于工業自動化,明勢資本一直在積極布局。明勢資本創始合伙人黃明明告訴《經濟觀察報》,他的思路是以工業機器人的本體制造商為切入點,圍繞其產業鏈的上下游,從核心零部件(例如:主軸、減速器、控制器的制造)到下游系統,再到后面工業大生產的數據驅動(數據包括:工廠機器人、生產線上數據、用戶需求數據等),反過來給工廠制定生產計劃和排期。比如:李群自動化、德速機械、橙子自動化都屬于這一類。

            大數據

            大數據行業可以分成數據源、基礎設施和行業應用三個細分領域。

            就數據源而言,連續性高、準確性強且能產生商業價值的數據非常珍貴。這些數據往往都被BAT和傳統金融、電信等行業巨頭所壟斷,這些巨頭對這一塊的數據有嚴格的管制,想從數據源方面著手的創業公司往往都面臨兩個問題:一是能拿到的數據或者愿意交換的數據往往質量不高。二是數據的定價問題難以解決,行業內還沒有一套能讓各方認可的定價模型出現。數據交易和流轉性上還有一定問題。“這塊可能是巨頭的機會而不是創業公司的機會。”君盛投資創始人廖梓君說。

            大數據行業的基礎設施主要涉及數據的存儲、分析計算、可視化以及后期的維護。這塊市場巨頭肯定會切入,如果創業公司參與一定要避開巨頭,除非有極強的系統性技術能力。強調系統性能力,是因為單點的技術能力再強,也相對容易突破,而系統性的能力短時間內難以被復制,最壞的結果也是被巨頭并購。

            在大數據的基礎設施領域,阿里已經走在了前面,比如阿里云就屬于數據存儲環節,阿里開放的人工智能平臺則屬于分析計算這塊。并非意味著創業公司在這兩塊完全沒有機會。大公司考慮到數據的安全性問題,往往會采取私有化部署的策略,這里面會有一些創業公司的機會,但可能比較艱苦,難以呈現線性增長。此外,在可視化和運維這兩塊,存在相對較多的個性化需求,這種非標準化的領域,行業巨頭不會特別關注,對創業公司來說會出現一些垂直行業的機會。

            就大數據的垂直行業應用而言,在這個領域巨頭可能會抓大放小,首先是抓大的行業,典型如金融行業,其次是抓垂直行業的標桿客戶。“這塊市場反而是創業公司比較大的機會。”廖梓君認為,如果要切入這塊市場,需要創業者對垂直領域的行業生態有著深刻的洞見和理解,而且要有比較強的數據應用能力,能抓住客戶痛點,切實為企業提高效率。事實上,能做到這樣的團隊其實很少。巨頭沒有時間精力去深耕每一個細分領域,只能做出一些相對標準化的產品,這里面就是創業公司的機會了。

            企業服務

            傳統企業的發展已經進入到衰退期,比起簡單的升級來說,他們需要更多的是轉變,尋求新的發展曲線比簡單地解決成本結構等問題更加緊迫。這也有助于利用傳統企業現有的渠道、供應鏈和資金優勢,尋求服務變化的用戶比簡單尋求更好服務的用戶更能從本質上帶領企業進入新的發展階段。

            對于2017年,戈壁創投合伙人徐晨認為,企業服務會進入一個新的階段,也將孕育出新的投資機會。

            IaaS(基礎設施即服務)的成熟程度和服務的普遍性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更多企業將借大勢進入信息化的新階段,其中包括大量中小型的非互聯網企業。此外,PaaS(平臺即服務)平臺成為大公司力推的服務,這為SaaS(軟件即服務)服務商到達用戶提供了渠道,并進行了背書。

            隨著經濟形勢的變化,銷售增長和成本控制之間的平衡被企業更多關注,而非像以往那樣一味地追求銷售額。在此背景下,企業對于SaaS服務的評估標準也能更加客觀,效率的提升也更容易被體現,這將推動更多企業的付費意愿。在企業信息服務市場更加明朗的前提下,為企業提供金融、供應鏈和其他環節的多元化服務也就成為了可能。

            “我非??春闷髽I服務市場在2017年的表現。”徐晨說。

            產業互聯網

            目前,傳統行業的信息化滲透率還遠遠不夠,在經濟整體低迷的大環境下,傳統產業需要謀求轉型。效率要更高,產品要創新,創新速度還要足夠快;此外,成本結構要調整,銷售渠道也有待升級,這些都是傳統產業迫切需求的。

            在轉型過程中,傳統產業會衍生出許多新的創業機會。那些有扎實的產業基礎,能夠嫁接新的技術和工具,且富有創新能力的團隊,更容易構筑競爭的壁壘,這些都是投資的機會。英諾天使基金合伙人李小麗認為,產業互聯是一個機遇。

            對于風險投資而言,系統性投資機會來源于需求端和供給端兩方面,需求端主要來源于消費升級和新需求的增加,而供給端主要來源于技術創新在傳統產業的應用和技術創新帶來的新產業機會。對當前中國的風險投資來說,大背景是供給側改革,盡管消費升級帶來的機會仍然存在,但更多的機會則來自于與供給側改革相吻合的技術創新在供給端的應用。

            “未來我仍繼續看好產業互聯的機會,即信息技術在傳統產業鏈的應用。包括信息技術對傳統產業鏈流通環節的改造機會(B2B交易平臺),提升產業鏈主體效率的基于云端的行業應用解決方案(SAAS),以及基于產業鏈信息數據的金融創新。”何文說。

            經過一年多的大浪淘沙,尤其是這輪資本寒冬以來,創業者逐漸變得冷靜,更加注重其業務模式的本質價值和自我造血能力,并且估值預期也更加理性,一些沒有價值的偽模式也逐步被淘汰出局。

            不過,今天仍遠遠沒達到整體理性的水平,很多項目在前幾輪估值被炒高之后,創始人仍沉浸在此前對估值的預期之中。未來的幾個月時間仍會有更多的融不到資的項目被淘汰出局。

            從這層意義上講,這個領域存活下來的創業項目比過去更加具有投資價值。而從投資人的角度來看,大家已經相對理性,最近的半年以來,投資人出手都相對謹慎,是否有盈利模式是投資人此刻最為關注的問題。不過,問題仍然存在:明年的市場會更加理性嗎?

             

            熱新聞

            電子刊物

            點擊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