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華晨重整延后與寶馬增資同步 20年“伙伴關系”正在生變

            周菊2021-09-10 11:40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周菊 三個月后,華晨和華晨寶馬的命運或將同時改變?

            在距離寶馬正式控股合資企業華晨寶馬不足4個月的時候,華晨集團的破產重整計劃時間表正式出爐。更加巧合的是,華晨集團重整計劃草案延長后的提交日期,與寶馬正式控股華晨寶馬的時間高度重疊。

            9月7日,金杯汽車及申華控股均發布公告稱,公司已收到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及沈陽市汽車工業資產經營有限公司出具的《關于華晨集團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延長公告的通知》,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延長至2021年12月3日。這意味著,華晨集團的破產重整方案的推出還需要至少3個月時間。

            而根據2018年10月寶馬與華晨集簽署的協議,華晨汽車將在2022年前向寶馬集團出售華晨寶馬25%的股權,股比調整完成后,寶馬集團和華晨汽車將分別持有華晨寶馬75%和25%股份,寶馬將正式成為首個控股合資車企的跨國豪車品牌。當前,距離2022年前也已僅有3個多月。

            作為東北最大的工業企業之一,華晨集團的破產重整進程備受關注。目前,距離其正式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已近10個月,但重整方案卻遲遲沒有出爐。

            “目前(重組)情況公告應該發了,我們知道的也只是公告發布的內容。”9月8日,一位華晨汽車內部人士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采訪時這樣表示。

            根據上述兩家子公司的公告,目前有關方尚未推出對華晨集團重整的全部計劃和方案,華晨集團能否重整成功存在不確定性。

            公開信息顯示,寶馬已經開始對華晨集團的核心資產“出手”。8月31日,據媒體報道,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案召開了第二次債權人大會,寶馬中國以16.33億元購得“中華”汽車品牌。但隨后寶馬辟謠稱,收購的不是“中華”品牌,而是華晨汽車制造有限公司,只涉及產能等資產,并不會購買中華品牌。

            “我們希望使用華晨汽車制造有限公司現有的生產能力。不過,該項目仍在有關部門的審批過程中。”據寶馬內部人士回應,寶馬希望以實際行動支持華晨集團的重組,并致力于進一步拓展在遼寧省的業務。這種回應足夠中肯,但對華晨來說,出售核心乘用車資源華晨汽車制造后還剩下什么?

            更重要的是,在倒計時3個月來臨前,寶馬增資控股華晨寶馬的時間表,突然與華晨的破產的時間表歸為一致,而且寶馬果決收購華晨核心資產,這讓外界相信,寶馬已深入介入華晨重組。

            圖蟲創意-1058651611083702272華晨

            而在這背后,華晨破產的這10個月中,地方政府是否做了斡旋?寶馬出手拯救華晨是三方(華晨、寶馬和沈陽政府)最新達成的協議,還是在寶馬當年在增股華晨寶馬協議中就已作出的承諾?為保證寶馬順利控股合資公司,雙方接下來是否會針對重整達成其他新協議?——雖然這些問題目前都難以得到準確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三個多月后,華晨的命運、其與寶馬的全新關系都出現新的走向。

            寶馬買核心資產 “肥水不流外人田”?

             雖然此前并不經常出現在人們視野中,但華晨汽車制造在華晨集團的中地位,是超出大部分人想象的。

            資料顯示,華晨汽車制造全稱華晨汽車制造有限公司,成立于2019年12月,由華晨集團全資控股,經營范圍包括開發、設計各類汽車、發動機及零部件并提供技術咨詢等??雌饋頉]有什么特別之處。

            但根據經濟觀察報記者的采訪,華晨汽車制造事實上已經實現對華晨旗下自主乘用車板塊的統一管理,它整合了華晨旗下乘用車的產業鏈資源,是與華晨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華晨中國平行的二級企業。華晨中國是華晨集團最重要的合資板塊,旗下包括華晨寶馬和華晨雷諾金杯。

            也就是說,華晨汽車制造是華晨集團自主乘用車的核心資產,包含中華及后來的華頌等品牌。并且值得注意的是,華晨此前聲明其破產重整將不涉及合資板塊,自主板塊是重整的核心。這意味著,如今自主乘用車的核心資產卻被變賣了。

            華晨為何選擇這時候出售華晨汽車制造?顯然主要目的并不是以此獲利還債,因為出售的價格相對于其債務總額,可以說是杯水車薪。

            據媒體報道,華晨出售華晨汽車制造的16.33億元價格中,資產部分的出價為12.33億元,另有4億元的溢價,后者是為整車生產資質支付的價格。

            而根據華晨集團管理人在二債會上介紹,截至2021年8月13日,共計有6005家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債權,申報債權金額約543.13億元,管理人經審查初步確定及暫緩確定的債權金額約499.83億元。此外,預計職工債權及未申報債權約120.01億元,因此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的預計負債總金額為619.84億元。這個數字是華晨出售華晨汽車制造價格的38倍。

            “這有點通過破產程序甩債的感覺,核心資產賣給合作方,減少對未來經營的影響。”對華晨出售華晨汽車制造的操作,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魏士廩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華晨寶馬

            華晨與寶馬有著近20年合資歷史,兩者的合資公司華晨寶馬是華晨集團的主要利潤支柱?;谶@樣的合作關系,業內認為,華晨將擁有自主乘用車核心資產的華晨汽車制造賣給寶馬,有利于把影響降到最低,同時鞏固與寶馬的合作關系。寶馬則被認為是在控股華晨寶馬前順便“撿了個漏”。

            “這是第一例合資汽車企業外方收購中方股份而控股,并通過收購中方母公司嚴重虧損的自主板塊從而讓中方母公司繼續生存下去,幾乎是一個雙贏局面。”汽車行業資深分析師梅松林認為,雖然這次華晨汽車制造的交易金額并不大,但它的意義卻非同凡響。

            他認為,寶馬獲得了合資企業的控股權以及產能擴張需求,而華晨集團解決了虧損問題,無后顧之憂。為后續類似的問題蹚出了一條適合的路線。

            失去華晨汽車制造以后

            基于華晨汽車制造的重要性,對華晨集團來說,出售華晨汽車制造后,除了寶馬和雷諾外,高價值的品牌也變得所剩無幾。

            根據此前華晨集團副總裁齊凱的說法,華晨汽車制造的誕生背景是,華晨集團開始從管資產到管資本,并作出了系列管理架構調整。“自主乘用車已經完全整合到華晨制造公司,華晨制造的領導層就可以決定很多的事,不用到集團層面來匯報。”資料顯示,華晨制造注冊資金20億,具備獨立的乘用車及新能源車生產資質,并整合了華晨旗下乘用車的產業鏈資源。

            而出售華晨汽車制造后,意味著華晨中華及華頌品牌等失去了發展的核心資產。根據齊凱此前的說法,華晨集團將聚焦發展五個整車品牌,包括合資品牌華晨寶馬、華晨雷諾金杯,民營合資企業華晨新日、華晨鑫源,以及自主品牌中華。那么在合資以及中華品牌之外,華晨的核心整車品牌將只剩下華晨新日、華晨鑫源,這兩個一個是剛起步的電動微車業務,一個是生產金杯微型車的新企業實體。

            華晨新日成立于2018年8月,是由華晨與做電動自行車的民營企業新日合資而成,目標是生產小型純電動車。華晨在其中占據33.4%的股權,并未控股,66.6%的股權由新日(無錫)發展有限公司掌握。

            華晨新日被認為將成為華晨的電動車主體,今年6月,華晨新日旗下兩款城市通勤代步微型電動車i03和i03A上市,售價為7.58-7.68萬元。根據計劃,華晨新日明年計劃最少售出3萬臺,后年5萬臺,未來要推出10多款車型。

            而華晨鑫源重慶汽車有限公司由華晨金杯汽車和重慶東方鑫源集團有限公司合資組建而成,是華晨汽車南方基地的重要組成部份,全面擔當華晨微型車戰略布局與實現,全程負責華晨金杯旗下微車系列的生產、市場、銷售、服務工作。

            然而總體來看,這兩個品牌市場占有率并不高而顯得薄弱。這這種情況下,業內認為,在華晨汽車制造出售被審批后,接下來華晨集團的破產重組難度或將再度增加。

            而對于華晨集團在這種情況下,仍然堅持分拆華晨汽車制造出售的原因,梅松林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華晨集團整體的生存和發展應該是第一位,在此基礎上如果還能發展自己的品牌那就更好。顯然,華晨集團當前的關注點是第一個,集團整體的生存和發展。當前戰略性放棄自主品牌的發展。”

            作為遼寧省國資委控股的汽車集團,華晨集團在出現債務危機后,當地政府迅速反應,在2020年7月初就針對華晨成立了專項處理小組,遼寧省委、國資委相關領導都參與其中。彼時,華晨汽車集團債券融資相關負責人明確表示,至少到去年年底前,債委會銀行保證不會給華晨斷貸。

            期間,也曾出現過緋聞戰略投資者,那就是與華晨毗鄰的一汽集團。今年2月,有消息稱,一汽集團正在考慮收購寶馬在中國的主要合作伙伴華晨中國,收購交易約達72億美元,然后一汽會將其私有化。具體的操作是,一汽將首先購買華晨集團所擁有華晨中國30.43%的股份,以及遼寧省交通建設投資集團(以下簡稱“遼寧交投集團”)所持有的華晨中國的11.89%的股份。然后,它將對華晨中國的其余股份進行強制性競標。

            這被認為是在東北范圍內對兩家主要國有汽車企業就地進行整合。但隨后,華晨高層否認并表示是“媒體道聽途說。”

            20年合資史再添尷尬

             雖然寶馬的出手相助看起來的確是一個雙贏的結果。然而對于華晨來說,這也為其發展史畫上了一個更為尷尬的感嘆號,也進一步證實其與寶馬合資的20年,也是其一步步走向沒落的20年。

            華晨汽車集團是遼寧省的汽車業支柱,雖然歷史可以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國營東北公路總局汽車修造廠。但華晨集團的真正成立是在2002年,根據中央決定,經遼寧省政府批準,國有獨資公司華晨汽車于2002年在沈陽成立。定位為集整車、發動機、核心零部件研發、設計、制造、銷售以及資本運作為一體的大型企業集團。華晨集團直接或間接控股華晨中國(香港、美國上市)、新晨動力、金杯汽車和申華控股四個上市公司,鼎盛時期擁有控股和參股公司100家。

            在華晨汽車集團成立的第二年5月,華晨與寶馬的合資公司成立。事實上,在牽手寶馬時,華晨在國內汽車領域并非弱小之輩。

            1988年,華晨汽車的前身——金杯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在沈陽汽車制造廠的基礎上正式成立。至2000年,華晨已經風光無限,不僅金杯客車熱賣,還推出了首款中華品牌轎車,這一年,華晨凈利潤在國內僅次于南北大眾,稱得上高光時刻。2003年,寶馬成立合資公司后,搭上豪華品牌的快車華晨,更是一時風光無兩。

            但隨后華晨經歷了仰融的出走,市場表現應聲下跌。2004年,中華轎車的銷量由巔峰時期的年銷2.5萬輛,跌到了1.09萬輛,由盈利轉為虧損。金杯客車的銷量也下滑了近20%,痛失冠軍。到2005年,祁玉民接手華晨,試圖通過價格戰拉升自主市場銷量,但效果未能持續,與此同時,華晨對寶馬的依賴卻越來越強。

            數據顯示,2015至2019年,華晨寶馬為華晨中國貢獻的凈利潤分別為38.23億元、39.93億元、52.33億元、62.45億元和76.26億元,直線上升。而在2004年至2019年,除去華晨寶馬貢獻的利潤后,華晨中國其它版塊只有2007年、2010年、2011年三年處于盈利狀態,且虧損額在2012年之后持續擴大?;诖?,華晨也被業內戲稱為寶馬的“代工廠”。

            期間華晨也曾想過自救,并在2015年推出了高端車型華頌7,大有挑戰GL8的意味。盡管這款車直接采用了寶馬"N20B20" 2.0T發動機,但從市場表現看并不成功,銷量長期在百十輛左右徘徊,最終停產。

            在這樣的情況下,即便有華晨寶馬“輸血”,華晨集團的債務危機仍然爆發了。從2020年5月開始,華晨集團不斷被傳出資金流動性緊張、多只債券價格暴跌、子公司股權被凍結等負面消息。2020年11月,因無法按時償還債務,華晨集團被債權人提出破產申請,隨后正式破產重整。根據最新數字,華晨集團的債務已超600億元。

            而在華晨集團宣布破產重整后不久,2020年11月20日,證監會遼寧監管局就對華晨集團下發了“警示函”,同時,因為涉嫌信息披露違規,證監會也宣布對華晨集團進行立案調查。

            今年6月15日,遼寧省紀委監委公示了遼寧省紀委監委對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原黨委書記、董事長祁玉民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的結果,指出祁玉民共違反9項規定,構成職務違法并涉嫌受賄犯罪、挪用公款犯罪、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犯罪。

            寶馬難獨善其身?

            華晨集團走到現在的地步,自身原因被公認為首當其沖,但在這個過程中,無論主動還是被動,其合資方寶馬都迎來了在華獲取最大利益的機遇。

            在這個時間點收購華晨汽車制造,對寶馬來說確實是事半功倍的選擇。當前,距離2022年前寶馬控股華晨寶馬股權交易時間已經僅剩3個多月。而在寶馬實現對華晨寶馬的控股后,銷量及產能大概率有擴張的需求,此時以合適的價格將合資伙伴的產能收入囊中,一舉兩得。

            而這也意味著,在與華晨合資的這近20年后,寶馬不僅將成為第一家實現對合資公司控股的外資品牌,還將成為第一個參與中方合資伙伴重整計劃的跨國車企。

            另一方面,雖然華晨及寶馬均表示,華晨的破產重整只涉及集團本部自主品牌板塊,不涉及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及合資公司。但這并不意味著在華晨的重整過程中,寶馬一定能毫發無傷。

            “(華晨破產重整)肯定會(對華晨寶馬)有影響,只是程度而已。破產重整后,新的投資人進來,可能會對公司未來經營產生影響。另外,破產重整股東在合資企業的股權也可能被處理。”魏士廩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至于股權的處理方式,其表示,“可能轉讓他人變現償還債務。具體要看重整方案。”

            “(華晨寶馬)運營層面還是會有些影響的。因為合資公司層面上,如果某一個股東方出了比較大的問題,肯定首先對整體的人才團隊有比較大的沖擊,而這會傳遞到運營各方面。如果說完全沒影響,這是不大可能的。”羅蘭貝格全球高級合伙人、大中華區汽車行業中心負責人鄭赟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

            華晨集團的人事變動正在進行中。今年8月12日,華晨中國在港交所公告,閻秉哲辭任辭任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及本集團若干職位;沈鐵冬已獲委以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及本集團若干職位。今年1月,閻秉哲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的紀律處分,因為華晨未及時披露重大事項、履行募集說明書已披露的承諾等,華晨及閻秉哲被予以公開譴責。

            可以預計,在接下來的三個月甚至更長時間中,華晨集團的動蕩仍將持續。接下來,如果華晨汽車制造出售被審批,再加上華晨寶馬即將被寶馬75%控股,失去了乘用車核心資產及對華晨寶馬平等控制權的的華晨汽車將何去何從,成為業內關注的焦點。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行業產業報道部記者
            關注汽車行業發展,對新能源、自主品牌及新出行關注較多,擅長深入報道及數據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