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首席觀察】8月PMI:穩中存憂

            歐陽曉紅2021-09-04 10:44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歐陽曉紅

            “經濟存在下行壓力”“市場需求減弱”“生產活動總體穩定”……這是8月PMI傳遞出來的信號。

            受近期國內疫情汛情等因素影響,8月份制造業采購經理指數(PMI)為50.1%,比上月回落0.3個百分點,繼續保持在擴張區間;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為47.5%,低于上月5.8個百分點,落至臨界點以下,其中建筑業為60.5%,高于上月3.0個百分點,位于高位景氣區間,服務業為45.2%,明顯低于上月7.3個百分點;綜合PMI產出指數為48.9%,低于上月3.5個百分點。

            市場層面,9月1日,國債期貨全線大幅收漲,10年期主力合約漲0.43%,5年期主力合約漲0.24%,2年期主力合約漲0.10%。 A股漲跌不一。上證指數、深證成指、創業板指分別報收 3567.10(+0.65%)、14314.09(-0.10%)、3186.85(-0.85%)。這天的歐美股市之表現亦是如出一轍,有漲有跌。

            “一個弱數據出來,債市反應比股市激烈多了。”一位資深私募投資人士說。

            “中國最新的PMI數據可能會加大貨幣和財政刺激力度。”景順亞太區(日本除外)全球市場策略師趙耀庭認為。在他看來,中國8月份制造業和非制造業活動的PMI數據均有所回落,綜合PMI從7月份的52.4降至48.9。

            其邏輯是,德爾塔變異病毒疫情影響了服務業,國內消費增長可能面臨一定程度的壓力,因為一些家庭在短期內選擇儲蓄而不是消費。此外,8月的PMI數據可能為即將公布的月度經濟數據亮起信號,因為部分地區的封鎖措施是在7月底至8月初之間落實的。

            不過,鑒于最新疫情已經得到控制,服務業PMI和活動可能會從9月開始強勁反彈。

            趙耀庭稱,制造業PMI從7月份的50.4小幅下降至50.1,仍處于擴張區間。制造業生產企穩,繼5月至7月下降逾1.7點后,8月僅下降0.1點。另一方面,受出口需求降溫和國內消費增長暫緩的雙重影響,制造業新訂單和出口新訂單繼續相對呈現放緩趨勢。

            “由于疫情的不確定性、房地產降溫措施以及全球對中國出口的需求減弱,預計中國下半年的增長率可能低于上半年。”他表示,“中國可能會加大貨幣和財政刺激力度,包括采取新一輪降準、注入流動性和發行地方政府債券。”

            經濟冷暖,個中滋味不同市場主體自知。

            某種程度上,宏觀政策之松緊亦再次牽制市場的敏感神經。8月PMI數據暗示——經濟增長動能下滑至疫情以來最低;但基本面走弱并不意外,于是市場開始翹盼利好政策的落地。

            不過,貨幣政策亦是有苦難言,PPI高企恐怕不容貨幣政策有太多的施展空間。“穩增長”的掣肘仍在。華創證券研究所首席宏觀分析師張瑜認為,重點或許并不在于強調PMI的下行幅度,或者經濟的下行壓力,因為市場對經濟有一定的下行預期。

            在張瑜看來,重點可能在于PMI數據中的價格信號。如果仔細觀察8月PMI出廠價格指數,會發現有點高于預期。畢竟,8月原油、銅、螺紋鋼、鐵礦石均價相比7月都在下行。但是,8月PMI出廠價格指數依然高達53.4%,略低于前值 53.8%,但高于 6月的51.4%。這意味著PPI的8月環比漲幅依然不低,可能會介于6月0.3%與8月的0.5%之間。轉為PPI同比的話,大概率8月PPI同比依然在9%附近。而持續處于高位的PPI,會限制貨幣政策的進一步寬松。

            東吳證券首席經濟學家任澤平則認為,近期經濟加速下行,部分是因為疫情反彈、汛情等短期因素,更主要的是金融信用政策收緊、房地產調控不斷升級、大宗商品成本上升等中期因素,社融、房地產銷售、新出口訂單等先行指標已經連續4個月以上回落。5月份以來經濟開始加速下行,7月經濟金融數據全面回落,消費、投資、出口等三家馬車全面放緩。“我們對經濟形勢的判斷:大宗商品通脹的高點已現,經濟逐季放緩,我們可能處在經濟周期從滯脹到衰退階段,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是兩期轉換時點,貨幣寬松周期的時間窗口正在打開。”任澤平稱。他建議“逆周期調節政策該出手了,財政政策發力新基建,貨幣政策結構性寬松尤其寬信用,房地產調控政策實現軟著陸、避免硬著陸。”

            而經濟運行過程中,寬松貨幣政策是“萬能的”嗎?有人認為或許并不盡然。“四季度我國宏觀經濟可能回到接近常規的狀態。隨著經濟逐步常態化,貨幣政策也應逐步趨于正常。需要糾正把我國經濟增長主要寄托于寬松的宏觀政策,而忽略結構性潛能的傾向。”近日,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劉世錦在“2021中國(鄭州)國際期貨論壇”上表示。他認為,宏觀政策不能急轉彎,但仍需要轉彎。

            再具體來看8月PMI,國家統計局服務業調查中心高級統計師趙慶河認為,8月份,制造業擴張力度有所減弱,景氣面收窄。調查的21個行業中,有10個行業PMI位于景氣區間,較上月減少3個。本月主要特點:諸如,生產活動總體穩定;市場需求有所減弱;價格指數雙雙下降;大、中型企業PMI位于擴張區間以及企業對市場發展信心穩定。小型企業PMI為48.2%,連續4個月低于臨界點,表明小型企業景氣水平持續偏低,生產經營壓力較大。

            而企業對市場發展信心穩定是因為,“生產經營活動預期指數為57.5%,持續位于較高景氣區間,調查的21個行業中,除紡織業和黑色金屬冶煉及壓延加工業外,其他行業均高于臨界點。調查中部分企業反映隨著疫情汛情影響逐步消退,生產經營將很快恢復常態,企業對未來發展預期仍保持樂觀。”趙慶河解釋。

            換言之,結合前述分析,若主體對市場發展信心持續穩定,那么,結構性潛能會逐步激發出來嗎?

            趙慶河亦坦言,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明顯回落。8月份,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為47.5%,低于上月5.8個百分點,是2020年3月份以來首次降至臨界點以下。綜合PMI產出指數降至臨界點以下;表明我國企業生產經營活動較上月明顯放緩。構成綜合PMI產出指數的制造業生產指數和非制造業商務活動指數分別為50.9%和47.5%。

            不過,由此展開的市場觀點則各抒已見,或穩中存憂。

            在巴克萊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常健看來,疲軟需求和供應中斷拖累制造業PMI走低。常健認為,廣泛爆發的新冠變異病毒疫情解釋了服務業PMI回落的程度,并期望9月份出現反彈。盡管如此,8月份的數據與巴克萊最近將第三季度GDP下調100個基點的情況一致。

            野村證券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陸挺預計經濟增長將顯著放緩,管理層將加大政策寬松力度。由于德爾塔變異疫情、房地產市場降溫、出口放緩以及減少碳排放的運動,8月PMI低于預期使其更加相信下半年的增長放緩可能非常明顯。

            野村證券預計中國監管層將維持針對少數行業的“定向緊縮”政策組合,尤其是房地產行業和高污染行業,輔以“全面寬松”對于其他經濟體,尤其是高科技制造業。預計將增加債券發行和財政支出,中國人民銀行將通過定向降準和各種貸款工具增加流動性注入。

            “我們認為這些政策寬松措施不足以扭轉增長的下行趨勢,因為房地產行業降溫的拖累可能太強而無法完全抵消。”陸挺表示。

            在平安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鐘正生看來,8月PMI數據印證經濟持續走弱,經濟步入“被動補庫存”階段。上游商品保供穩價力度不及預期,工業品價格居高不下,中下游企業面臨需求和成本的雙重沖擊。不及預期的7月經濟數據公布當天,國常會就強調“各地區各部門要密切跟蹤經濟走勢變化,優化政策組合”,央行提前召開2021年貨幣信貸形勢分析座談會要求“保持信貸總量增長的穩定性”。穩增長政策根據新變化開始發力,建筑業PMI供需兩端同時回升,或表明已在加碼基建投資。

            這種情況下,市場機會何尋?“我們認為,債券市場將受益于經濟走弱與貨幣寬松(包括年內可能還有第二次降準)的形勢,不過需要關注財政政策發力的效果,以及銀行理財新規會否落地,這兩個因素是限制債市進一步上漲的風險所在。此外,在保供穩價不及預期的情況下,周期龍頭也有望受益于穩增長加碼。”鐘正生稱。

            平安證券研究所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劉璐解釋,2020年9月以來的“緊信用”或已告一段落,市場對“寬信用”已有預期,分歧在于央行何時進一步“寬貨幣”,我們認為,再度降準或在10月。流動性角度,9月是傳統財政支出大月,“730”政治局會議要求年底積極財政政策形成實物工作量,9月財政支出的力度或加大對流動性形成補充?;久娼嵌?,PMI仍在榮枯線之上,經濟真正的下行壓力尚未到來,央行珍惜貨幣政策空間,所以還需要短期觀察,再做決定。

            “未來短期的市場環境可能是寬信用已起,但寬貨幣未至,兩者之間的摩擦期會帶動短端利率繼續調整,進而傳導至長端,預計10年國債收益率或調整至3.0%。策略上,欠配的機構可以趁機加倉,有浮盈的機構可以適當降低久期和杠桿。”劉璐稱。

            如果說利好政策何時落地尚存分歧,那么,已升級至國家戰略的中小企業發展之制度建設則幾乎是擲地有聲——旨在打造服務創新型中小企業主陣地的“北交所”要來了。

            五礦信托研報稱,中小企業重要性之高,早已關乎國運民生,更關乎中國未來發展。工信部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底中國中小企業的數量超3000萬家,個體工商戶數量超7000萬戶。從經濟地位來看,中小企業貢獻了全國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

            “現在的新三板,門檻是300萬;升級為交易所,放寬上市條件(降低交易門檻),向普通投資者開放后,無疑會增加新三板的流動性。短期利好券商,激活實體經濟發展——利好宏觀經濟,至于是否會給券商帶來實質性變化,還有待觀察。”上述私募人士稱。

            這位人士表示,嚴監管政策下,有的企業在收縮“戰線”,8月數據暗示經濟內生動能式微,“穩增長”甚于“防風險”,乃當下工作重點。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