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金融創新“架橋鋪路” 農行精準滴灌三農普惠之“花”

            2021-08-16 08:09

            農行鹽城射陽支行客戶經理上門了解佳月農場生產經營情況

            稻田當中,一只只歡跳的小青蟹,時隱時現。這樣的場景,是江蘇射陽佳月農場負責人李國彬此前想也不敢想的。去年,當他為了籌措在稻田里養蟹的錢而愁眉不展時,農業銀行(以下簡稱“農行”)客戶經理的一次走訪活動給他帶來了希望,將其納入到“一項目一方案一授權”的“白名單”中。

            距離盤灣鎮700多公里之外的浙江瑞安儒陽村村民吳仁權,也曾為了村里生態農莊的參股夢想而焦慮。沒想到,儒陽村被農行浙江分行評為“金融自治村”,吳仁權通過“村兩委”獲得了農行的30萬元貸款,圓了自己的“農莊夢”……

            一邊是資金缺口顯露、金融基礎薄弱的田間地頭,一邊是貨幣政策亟需精準滴灌的小微企業,農業銀行大大小小的分支機構、層層業務人員,不斷嘗試、創新,構筑一座“金融橋”。

            無論是根據產業集群特點設置的“白名單”,還是整村授信、金融自治,亦或“金穗惠農通”工程,都是農行人勠力同心構筑一座座“金融橋梁”,暢通農村普惠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助力農戶奔向全面小康積極努力的點滴寫照。

            農業銀行始終將發展農村普惠金融,緩解農民“貸款難”、“貸款貴”問題作為自身重要職責,不斷拓展農村基礎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

            創新“一項目一方案一授權”模式  資金活水“精準滴灌”田間地頭

            李國彬從事稻麥兩季種植已經17年了,五年前他承包了3500畝地成立了佳月農場,種植面積不斷擴大。自2019年在海通鎮試驗推廣稻田養蟹并獲得成功后,他計劃在所有的稻田里均實現稻蟹種養,但資金上存在缺口。

            農行客戶經理在走訪過程中獲知了李國彬的困難,前后僅用三天時間就為其放款200萬元。

            李國彬非常感動,“多虧農行給我提供的200萬的貸款支持,才能讓我家庭農場所有稻田里全部放養了螃蟹,而且利率低,讓我一年省了好幾萬的利息支出。”

            而這得益于農行江蘇分行創新開展的“一項目一方案一授權”普惠貸款運作新模式。該模式根據產業集群特點,配套靈活的信貸政策,對符合條件的客戶實施“白名單”管理,進一步簡化審批流程,縮短等“貸”時間,有效緩解了家紡市場個體工商戶、小微企業成長中普遍存在的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

            同樣受益農行業務模式創新的還有江蘇射陽大米集團有限公司。2019年末,該集團計劃投資1.27億元上線“年加工15萬噸大米”項目,農行射陽支行獲悉后迅速為其制定服務方案,于2020年4月為其發放貸款7500萬元,助力該項目順利推進實施。

            自“一項目一方案一授權”推廣以來,農行射陽支行圍繞主流產業和主流市場,加快項目落地實施,將符合條件的客戶全部納入到項目“白名單”中去,對有信貸需求的客戶及時對接給予支持。截至2021年7月末,該行累計支持“射陽大米”種植戶205戶、1.85萬億元;支持射陽大米加工企業10戶、9800萬元;支持糧食全產業鏈客戶420戶、4.12億元。

            探索“金融自治”模式  打造自治和諧農村金融生態環境

            讓農民享受便捷的現代金融服務,是普惠金融的應有之義。長期以來,農村金融基礎弱,農民融資難、融資貴、融資慢,一定程度上影響了農村的現代化進程。

            浙江瑞安儒陽村是個依山傍水的小村莊,苗木繁盛,果樹飄香。2016年,儒陽村評為省級美麗鄉村建設精品村,村里拆出了大片空地。

            38歲的村民吳仁權,一直想投資建設一家休閑生態莊園。讓吳仁權真正興奮不已的,是村集體計劃由村民共同參股籌建的8畝生態農莊。但大股要30萬元起,入股資金成了頭等大事。吳仁權壓根沒想過找銀行貸款,在他看來,農民要想在銀行貸到款,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兒。

            事實上,銀行發展農村金融,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貸給誰比較靠譜?貸多少合適?怎么管理資金用途?成本高怎么解決?風險怎么控制?這就是銀行面臨的“五難”。

            普惠金融絕不能“知難而退”。在長期服務“三農”的探索中,農行發現了解決“五難”最合適的落腳點——村兩委。

            “村兩委最了解村民的人品和信用,最能管控農村的物權,最希望村民致富,最能及時識別貸款風險,最能協助銀行化解貸款風險。”在農行浙江省分行行長馮建龍看來,以村兩委的“五最”作紐帶,正是破解農戶貸款“五難”的最好著力點。因此,農村金融自治模式應運而生。

            農行將信貸初審權限放到村級自治組織(村兩委),貸款由村里自己做主、審核與管理。村民貸款不直接找銀行,而是先經過村委,由村委審核和公示,最后再提交銀行審核、放款,極大地增加了村經濟的自主權。

            2015年,儒陽村被農行認定為金融自治村,整村授信2000萬元,扶持村內旅游民宿、農家樂等建設。守信的村民,都能通過村兩委向農行申請貸款。很快,吳仁權用貸到的30萬元資金入股,實現了自己的小夢想。

            2

            近年來,農行以5000萬元授信支持儒陽村(原江橋村)

            加快美麗鄉村建設,村容村貌得到極大提升

            農民貸款找“村長”的背后,是金融自治的魅力。“信用值萬金。大家一起守信用,就有法子貸到款,還能得到實惠”。原村書記陳仁青的話深入人心。

            目前,農行在浙江共建立金融自治村2319個,累計發放貸款79億元。

            “架橋鋪路”  暢通普惠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

            在長期服務“三農”過程中,農行始終帶著感情做好農戶貸款業務,為農民群眾提供“有深度”的金融服務。

            據了解,農行大力提升農戶貸款服務水平,完善農戶貸款產品。圍繞規模經營農戶,通過對接政府部門相關管理系統、開展基層普查等手段,全面了解金融需求情況,在積極投放貸款的同時,提供存款、理財、私人銀行等綜合服務。以產業鏈農戶、訂單農戶、特色農業農戶等為重點,抓住春耕備耕、秋收秋種等關鍵節點,充分運用農戶小額貸款、農村個人生產經營貸款等產品助力普通農戶發展生產經營。

            農行創新推出“惠農e貸”,實現農戶貸款線上化運作。截至2021年6月末,農行“惠農e貸”業務已覆蓋全國所有縣域,余額突破5000億元,比年初增加1548億元,增速43.81%。

            同時,農行著力緩解農戶“貸款貴”問題。主動降低農戶、農村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貸款利率,農戶貸款利率原則上上浮不超過基準利率 30%,有效發揮了平抑農村資金價格的作用。同時,農行減免了惠農卡年費、小額賬戶管理費等,降低了“三農”客戶的財務負擔。

            不僅如此,農行扎根鄉村,全面拓展農村金融覆蓋面,下大力氣優化服務渠道、加大客戶拓展力度,完善“人工網點+自助銀行+遠程銀行+惠農通服務點+互聯網金融服務+流動服務”“六位一體”服務渠道體系,努力將金融服務方便快捷地送到每一位農民手中。

            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6月末,農行縣域網點共有1.26萬個,覆蓋全部縣域;縣域農村自助銀行達4613個;在農村地區設立“惠農通”服務點26萬多個;掌銀縣域農村客戶達1.71億人。

            作為我國農村金融體系的骨干和支柱,農行在過去70年發展史上始終扎根三農沃土,與我國三農事業同心共濟、同向而行。面臨新時代的三農金融服務新局面,全體農行人將不斷嘗試創新,構筑一座座“金融橋梁”,暢通三農普惠金融服務“最后一公里”,將普惠金融進行到底,讓資金活水澆灌廣大農戶群眾的幸福生活,不斷提高他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可以預見的是:農行將繼續一步一個腳印,繼續將農村普惠金融服務這條路走深走實。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