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橫琴方案”助力澳門發展 專家認為“雙體系”先行先試為最大亮點

            老盈盈2021-09-07 13:33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老盈盈 隨著《橫琴粵澳深度合作區建設總體方案》(以下簡稱《方案》)的公布,合作區在稅收、產業、體制、區域融合、金融等方面做出的眾多探索和布局也同時揭開面紗。

            《方案》亮點多多,比如“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貨物‘一線’放開、‘二線’管住”,“發展多元新產業:科技研發和高端制造產業、中醫藥、文旅會展商貿產業、現代金融產業”等等。

            “實際上這個方案最大的亮點就是它創造了一個深度合作的雙體系并行的特區中的特區,過去針對此曾經提過很多次,但一直都沒有實施,這一次是真的實行了。”香港中文大學(深圳)政策與實踐研究所所長肖耿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

            雙體系并行:“特區中的特區”

             《方案》中 的“健全粵澳共商共建共管共享的新體制”提及粵澳雙方聯合組建合作區管理委員會,在職權范圍內統籌決定合作區的重大規劃、重大政策、重大項目和重要人事任免;此外組建合作區開發執行機構,合作區管理委員會下設執行委員會,執行委員會主要負責人由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委派,廣東省和珠海市派人參加;合作區上升為廣東省管理等。

            “雙體系并行的概念是比較容易理解的,在過程當中最重要的是兩種體制是否能夠銜接。這里面有一個比較重要的技術問題,相當于針對特別的人群和機構,會采取一些特殊的管理方法來確保這兩種體系并行,例如《方案》中提到的探索構建電子圍網系統,負面清單模式簡化管理等等。”肖耿說。

            《方案》中還提到,立足橫琴土地開發現狀,合作區未來新出讓建設用地,應直接服務于支持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在肖耿看來,這相當于擴大了澳門的物理空間,并給澳門注入了新的產業,讓它實現更多元化發展。 澳門土地空間不足,是制約其長遠發展的重要因素。數據顯示,澳門陸地面積僅有32.9平方公里,2020年底總人口為68.32萬人;此外,產業結構單一,澳門以娛樂博彩業等為支柱產業,其它產業占比微乎其微,經濟容易受到疫情等意外事件沖擊。2020年澳門博彩毛收入累計604.41億澳門元,較2019年下跌79.3%。

            不過,澳門是典型的外向型經濟,其優勢在于稅率較低,且無外匯管制,體制靈活且在多個領域與國際接軌,經濟也相對發達。疫情之前的2019年,澳門的GDP總量為591.24億美元(約4126.86億元),人均GDP9.25萬美元(約64.57萬元)持續高居全球第二,僅次于盧森堡。

            珠海作為經濟特區,有著土地和產業優勢。珠海城市面積超過1700平方公里,常住人口244萬人,數倍于澳門。數據顯示,2020年,珠海GDP為3481億元,人均GDP超過15萬元,如今的珠海也并非單純的旅游城市,在高新制造業、會展業等方面不斷發展,擁有格力電器、華發股份和納思達等3家中國500強企業。

            2009年8月14日,國務院正式批復了《橫琴總體發展規劃》,將橫琴島納入珠海范圍,橫琴全島面積106.46平方公里,是澳門面積的3倍多。2015年3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審議通過廣東自由貿易試驗區總體方案,橫琴被納入廣東自貿區范圍。橫琴新區啟動開發近十年來,地區生產總值從2.85億元人民幣增長到183.6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長68.32%。

            探索跨境資本自由流入流出

             針對金融支持政策,《方案》提到關鍵的三條:一是探索跨境資本自由流入流出;二是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三是非金融企業外債項下完全可兌換。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系教授、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由于橫琴所對接的澳門是我國對接葡語國家的窗口,也是中國-葡語系國家金融服務的平臺,說明橫琴需要解決相關葡語系國家在與我國開展經貿、投資合作所需的貨幣兌換等問題,橫琴合作區以此為契機,探索跨境資本自由流入流出和推進資本項目可兌換就成為迫在眉睫的課題了。

            《方案》中提到,在跨境融資領域,探索建立新的外債管理體制,完善企業發行外債備案登記制管理,穩步擴大跨境資產轉讓范圍,提升外債資金匯兌便利化水平。

            “事實上,隨著一帶一路國際倡議的穩步推進,我國無論是與東盟國家還是與中亞國家、中東歐國家的合作,在經濟、貿易、投資領域始終存在著對債權債務關系的穩妥處理等問題,特別是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在一帶一路的拓展上的重要性不斷提升,灣區內的民營企業參與一帶一路的積極性將與日俱增”,林江說。

            他認為,“如此一來,外債管理就不再局限與主權國家之間的債券債務往來關系了,而是擴展至民間企業的投資、銀行抵押融資、甚至是發行民間企業債券、發行基金等金融工具,橫琴合作區作為我國開放度最高的粵港澳大灣區的組成部分,也是政府與民間企業以一帶一路作為基礎開展金融合作的重要試驗田,由橫琴合作區探索建立新型外債管理體制似乎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其它現代金融產業如在橫琴合作區開展跨境機動車保險、跨境商業醫療保險、信用證保險等業務也有落地的可能。事實上,隨著粵澳兩地的經濟往來,人員交往越來越頻繁,市場對于跨境機動車保險、跨境商業醫療保險等服務將與日俱增,橫琴有現實的基礎滿足相關的市場需要。

            對于相關的探索,林江也坦承的確有一些難以落地的難點。

            首先相對而言,澳門的金融業并不發達,因此也缺乏必要的金融人才;至于珠海,由于其也并非區域金融中心,也缺乏金融人才,從而使得橫琴合作區的金融人才比較短缺;其次,金融是一個強調誠信為本的行業,目前橫琴深度合作區尚處于基礎設施建設為主的階段,要建設橫琴作為一個誠信社會支撐橫琴的金融改革和創新還尚待時日;再次,橫琴合作區要在相關的金融創新領域取得進展和成功,離不開來自香港和深圳的支持。目前香港與深圳正在積極合作建設前海合作區,而且金融創新也是前海合作區的重要內涵,橫琴合作區如何與前海合作區錯位發展,同時積極吸引香港的金融人才和資源往橫琴合作區集聚,將成為一大挑戰。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主任
            關注華南金融機構、資本市場及區域內重大新聞事件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