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存在多項風險事項 奧馬電器今起“戴帽”股價跌停

            李華清2021-09-07 13:4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華清 9月7日,經過停牌一天后,廣東奧馬電器股份有限公司(002668.SZ)復牌并從今天開始證券簡稱從“奧馬電器”變為“ST奧馬”。9月7日開盤后,“ST奧馬”的股價毫無懸念地跌停,截至記者發稿,報5.61元/股。

            奧馬電器一夜之間“戴帽”被ST,起源于公司現任管理層近期發現的、公司存在的涉嫌違規情形。

            9月5日晚間,奧馬電器發布公告稱,公司股票交易將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公司股票自2021年9月7日開市起股票簡稱由“奧馬電器”變更為“ST奧馬”,股票交易日漲跌幅限制為 5%。

            奧馬電器在9月5日的晚間公告中介紹,公司現任管理層近期發現,公司子公司西藏網金在廣州銀行有一筆1.45億元定期存單存在質押情形。

            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經過了解得知,2020年8月,西藏網金跟江蘇妮菲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妮菲公司”)簽署了《借款暨擔保合同》,雙方約定西藏網金從妮菲公司借款1.45億元,月息3分,年利率36%,款項轉至西藏網金在廣州銀卡開立的銀行賬戶。待借款期滿,西藏網金要將借款本金及利息支付至妮菲公司指定的銀行賬戶,妮菲公司指定的銀行賬戶為張家港保稅區明科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明科公司”)在廣州銀行開立的銀行賬戶。

            同時,妮菲公司與西藏網金、趙國棟(奧馬電器的前任實控人)、明科公司還簽署了《借款暨擔保合同之補充協議》,各方約定明科公司、西藏網金與廣州銀行簽訂業務合作協議,就明科公司欠付廣州銀行的款項,西藏網金以其在廣州銀行的1.45億元銀行存單作為質押。

            奧馬電器稱,西藏網金前述對外擔保行為未經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亦未履行信息披 露義務,涉嫌違規對外提供擔保,且西藏網金用以提供質押擔保的單位定期存單的金額已達人民幣1.45億元,構成深交所股票上市規則里的“違反規定程序對外提供擔保且情形嚴重”的情形,公司股票被實施其他風險警示。

            而事實上,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近期自查發現的奧馬電器涉嫌違規情形還有5項。

            一是奧馬電器全資子公司匯通恒豐于2020年5月跟中油云澤簽訂國內保理業務合同,基于合同,匯通恒豐將合計9億元的資金匯入中油云澤指定的銀行賬戶,并將前述9億元保理資金作為應收賬款核算,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認為這9億元保理業務不具有商業實質,相關款項回收存在重大風險。

            二是奧馬電器子公司國信智能于2020年12月跟深圳寬域簽訂采購合同,國信智能在2021年1月向深圳寬域預付合同款5000萬元,但迄今未收到貨物。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無法與深圳寬域取得實質聯系,深圳寬域疑似為無實質業務的“空殼公司”,5000萬預付款項可能存在無法回收的風險。

            三是奧馬電器、鄭州銀行和錢包好車分別于2017年和2018年簽署了兩份《差額不足協議》,約定由鄭州銀行為錢包好車推薦的借款人提供貸款服務,錢包好車就其推薦的借款人向鄭州銀行承擔代償責任和保證金質押擔保責任,同時,奧馬電器為借款人在鄭州銀行的債務向鄭州銀行承擔差額補足責任。前述兩份《差額補足協議》未經奧馬電器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亦未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四是奧馬電器近期收到長治銀行的催收通知單,事項為趙國棟的關聯方智源融匯未履行還款約定,需要由奧馬電器承擔差額補足責任。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還未獲取到奧馬電器與長治銀行《差額補足協議》相關的書面材料,但該《差額補足協議》未經公司董事會或股東大會審議,亦未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五是經過公司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核查,奧馬電器按單項計提壞賬準備的應收賬款對象疑似均與趙國棟存在關聯關系或其他業務合作關系,現任管理層認為奧馬電器在原實際控制人控制期間存在聯合相關方虛增資產及利潤、未充分計提壞賬準備的可能性。

            此外,近期奧馬電器在對深交所關于公司2021年半年報問詢函的回復中,也披露了不少風險,除開前述的6大涉嫌違規事項帶來的風險外,還有公司對錢包好車的借款擔保風險,趙國棟及時任管理層通過關聯公司錢包好車向晉中銀行借款 1.5 億元,奧馬電器很可能存在承擔擔保責任風險;公司對錢包金服的借款擔保風險,趙國棟及時任管理層通過子公司錢包金服向長治銀行借款 1.92 億,奧馬電器可能存在承擔擔保責任的風險;以及其他權益工具投資公允價值變動損失風險。

            2020年10月,西藏網金的其他權益工具投資對象“平潭錢包股權投資基金合伙企業(有限合伙)” 新增對北海悅享2.52億元實繳出資,但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發現,截至2021年4月30日,北海悅享的凈資產為-0.12億元,而且是在4個月內凈資產額從3.49億元減少到-0.12億元。同在2020年10月,西藏網金的其他權益工具投資對象“珠海橫琴錢包壹號產業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新增對北海悅創1.06 億元實繳出資,但奧馬電器現任管理層發現,截至2021年4月30日,被海悅創的凈資產為-125元,而且是在4個月內凈資產額從1.06億元減少到-125元。

            奧馬電器介紹,公司工作人員近期對北海悅享、北海悅創的工商登記地址進行實地走訪盡調 時,發現其辦公室空無一人,目前未能與北海悅享、北海悅創取得實質聯系,懷疑北海悅享、北海悅創為無實質業務的“空殼公司”。

            奧馬電器回復深交所稱,以上9項風險事項累計對合并報表潛在減少凈利潤金額約為 19.78 億元,潛在增加現金流出金額約為9.77億元,可能將對公司的資產狀況及經營業績造成重大不利影響。

            值得指出的是,對于公司對深交所關于2021年半年報問詢函的回復,奧馬電器的董事馮晉敏未對回復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作出聲明,奧馬電器董事劉向東表示,無法對回復內容的真實、準確和完整進行保證。

            9月5日,奧馬電器公告稱,馮晉敏申請辭去公司董事職務,辭職后將不再擔任公司及子公司的任何職務。但由于目前正處于TCL家電集團向奧馬電器股東發起要約收購期間,在要約收購期間,被收購公司董事不得辭職,馮晉敏要履職至要約收購完成。

            上述要約收購期為2021年8月26日至2021年9月24日,要約收購價為6元/股,據奧馬電器的公告,截至2021 年9月2日,凈預受要約的股份數量合計1483851股,占公司總股本的比例為 0.595%。而TCL家電預計要約收購占奧馬電器總股本近23%的股份。奧馬電器近期披露的風險事項,很有可能會加速要約收購進程。

            9月7日,經濟觀察網記者致電奧馬電器詢問公司面臨的風險情況,奧馬電器證券部人員回復,目前還未得知公司何時能撤銷其它風險警示,如果發現新的風險事項,公司會及時公告。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資深記者
            關注華南地區龍頭企業,重點關注制造、教育、科技、文娛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