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張美玉查寢事件之后,職教要用實力為自己正名

            沈彬2021-09-10 12:17

            沈彬/文 黑龍江職業大學張美玉學姐查寢室的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了。氣勢洶洶、官味十足的張美玉成為了B站上的鬼畜頂流,甚至擠掉了張作霖“東北軍閥扛把子”的咖位。但是,在一地的泡沫之后,并沒有看到任何的改變,校方沒有處分張美玉,甚至沒有出來做個道歉。

            這則視頻帶來的一個影響是,職業學校被張美玉污名化了,公信力被打入了冰點。之前,教培行業瘋狂暴走,背后是家長的教育焦慮,是對所謂“分流”的恐慌,是對于孩子“跌落”到職業教育的恐慌。學姐查寢室事件讓人們擔心這就是職教育的一線真實生態。很多家長甚至嚇唬孩子:“再不好好讀書,讓張美玉學姐收拾你!”

            幾乎是作為配套教材,江蘇師范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杜連森的論文《“打工人”的困境:去技能化與教育的“空洞”》也火了。作者作為代課老師剛剛完成對某職業技術學校的“民族志”調查,這所職業學校里,重規訓、輕技能學習,每天檢查胸卡和早操花費了老師較多的精力,卻學不到什么像樣的技術,學校的老師上課也是提心吊膽,一不留神,教室里一個同學就把另一個給踹暈了,甚至校長也將學校定位于“像我們這樣的學校,是多辦一所學校,少辦一所監獄”。

            當然,張美玉的視頻以及杜連森的論文并不能代表職業學校的全部面貌,但應該思考的是,我們需要怎么樣的職業教育?

            的確,中國制造需要“中國工匠”,也當然需要發達的職業教育體系,培育健康成熟的職業教育體系是大國發展的必由之路。6月7日,職業教育法修訂草案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審議,迎來該法施行20多年來首次大修,其中明確提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推動培養數以億計的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

            職教和普教同等地位,這個原則背后意味著師資水平的相當、教育投入水準的持平、學生未來出路的不相上下。這背后,還有一個巨大的中國轉型愿景:藍領與白領工人,體力工作和腦力工作的差距縮小。但是,中國的職教發展路徑在哪里?

            輿論場、經濟圈里有人竭力鼓吹“以德為師”,描繪了德國學校早在四年級就早早分流,專門培養高級技工的職教制度,技術工人社會地位高,收入也不比白領低。事實上哪怕是在德國,也只有少數獲得“師傅”資質的技術工人,其收入才可能接近于工程師的水平,哪怕是在德國,職業教育也最多是一個“次優選擇”,而歐洲的收入差距水平比較小,又進一步突顯了德國職教的“香”。

            而美國的職業教育則顯示出更糟糕的一面,它曾被奧巴馬毫不留情地稱為“美國社會的毒瘤”“社會不公平的根源之一”。奧巴馬在任時期間大張旗鼓地推動職業教育改革,2013年美國發布《致力未來:重塑美國職業生涯與應用技術教育的改革藍圖》,旨在推動職業技術教育培養計劃與勞動力市場之間的有效對接。

            回歸中國的現實,中國是制造業大國,職業教育的路徑、學制、專業,不可能照抄外國經驗。但是,中國職教要破除“唯高學歷”的執念,更要走與市場結合的道路,貫徹“以專業抵達職業”的思路。職教不能老往“大學”上靠,中職升大專,大專升本科——哪怕是掛著“職業學院”的名頭,這么搞既讓職教失去專業性,也讓高等教育通貨膨脹。此外,職教的專業設置要體現市場導向,比如,上海一些老齡化程度高的城市,近年就大力發展健康護理類的職業教育,產銷對路,學生獲得感也高。

            這里只是拋磚引“玉”——張美玉的玉,希望全社會通過這個事件重新思考職教的定位。職教是國家的重要教育基石,它不該被污名化,但更要用實力為自己正名。

            (作者系資深媒體人)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