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向上的力量|儲殷:中國最偉大的經濟奇跡之一,不進城也可以跟城中心市場同步

            EEO視頻2020-07-01 16:16

            在向上的力量演講盛典中,國際關系學教授儲殷說,中國這10年最偉大的經濟奇跡之一是你不用進城也可以跟城中心的市場同步,我們在迎來一個普惠的時代,需要我們調整過去的商業的慣性,你必須明白一個真正的大眾的時代到來了。讓我們為這種大眾的真正的進場和在場喝彩吧。

            為什么薇婭、李佳琦能帶貨?國際關系學院教授儲殷犀利地指出,需求產生的根本,是當你意識到生活可以更美好。他說,今天不再是必需品的時代,而是意義的時代,所有需求都是在文化意義上被制造出來的。

            未來十年,中國將會轉型成為一個以內需驅動為主的國家。但越來越多的企業家感覺到,現在人們的內需不如從前那么容易被挖掘出來。

            因為在過去80年代、90年代、2000年、2010年以前,最主要內需是由60、70、80年代的人創造的。60、70、80年代的人,他們的內需到今天為止,基本釋放完畢了。所以,所有做60、70、80生意的企業都很難。

            “可是我們換個思路想一想,這到底是消費下降、內需不暢,還是你無法擺脫自己成功的商業慣性呢?我一直講,所有的需求本質不是簡單的人口數量,而是你對于需求的理解”,儲殷說。

            技術創造需求

            最近這十年中國最偉大的經濟奇跡之一,就是不用進城也可以跟城中心的市場同步了。以前的中國市場很簡單,中關村賣一樣東西,出了四環賣一樣東西,出了五環賣一樣東西,到了河北的地界又賣另外一樣東西。

            市中心的方便面叫康師傅,四環以外的方便面叫康帥博。大量的次級區域市場,跟中心市場是不同步的。

            電商改變了一切,物流改變了一切?,F在想想看,一個小鎮青年可以隨時跟上海、北京這樣的城市同步。而在以前,這種需求根本就不會有,因為他無法想象他能夠買到什么。

            天貓雙十一,一天賣出了兩千六百多億,這都是中國投在技術、基礎建設、物流、電商平臺上的直接收獲。

            新城市化帶來新消費人群崛起

            中國出現了新城市化,出現了再城市化。有一批五線六線城市、一批原先的縣城,正在由于收入的提高、產業的提高,而快速地城市化。這批新的城市化城鎮帶來了一個巨大的人群,這個人群跟一線城市的人群有根本的不同——有房無貸人群。

            在北京市,一個掙六千塊錢左右的年輕人,其實沒有什么消費力,扣掉房租或者房貸,每個月可支配的收入并不高。

            但是一個小鎮青年,哪怕一個月只掙四千到五千塊錢,活得就可以非常優越,可支配收入比大城市要高。由于新城市化,一個新的消費人群正在崛起。

            電商直播的意義:消費者教育

            未來十年中國的市場經濟最大的突破口,就是要把真正強勁的內需,把這個新人群的消費意識挖掘出來。

            如何挖掘?在社會結構的意義上,那些直播帶貨的美女帥哥比他們想的要重要多了。他們干了一件最重要的事,叫做消費者孵化、消費者教育。

            “如果你不看電商直播,根本不知道原來口紅還有那么多的色號。連我看了都目瞪口呆,感覺不給自己老婆買一支口紅簡直是非常罪惡的事情”,儲殷說。直播帶貨就是對新城鎮化帶來的新人群的消費者培養。

            大量需求的根本產生,是當你意識到自己的生活可以更美好的時候。第一次吃巧克力前,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必要吃巧克力;第一次用手機之前,你可能覺得有BP機就足夠了。

            今天的社會不再是必需品的時代,不再是匱乏的時代,而是意義的時代。

            在過去三十年,中國的農村人口從占全國總人口80%多,到現在占全國總人口50%左右。中國有將近四億,甚至四億多的人,在過去三十年進城,所以全部都是自然的增長,做什么都是最好的時代。

            今天,我們需要更加耐心地去傾聽這個時代,更加細致地去捕捉甚至塑造所需要的需求。

            我們在迎來一個普惠的時代,它需要我們調整過去的商業慣性,因為一個真正的大眾時代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