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基本面修復+高管增持,銀行股的估值修復之旅正在開啟嗎?

            鄒永勤2021-09-10 15:27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鄒永勤 板塊低估值、凈利回升、高管增持,被市場遺忘已久的銀行股能否借此契機走出一輪估值修復行情呢?

            “當前銀行板塊估值處于歷史底部區域,高管增持可以看作是對銀行的中長期股權投資,體現了對銀行未來經營發展的信心”,在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時,易方達中證銀行ETF基金經理劉樹榮這樣認為。

            高管增持疊加低估值

            9月6日晚,平安銀行(000001.SZ)于發布了關于部分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及其配偶等買入公司股票的公告。公告顯示,以董事長謝永林為首的9位高管(包括部分高管親屬)分別于2021年9月1日至9月6日期間以自有資金從二級市場買入公司股票,合計買入37.27萬股,成交價格區間為每股人民幣17.15元至18.56元,合計耗資639萬-691萬元。

            對于平安銀行高管增持一事,市場人士紛紛給予了好評,其中浙商證券的梁鳳潔表示,此次增持是平安銀行本屆管理層的首次集體增持,也是謝永林董事長的首次增持。值得注意的是,謝永林董事長作為平安集團總經理、聯席CEO,各增持了平安集團和平安銀行約50萬元的股票,彰顯對于集團和銀行的信心。

            “本次高管集體增持,預計將為市場傳遞積極信號,打消市場近期對平安集團和平安銀行的擔憂”。梁鳳潔稱。

            同時,平安銀行高管的增持行動并非“一個人在戰斗”,事實上進入三季度以來,關于銀行高管增持股票的消息在不斷涌現:

            9月5日晚,蘇農銀行(603323.SH)發布公告稱,該公司董事長徐曉軍計劃通過上交所交易系統以集中競價交易方式增持不少于100萬元公司A股股份。對于增持股份的目的,徐曉軍表示是“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和對公司長期投資價值的認同”。

            9月2日,上海銀行(601229.SH)發布了高級管理人員買入公司股票的公告,公告顯示以行長朱健為首的7名高管分別于8月31日至9月1日期間以自有資金從二級市場買入公司A股股票合計60.5萬股,并承諾股票鎖定期兩年。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銀行并不僅僅是高管在增持,其持股5%以上的股東亦呈現出強烈的增持意愿。

            8月27日,該公司相關人員在投資者互動平臺回答投資者問題時表示,“上市以來,聯和投資、上港集團、桑坦德銀行、TCL科技等持股5%以上的股東,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和長期投資價值的認同,相繼增持公司股份。截至2021年6月末,聯和投資持股比例由上市時的13.30%提升至14.68%,上港集團持股比例由上市時的6.48%提升至8.30%、桑坦德銀行持股比例由上市時的6.48%提升至6.54%、TCL科技持股比例由上市時的3.36%提升至5.76%。”

            此外,如西安銀行(600928.SH)、常熟銀行(601128.SH)、鄭州銀行(002936.SZ)以及張家港行(002839.SZ)等眾多銀行上市公司均于近期發出了或高管或大股東增持自家股票的消息。

            對于這輪洶涌而至的銀行高管增持大潮,業內人士又是如何看待的?

            “當前銀行板塊估值處于歷史底部區域,高管增持可以看作是對銀行的中長期股權投資,體現了對銀行未來經營發展的信心”,在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時,易方達中證銀行ETF基金經理劉樹榮如是稱。

            劉樹榮是市場有名的“百億基金經理”之一,其掌控的基金資產總規模為370.62億元,執掌的基金產品多達21只,其中就包括易方達中證銀行ETF和易方達中證銀行指數(LOF)等主打金融板塊的產品,對銀行業的研究頗有心得。

            劉樹榮進一步對記者指出,如果以估值來衡量,當前中證銀行指數(代碼399986)的PB只有0.67倍左右,處于1.2%左右的歷史分位水平,這已經是歷史底部區域了;因此,當前銀行板塊的估值是具有較高的安全邊際的。

            即使擁有如此估值優勢,但根據記者的不完全統計,截至二季度末,主動型權益基金重倉持有的A股銀行股合計僅53.58億股,較一季度末減少了19.55億股。

            其中,郵儲銀行(601658.SH)最為典型,它在一季度的基金持股數為17.74億股,但到了二季度其基金持股數僅為12.58億,劇減5.16億股,從而名列深滬兩市中報基金減倉榜的首位。

            按理,高管是企業內部對公司前景最有把握的群體,而主流機構則是企業外部對公司研究最為充分的群體,兩者本應具備一定的共識,但為何現在的銀行板塊卻出現了高管增持和機構減倉的對峙?兩者誰的判斷更準確呢?

            對此,劉樹榮表示,所謂銀行板塊的“高管增持VS機構減倉”現象,其實是一個假命題;因為機構持倉數據是滯后的,通常上市公司的定期報告披露之后才能觀察到,而高管增持的信息則是第一時間能看到,兩者是有時間差的。

            他進一步強調,機構做投資決策時考慮的因素較多,不僅要考慮絕對收益,還要考慮相對收益。從基本面看,預期經濟增速回落、息差收入較難提升等因素都制約著銀行板塊的走勢。

            另外,從資金博弈層面看,二季度以來,成長板塊受到市場的追捧,銀行板塊吸引力降低。“這就是為何中報出現了機構減持銀行股的原因,但那已經是6月30日以前的事了,隨著中報的出爐以及三季度以來資金博弈風向的改變,很難說當前機構是在減持還是增持。”劉樹榮稱。

            雖然機構的持倉數據存在一定的滯后性,但北向資金的統計卻是每日更新的,它的動向或可對機構持倉動態作個預判。數據顯示,近一個月以來(截至9月9日),北向資金持有的A股銀行股市值增加了25.06億元,呈現一定的加倉態勢。其中,增持勢頭最為明顯的是招商銀行(600036.SH),8月9日北向資金的持股數為13.72億股,到9月8日持股數則增加至14.52億股,短短一個月時間加倉約1億股。

            歸母凈利創出七年最佳

            信息顯示,上述銀行高管增持股票的原因,更多的表述為“基于對公司未來發展前景的信心”。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讓他們對公司抑或銀行業的前景如此具備信心呢?或許,在2021年的銀行業中報中可以找到答案。

            據2021年中報數據,上半年40家上市銀行(滬農商行8月19日才上市,剔除不算)合計實現營業收入2.90萬億元,同比增長5.91%;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12.9%,增速較一季度提高8.3個百分點。

            對此,山西證券的分析師劉麗比較看重銀行業的營業收入增速,并指出該增速在2021年一季度達到低點,從二季度開始企穩回升。原因是從單季度營業收入增速來看,低谷已經在2020年三季度達到,單季度增速從去年四季度開始回升,但是2021年一季度由于投資收益高基數效應下營業收入增速下滑,今年二季度增速較一季度回升的基礎上,和去年四季度相比也有不同程度提升,營業收入增速已經走出低谷。

            而天風證券的分析師郭其偉則更關注歸母凈利潤的增速。他表示,2021上半年上市銀行PPOP同比增長4.89%,較一季度提升2.40pct;歸母凈利潤同比增長12.94%,較一季度提升8.33pct,增速為近七年來最高水平,因此把銀行的這個中報定義為“史上最佳中報季”。至于業績加速釋放的原因,他認為主要歸因于信用減值計提同比下滑及低基數效應。上市銀行資產質量持續夯實,減值計提力度減弱,撥備反哺利潤效用強化。

            在談到銀行股的資產質量時,郭其偉認為是“穩中向好”。因為2021二季度末不良率環比下降3bp至1.30%,撥備覆蓋率環比提升9.13pct至290.13%,抵御風險能力提升,反哺利潤空間增厚

            而劉麗則認為當前銀行股的資產質量已經達到歷史最佳狀態。原因是截至6月末,上市銀行不良貸款余額合計占貸款合計的比例為1.41%,不良貸款余額、不良貸款率、關注類貸款余額、關注類貸款占比均下降,潛在不良消化,不良確認較為嚴格,資產質量相關指標不斷優化。在宏觀經濟穩健修復下,企業融資需求不斷釋放,市場利率下行也推動投資收益及負債成本的改善,預計全年業績繼續保持亮眼。

            在收獲史上最佳中報季后,銀行業未來的增長點又將在哪里?

            對此,易方達中證銀行ETF基金經理劉樹榮表示,宏觀經濟雖然呈現一定的周期性,但長期趨勢是向上的。銀行業是一個歷史悠久的行業,作為社會資金資源配置的中樞,具有不可或缺的地位。未來,在科技賦能的背景下,銀行能更有效提升的資產質量,改善盈利狀況。此外,隨著居民財富的不斷增長,大財富管理背景下,銀行業的中間業務收入有望獲得較大增長。

            而中國銀行業協會于8月31日正式發布的《2021年度中國銀行業發展報告》,亦多次提及發展中間業務的重要性,并強調“中間業務作為提升金融服務的重要手段和整合資源優勢的重要紐帶,商業銀行持續加大投入力度,預計下半年傳統中間業務總體仍將保持平穩增長,非傳統中間業務也將步入新發展階段”。

            估值修復之旅或已開啟

            當營收走出低谷遇上高管增持潮起,被市場遺忘已久的銀行板塊會否藉此契機走出估值修復行情?

            對此,梁鳳潔給出了肯定的回答。她表示,回顧過去,優質銀行股的高管低價增持,往往是提示股價低估的機會。她以興業銀行(601166.SH)、南京銀行(601009.SH)、招商銀行(600036.SH)等歷史上曾經出現過高管增持事件的銀行股為例,指出上述銀行股票在相關核心管理層增持后的1年內股價漲幅分別為54%、29%、16%。

            其后梁鳳潔更是于9月8日撰文進一步指出,無論是從宏觀經濟角度,還是銀行業所處的發展環境以及二級市場的運行情況,當前與2014年底和2018年底均具備一定的相似度。比如宏觀經濟方面,2014年8月起PMI震蕩回落、PPI持續為負,2021年3月起PMI連續下行、PPI于6月見頂;而2018年初以來經濟高位回落,2021年也是類似。

            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四季銀行板塊上漲60%,在其后的2015一季度繼續上漲13%,高成長、低估值的銀行股領漲,高成長代表如南京銀行、寧波銀行(002142.SZ)分別上漲158%、107%,低估值代表如光大銀行(601818.SH)、交通銀行(601328.SH)均錄得接近1倍的漲幅。而2019一季度銀行板塊上漲16%,2019年全年上漲27%,優質銀行股領漲,寧波銀行、招商銀行全年分別上漲77%、53%。

            因此,梁鳳潔認為,如果2021年能夠重演上述年份,那么銀行板塊未來的收益將會十分可觀。如果沒有重演,其實現時介入銀行板塊的收益也不錯,因為回顧過去10年,有8次銀行股四季度上漲,并且有7次獲得相對收益。

            渤海證券的分析師劉瑀亦發表了相同的觀點,他指出當前銀行板塊估值處于近十年來歷史底部。銀行業作為順周期行業,隨著經濟運行逐步恢復常態,經營壓力將得到一定的緩解,從而推動銀行股估值修復。

            而劉樹榮的回答則更為干脆,他對記者表示,“其實隨著銀行上市公司亮麗中報的披露,銀行板塊的估值亦跟隨出現了修復趨勢;統計數據顯示,8月初至今,中證銀行指數已經錄得8%的升幅,而同期滬深300指數僅僅上漲了3%”。言下之意,直指銀行板塊的估值修復之旅已經開啟。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重點關注金融市場交易主體(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證券公司、創投公司等等),以及華南區上市公司的發展狀況。

            熱新聞

            電子刊物

            點擊進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