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雙碳目標下巨頭轉身:盛虹進軍新能源新材料

            2021-08-16 12:25

            8月初,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發布,盛虹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盛虹)位列第311位,較去年首次登榜排名躍升了144位。隨后,入列2021年《財富》“中國最具影響力商界領袖”榜單第6位的盛虹董事長繆漢根宣布:盛虹啟動戰略轉型,加快進軍新能源新材料。

            “事實上,面對風云變幻的石化產業,盛虹面向新能源新材料的戰略布局早已開啟。”繆漢根說,“特別是在中國領導人提出的碳達峰、碳中和目標指引下,盛虹轉型發展的腳步變得更加堅定而有力。”

            成長:從印染“小作坊”到煉化“巨無霸”

            走進盛虹,探尋這家全球領先石化巨頭的成長之路。從印染到化纖、再到石油煉化,從“一根絲”到“一滴油”,盛虹走的是一條自下而上沿著產業鏈不斷擴張的道路;而其每一步成長和壯大,都伴隨著中國改革開放的歷史進程。

            上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拂蘇南大地,剛剛高中畢業的繆漢根,選擇回到家鄉蘇州吳江盛虹村一家村辦絲織廠當工人。1992年,鄧小平南巡的腳步聲,激發了這位年輕人的創業夢。他接手了村里一家印染小廠——盛虹砂洗廠,開始了自己的創業人生。很多人沒想到,一家原本作坊式印染小廠,在繆漢根手里一天天壯大。在歷經了一系列“小魚吃大魚”式的并購整合后,到1999年末,盛虹已成長為一家旗下擁有7家印染廠、且個個盈利的企業集團。

            2002年,繆漢根把目光投向了產業鏈的上游環節——化纖行業。2003年,60萬噸熔體直紡項目在盛虹上馬,引發業界矚目;2007年,40萬噸溶體直紡超細纖維項目投產,奠定了盛虹超細纖維年產量在全球的地位;2008年,世界領先的專業PTT(聚酯類新型纖維)記憶纖維生產線建成;2011年,中國領先的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年產3萬噸PTT聚合裝置開車一次成功……隨著一系列高科技項目的投產運行,盛虹成長為全國乃至全球化纖紡織工業的佼佼者。

            “接下來再向產業鏈上游延伸,進入石油煉化行業,這是盛虹發展進程中最為驚心動魄的一步大棋。”繆漢根介紹說,那是2010年5月,有“鼓勵民間投資新36條”之稱的《國務院關于鼓勵和引導民間投資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出臺,隨后國家發改委規劃布局了包括江蘇連云港在內的全國“七大世界級石化基地”。盛虹抓住機遇,在連云港連連落子——2010年底,以生產高端化工新材料為主的斯爾邦石化成立;2011年,以生產紡織原材料PTA為主業的虹港石化誕生;2018年底,以解決大宗石化基礎原料的1600萬噸/年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隆重開工……至此,一個規劃總投資超過3000億元的盛虹煉化產業園區在連云港國家級石化基地悄然成型。

            這其中,最為引人矚目的是總投資達677億元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據繆漢根介紹,該項目引進吸收國際國內最先進技術,打破國外產品壟斷,對提升我國石化產業的國際話語權意義重大。出席項目開工儀式的國家發改委一位領導強調,盛虹煉化一體化項目是經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的《石化產業布局規劃方案》中的重大建設項目,其對于拉動制造業投資、優化供給側結構、補足石化產品供應短板將發揮積極作用,對促進我國石化產業轉型升級、實現產業高質量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從蘇南到蘇北,從印染到煉化,盛虹的產業鏈一路向上,業務版圖持續擴張,最終成長為全球領先企業巨頭。2020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發布,盛虹以總營收278.69億美元,名列第455位;而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榜單上,盛虹以384.40億美元的營收,名列第311位。

            創新:從“一根絲”“一滴油”到“一體化”

            談及盛虹發展壯大的“秘訣”,繆漢根歸納為兩個字“創新”。

            創業之初,盛虹的成功歸因于管理創新。那是在經營紡織印染時期,繆漢根憑借自己在實踐中摸索出來的一套高效率、高質量的企業管理模式,把一家印染小作坊,發展成為擁有7家印染公司的企業集團。

            盛虹在化纖行業的發展壯大則得益于關鍵技術創新。初入化纖行業,他們便瞄準超細纖維尋求技術突破,很快把產品規格做到了0.5dpf(即1萬米重量0.5克),取得了國內領先。然而,一家日本公司率先將超細纖維單絲細度做到了0.3dpf,并自信宣稱:這是世界上工業化紡絲的技術極限。

            “日本企業能做到,盛虹一定能做到,而且要做得更好。”繆漢根下定決心,投巨資在歐洲成立研發中心,并聯合清華大學、東華大學等高??蒲腥藛T,展開超細纖維技術攻關。他把印染業務賺的錢大把投放到“一根絲”的研發上,歷時兩年多、經過無數次失敗后終獲成功,盛虹超細纖維單絲細度竟然做到了0.15dpf。業界驚呼:“這才是世界工業化紡絲真正的技術極限!”

            盛虹0.15dpf超細纖維單絲很快實現量產,并迅速占領了國內外市場。如今其產量已超過歐美日韓等國家和地區的總和,全球領先。隨后,他們又憑借世界領先的PTT記憶纖維生產線、具有完全知識產權的年產3萬噸PTT聚合裝置等核心技術優勢,成為全球化纖紡織行業的龍頭老大。2019年6月,經工業和信息化部批復,由盛虹牽頭組建、10多個單位參與的國家先進功能纖維創新中心宣告成立。這是全國第十三個、江蘇省首個國家級創新中心之一。盛虹由此承擔起中國由化纖制造業大國走向強國的責任和使命。

            “特別是在進入石油煉化行業后,盛虹實現了由‘一根絲’到‘一滴油’再到‘一體化’的重大突破,這更加需要創新。”繆漢根說,2017年4月,盛虹石化成立了由12位“兩院”院士組成的院士咨詢委員會,目的是為企業發展提供最前沿的技術和科技成果;2019年6月,盛虹石化創新平臺宣告成立,重點是圍繞石化產業鏈推動科技成果向生產力的轉化。此外,盛虹石化還與江蘇海洋大學合作共建了省級企業研究生工作站,與清華大學、中科院石化研究院等科研院所確立合作關系,為企業石油煉化產業發展提供技術支撐。

            正是緣于強大的創新技術支撐,盛虹石化項目特別是煉化一體化項目全部采用國際領先的工藝技術和設備,核心裝置創下國內多個先進。比如,1600萬噸/年常減壓蒸餾裝置、蠟油加氫裂化裝置單套規模國內領先,煤油加氫裝置按照航空煤油和柴油兩種工況設計,可根據成品油市場需求動態調整生產安排,市場競爭力將進一步增強;對二甲苯裝置為國內率先引進兩段式重漿化回收工藝,也是目前全球規模領先的單系列對二甲苯裝置;項目還擁有目前國內規模領先的國產工藝技術連續重整裝置,實現了關鍵技術完全自主化。

            轉型:瞄準新能源新材料打造“新盛虹”

            “如果說過去30年,依靠中國改革開放的好政策和企業創新發展的內在動力,盛虹成長為世界級石化產業巨頭,那么未來盛虹的壯大則必須依靠轉型——向新能源新材料轉型。”繆漢根強調說,這既是在新時代新發展理念指引下盛虹的新使命,同時也是順應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盛虹做出的新選擇。

            來自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的數字顯示,2020年我國化工新材料產量達2700萬噸,但消費量高達3800萬噸,供給和需求量相差1100萬噸,化工新材料的自給率僅為71%。同時,高端新材料、專用化學品等高附加值的產品進口依賴度更高,總體處在全球石油和化學工業產業鏈低端,成為制約石化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大挑戰。

            盛虹面向新能源新材料的戰略轉型事實上早已啟動。

            早在2010年,盛虹投資建設斯爾邦石化。從名稱上不難發現,它是從三大國際化工新材料巨頭——巴斯夫、拜耳和杜邦的中文名字里各取一字,其中已蘊含繆漢根向新材料轉型的勃勃雄心。2016年,斯爾邦石化240萬噸/年醇基多聯產項目投產,用甲醇轉化制烯烴(MTO)工藝生產乙烯和丙烯,其丙烯腈、MMA、EVA、EO及衍生物等裝置產能在行業內名列前茅。丙烯腈作為生產碳纖維、ABS樹脂/塑料、丁腈橡膠、腈綸等主要材料,被廣泛應用于航空航天、汽車機械、電子設備、環保、醫藥等國民經濟眾多領域。

            同時,斯爾邦石化還是國內領先的EVA光伏材料供應商。其自主研發的EVA光伏材料在晶點、熔指等關鍵指標上實現了重大突破,通過了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科技成果鑒定,技術水平達到國際先進水平,整體性能、質量已經可以替代進口產品,有力打破了國外壟斷,極大緩解了下游市場需求。目前,盛虹集團EVA年產能達30萬噸,占國內總產能的31%,其中光伏級EVA產能超過20萬噸,占全球光伏級EVA產量28.6%。

            特別是盛虹1600萬噸/年煉化一體化項目,建成后將極大地彌補我國烯烴、芳烴等高附加值、緊缺型化工產品國產供給率,為后續“延鏈”發展新能源、新材料、電子化學、生物技術等戰略性新興產業提供原料保障。項目還將規劃實現80%以上的原料和產品在基地內互供,構建完整的高端石化產業鏈閉環,盛虹石化產業鏈一體化項目優勢進一步凸顯。

            實現大型煉化項目落地投產,被認為是產業鏈延伸的“頂點”。但盛虹的產業布局,是國內少有的“芳烴、烯烴”雙鏈模式。“烯烴”是生產高端新材料的重要基礎原料。斯爾邦石化以“烯烴”進行創新鏈、價值鏈延申,已經在新型能源材料、高性能膜材料、生物基材料、生物醫用材料、高性能纖維及其復合材料等領域取得突破。同時,大型煉化一體化具有產品結構豐富、產能規模大型化的特點,適合構筑世界級規模的新能源、新材料產業基地原料保障大平臺。

            去年底,在中國領導人明確提出碳達峰、碳中和的目標后,盛虹向新能源新材料轉型發展的步伐進一步加快——

            2021年4月19日,盛虹與鄂爾多斯市政府簽訂綠色新材料循環經濟產業園項目投資協議,擬投資建設甲醇和下游生產醋酸、甲醛、丙烯酸、烯烴及可降解材料、高吸水性樹脂等多種高端新材料及精細化工產品。

            2021年7月9日,盛虹旗下上市公司東方盛虹發布公告,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作價143.6億元購買斯爾邦100%股權。目前斯爾邦正在快速推進二期丙烷產業鏈項目建設。項目建成后可實現年產70萬噸丙烯、52萬噸丙烯腈、18萬噸MMA。

            2021年7月22日,一場由繆漢根主持、企業高層管理者悉數參加的戰略轉型會議在連云港盛虹石化產業園召開。會議宣告,成立“新能源新材料戰略實施領導小組”,繆漢根親任組長;會議確定,盛虹將圍繞國家戰略方向和“雙碳”目標要求,在“十四五”期間,將企業建設成為具有“強大基礎原材料保障能力,世界領先的科研與創新能力,世界一流的新能源新材料供應能力的高新技術產業集團”。

            目前,盛虹集團在新能源、高性能新材料、低碳綠色產業等三大方向開始了快速實施。據介紹,一是圍繞新能源領域,布局氫能、風能、太陽能及配套新材料項目,建設百萬噸全球領先級EVA光伏料生產基地、鋰電池隔膜材料、電解液和氫燃料電池質子交換膜等新能源重大需求項目;二是圍繞高性能新材料領域,布局建設國內規模領先的POE等高端聚烯烴材料項目,以及尼龍66特種工程塑料等國家重大戰略需求項目;三是圍繞低碳綠色產業領域,布局建設百萬噸級可降解塑料、二氧化碳綜合利用及回收提純等環保型新材料項目。

            “盛虹戰略轉型是一場蝶變。”繆漢根說,按照規劃,企業將以煉化一體化項目的大宗石化原料為平臺,全面加快推進轉型,形成核心原料平臺+新能源、新材料、電子化學、生物技術等多元化產業鏈條的“1+N”新格局,打造一個更有競爭力的“新盛虹”。

            黃一帆/文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