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征信報告不該承擔“應接盡接”責任

            沈彬2021-08-27 13:23

            沈彬/文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廣西、重慶等多地近日發布“二碼聯查”通告,要求對進入居民小區、農貿市場等場所的人員查驗健康碼和疫苗接種記錄。其中,重慶部分地區規定,在8月底前,無故未完成接種的個人將被納入個人誠信記錄,未完成“應接盡接”的企業或社會組織將被納入征信記錄。

            不僅不接種被威脅要進征信記錄,甚至個別地方利用孩子開學搞起了“連坐制”,要求學生提供“1+6”乃至“1+N”的證明材料,查驗父母、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及其共同居住的近親屬新冠疫苗接種證明。在央媒發表評論《如此“加法”減了分數 傷了人心》的批評之后,目前河南省正陽縣的這一要求已經被叫停。

            疫苗接種的“自愿”的尺度在哪里?動輒讓接種與個人征信、子女入學相綁定,有沒有法律依據?

            疫情接種意義重大,是中國能否全面打贏抗疫戰爭的關鍵措施,它能有效降低重癥病例和死亡病例發生率,適齡無禁忌人群應該做到應接盡接,接種疫苗就是在保護自己。但是,接種疫苗不能脫離“自愿”這個基本原則,不能用變相的乃至直白地剝奪公民的權利的方式倒逼接種,更不能用污名化的手段強制接種。

            事實上,國家一直在強調接種的自愿原則。7月中旬,國家衛健委疾控局曾對當時多地出現的不接種新冠疫苗不能出行等規定回復稱,新冠疫苗接種遵循“知情、同意、自愿”的基本原則。

            要明白,征信報告承擔不了,也不應該承擔“泛道德化”的職責,何況接種疫苗本身就是基于自愿,連“泛道德化”都談不上。

            征信機制在當下發揮著日益重要的職責,但是,征信報告也有“泛道德化”的趨勢,動輒宣稱走路闖紅燈就要上征信記錄,影響信貸、子女入學、當兵,特別是個別地方政府傾向于祭出“征信”工具。2020年初,央行公布了個人征信報告2.0,回歸征信報告的經濟主業,在數據采集上明確“最少、必要”原則,同時也是對之前個人信用聯合懲戒中一些苗頭的“糾偏”。就像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支付司副司長穆長春所稱“征信不是超級警察”,更不是用征信信息來評價出一個“完人”。

            而且《征信業管理條例》第14條規定,“禁止征信機構采集個人的宗教信仰、基因、指紋、血型、疾病和病史信息以及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禁止采集的其他個人信息”。應該說,把公民個人的身體情況直接征信相掛鉤,觸及到了征信機制的紅線。

            一個人暫時沒有接種疫苗,可能有復雜的原因,有的身體有禁忌癥,有人正在備孕,認為不適合接種,哪怕其中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比如,備孕到底妨礙接種嗎?要看到,目前的疫苗研發本身不算特別成熟,而且個體的差異性很大,在醫學不能“打保票”的情況之下,不妨把決定權交給公民個人,政府公共衛生政策應該尊重這樣的多樣性,一者是體現接種的自愿原則,二者也是避免職能部門承擔不該承擔的政策風險,這是應有的平衡。

            “知情、同意、自愿”的原則與“應接盡接”的政策目標,一頭連著個體權利,一頭連著國家抗疫,兩者不能偏廢。但是,基層職能部門作為科層制壓力傳導的最終落點,更多追求后一個目標。所以,要防止基層接種政策措施溢出法治的軌道,動用孩子上學“連坐”、威脅走進征信報告這種的不正常手段,這樣的捆綁不僅侵害更侵犯了孩子受教育等基本權利,也干擾了正常的秩序,而且本身也沒有法律依據,不能以地方政策、“土規矩”僭越國家法律、國家抗疫的部署。

            (作者系資深媒體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