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日本:國情、疫情與“橫濱革命”

            近藤大介2021-09-08 13:16

            (圖片來源:圖蟲網)

            【東瀛視角】

            近藤大介/文

            8月24日,東京殘奧會開幕。但是之前兩天,就是8月22日,日本一片沸騰。因為在橫濱爆發了“革命”。

            橫濱是東京的“海上大門”。這座城市和日本首都東京的關系,在中國類似于天津與北京的關系。同時橫濱也是日本的第二大城市,總人口約380萬,僅次于東京,超過大阪市和名古屋市。同時,還因為擁有日本最大的中華街而聞名于世。

            1975年,日本現任首相菅義偉成為了以橫濱市為根據地的日本議員小此木彥三郎的秘書,由此進入了政界。后來,菅義偉給小此木彥三郎當了11年的秘書,他的再婚妻子真理子恰好也是小此木的秘書。

            1987年,菅義偉當選橫濱市議員。之后,他連任8年,并于1996年在橫濱選區選舉中勝出,當選日本眾議院議員(國會議員)。屈指算來,菅義偉在橫濱從政長達近半個世紀之久。這也難怪他會在橫濱的黃金地段擁有一幢高級公寓。

            去年9月,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首相辭職,自民黨總裁選舉(實際上是決定首相人選的選舉)隨即拉開帷幕。當時,擔任菅義偉參選對策本部部長一職的正好是小此木彥三郎的兒子小此木八郎。所以,當菅義偉成功登上首相寶座之后,立即提拔小此木八郎為國家公安委員長(等同于中國的公安部長)。

            由于以上的種種歷史淵源,這場發生在日本首相菅義偉“絕對領域”橫濱市的市長選舉,不能出現任何閃失。于是,在橫濱家喻戶曉的名人小此木八郎果斷辭去了國家公安委員長的職務,親自出馬參加競選。

            正如所有人預料的那樣,菅義偉從各個方面力挺小此木八郎。雖然舉辦東京奧運會、殘奧會和抗擊新冠疫情這兩件大事已經讓菅義偉心力交瘁,但他仍然像自己要參選一樣,每天從首相官邸給橫濱各行各業的團體打電話寫信,為小此木八郎拉票。

            除了菅義偉,橫濱地區幾乎所有的自民黨籍市議員,以及和自民黨共同組成執政黨的公明黨成員,都不遺余力地支持小此木八郎。

            然而,在8月22日進行的選舉中,有著“菅義偉代言人”之稱的小此木八郎僅僅獲得了32萬張選票,鎩羽而歸。事后,人們把這件常人難以想象的事情稱為“橫濱革命”。

            在這場革命中獲勝的一方是獲得了50萬張選票的大學教授山中竹春。其實,現年48歲的山中竹春無論是在日本還是在橫濱市,原本都是一個寂寂無名且毫無從政經驗的教書先生。從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的研究生院畢業,經過幾個工作后,山中進入橫濱市立大學醫學部工作,后來成為了數據解析專業的教授。新冠疫情爆發后,他發表了關于新冠疫苗對德爾塔等新冠病毒變異毒株同樣有效的科學數據分析結果。

            就是這樣一位大學教授,懷著“如果繼續任由菅義偉政權組織開展抗疫工作,橫濱市的未來將不堪設想”的危機感,參加了市長選舉,并且迅速得到了立憲民主黨、日本共產黨等在野黨的支持。

            日本大型媒體機構每個月都會舉行一次關于內閣支持率的社會輿論調查。今年8月,菅義偉內閣支持率已經跌破了30%。在日本,30%的內閣支持率是黃色警告線,20%是紅色警告線。然而,根據朝日電視臺8月23日公布的數據,菅義偉內閣的最新內閣支持率已經降到了25.8%。

            菅義偉內閣之所以“不受歡迎”,主要是因為其在對抗新冠疫情方面的種種失敗和不作為。截至目前,除了推行疫苗接種政策,菅義偉內閣幾乎沒有采取任何行之有效的抗疫措施。盡管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但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仍在持續增長。

            在我居住的東京,每天都有約5000人被確診感染了新冠肺炎。醫院由于人力物力不足,不再接收重癥之外的患者入院治療。輕癥和中癥患者只會被告知“請在自己家里療養”。在東京及東京近郊,在家療養的患者已經超過了6萬人。

            每天都有很多人因為呼吸困難而苦痛在自己家里。即使是輕癥患者,也會把病毒傳染給家人,如果患者外出購物,病毒傳染的范圍就會更大。9月1日以后開始全國的學校,大家很可怕。

            我的一些朋友也接連被傳染。所以,我哪怕是去超市購買生活必需品都會感到惶恐不安。

            去年1月,武漢出現疫情的時候,火神山和雷神山兩家“野戰醫院”在短短10天之內竣工,迅速收治了2500名患者?,F在的中國,在出現了感染病例的城市,全體市民都接受了核酸檢測,部分城市甚至還進行了徹底的封城隔離。我把中國的抗疫政策一五一十地講給了菅義偉內閣的工作人員,并問他們說“日本應該向中國學習”。

            沒想到,工作人員的回答竟然是“日本和中國的國情不同”。雖然國情不同,但新型冠狀病毒難道不是一樣的嗎?

            就國情的差異而言,日本近期的“國情”已經非常確定了——菅義偉自民黨總裁的任期為今年9月30日,眾議院任期為10月21日。也就是說,菅義偉必須在今年9月舉行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和10月舉行的眾議院選舉這兩場“黨派與國會”的選舉中雙雙獲勝,才有可能繼續擔任日本首相。

            然而,正如前文所說的那樣,在盤踞了近半個世紀的橫濱市,自己的親信大敗于寂寂無名的大學教授。如果同樣的事情在全國范圍內接連發生,到時候不僅菅義偉不得不辭職,自民黨也會淪為在野黨。

            實際上,很多自民黨的議員們現在已經開始有了危機感。他們都覺得如果菅義偉首相再這樣我行我素,許多自民黨議員都會在眾議院選舉中落敗。所以,在“橫濱革命”演變成“日本革命”之前,很多人都準備在自民黨總裁選舉中發起“自民黨革命”。

            雖說新冠疫情的確是“天災”,但在我看來,在每天新增2.5萬病例的日本,也的確是“人禍”。

            日本《現代周刊》副主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