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全國碳市場下碳金融能做什么?

            高歌2021-08-27 20:0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高歌 8月25日,在恒生電子舉辦的“當金融遇上碳中和”研討會上,國泰君安證券FICC碳金融業務負責人仝巖梳理出全國碳市場啟動后,圍繞碳市場的產業鏈,碳金融的發展邏輯。

            首先需要給出的是碳金融的定義。仝巖認為,目前碳金融所能涵蓋的業務范疇主要包括:碳資產開發上市的過程,即從MRV到最終發放出來的碳資產、碳配額和減排量的過程;碳資產交易定價的市場,主要由政府組織的拍賣、現貨市場的交易和未來可能開啟的期貨交易,以及在場外形成的碳衍生品交易;圍繞碳資產形成的抵質押的回購融資市場。更廣義的碳金融市場是碳資產所依附的基礎資產的投融資,包括風電光伏技術、減排量項目、減排項目有關的股權投資、債權投資以及其他涉碳資產的投資。

            由于能夠創造出新的現金流,碳金融被認為可以對涉碳資產起到重新定價的作用,驅動資本流向低碳領域或低碳技術,同時碳金融也可以為企業達成碳中和目標提供各類金融工具。

            碳金融的首要作用是,幫助碳中和基礎設施的建設?;?ldquo;雙碳”目標,綜合各研究機構的測算,能源領域可能有百萬億量級的低碳投融資需求,碳金融可以提供相應的支撐,如綠色信貸、綠色股權、綠色債券、綠色資產證券化、綠色保險以及各類金融產品,將會圍繞碳中和相關標的有相應的發展。

            “特別是全國的碳市場形成以后,圍繞碳資產各方面的創新已經開始顯現,雖然現在機構投資者還不能直接進入市場進行直接交易,但已經有些銀行積極布局,圍繞碳資產做融資的工具,這是幫助碳中和做基礎設施建設的重要方面。”仝巖表示:“過去對綠色融資的激勵機制,在金融領域、再貸款、地方擔保、貼息,實質上就是向政府要補貼。隨著碳市場的啟動,我們認為將來會通過市場化的機制、碳價格的維度識別資產的邊際回報變化,金融工具更多會傾向基于碳的定價產生綠色相關的融資工具。”

            碳金融也能夠幫助企業從碳市場直接獲得減排資金。首先是直接利用碳資產融資。根據國泰君安的預測,“十四五”期間全國碳市場的規模會達到80億噸/年的規模,目前的碳價約為50元/噸,若未來碳的價格達到100元以上,全國碳市場的體量約為8000億元人民幣。

            仝巖判斷:“這一體量可讓強制納管的企業進行融資性操作,為企業的減排提供直接的資金融通的渠道。我們也建議對碳的抵質押和回購提供政策性的支持,央行計劃推出一些減排支持工具,預計未來一兩年間可能會有大的爆發。”

            除了上述兩點作用之外,仝巖認為碳金融也可引導基金,使社會資本參與減排。一個基本的判斷是全國碳市場配額將逐漸從免費變為有償分配,國泰君安預計會有相當一部分的比例是通過政府拍賣實現。政府拍賣獲得的資金,體量預計有千億規模。由此可以建立資金池用于統籌國家級的減排計劃、引導私人資本的參與。

            仝巖建議參考國際碳市場發展路徑,使用此類資金以優惠的利率成本和承擔一定的市場風險進行前期的市場引導,配合市場發展逐步吸引社會資金的投資減排,金融機構可以設計相應的金融產品,吸引私人資金參與。

            有關高碳資產的風險管理,國內的銀行正在做與氣候相關的風險測試,尤其是碳市場碳定價機制形成之后,對涉碳資產相關風險的測試。清華的研究團隊也進行過估算,煤電的貸款十年之后的違約率可能會從現在的3%上升到22%以上。這需要金融市場做出相應的風險管理。“我們也建議高碳企業強制碳信息披露,因為它一旦對自己的涉碳信息不進行披露,社會公眾沒有清晰的認知,就有可能遇到各種風險,在做投資或者資產運作的時候,我們也建議金融機構結合碳交易市場開發相關的風險管理工具。”

            碳普惠市場方面,可以利用碳交易市場開發面向公眾的金融產品,吸引公眾投資綠色金融產品。但是國泰君安發現,投資人對綠債并不“感冒”,其中很大的原因是,公眾對綠色金融產品的認知還不夠,還沒有達到公眾主動減排的程度,等公眾的意識都達到之后,在金融市場做各種理財的時候,才可能會主動尋找相關的理財產品。

            需要明確的是,碳金融需要建立在較為完備的碳交易體系之上: 強制的碳市場配合自愿減排機制,現貨以及期貨交易形成碳排放未來價格的信號。遠期的價格曲線的成功形成會給參與到這一市場中的主體有很強的量化依據,使其在減排或履約以及投資的過程中,有清晰的指引。

            碳配額(CEA),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碳普惠的減排量(PHCER),三者相互有連接,形成一定的價格關系,整體上是為了尋找最低成本的減排手段,這是碳市場的設計原理。

            仝巖表示,這將有助于碳交易市場發揮其核心作用:發現全社會最低的減排成本,以實現減排目標的成本最低化。“一個清晰的價格指引對排放企業來說,意味著可以選擇投資減排設備,實施節能技改。這時候它需要評估節能技改項目是多長時間、投資多少,每年可以節約多少排放、減少多少排放,也就能由此衡量出每減少一噸碳排放的成本到底是多少,再和市場上已經形成的碳配額價格進行比較,或和CCER價格進行比較,就會形成清晰的概念,從技改減排和直接購買配額之間做出正確的抉擇,從而促成最低成本的履約路徑。”

            目前的實際情況是,全國碳市場已經上線一個月有余。根據8月27日發布的周報,本周全國碳市場碳排放配額(CEA)總成交量499,527噸,總成交額22,646,705.00元。掛牌協議周成交量44,527噸,周成交額2,133,705.00元,最高成交價50.20元/噸,最低成交價44.00元/噸,本周五收盤價為45.09元/噸,較上周五下跌7.98%。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稅與環保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能源、工業相關話題,線索請聯系:gaoge@ee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