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第一代跨國公司本土領導者的謝幕:楊旭和英特爾中國的35年荊棘路

            沈建緣2021-09-10 18:37

            經濟觀察網 沈建緣/文 一位職業經理人的最大成功,是在他離開后,他曾領導的企業仍在創造輝煌。

            2021年9月10日,英特爾公司宣布英特爾中國區總裁楊旭將于今年年底退休。原市場營銷集團中國區總經理王銳晉升為英特爾公司高級副總裁、出任英特爾中國區董事長,全權領導英特爾中國區的所有業務和團隊。這是英特爾中國區組織架構的全新升級,也是楊旭作為中國第一代跨國公司本土領導者,最后的謝幕。

            1986年,就讀美國GMI工程管理學院(美國通用汽車工程管理學院)主修電機工程的大二學生楊旭,以實習生的身份加入了英特爾。彼時,英特爾剛剛在北京的民族飯店設立代表處不到一年。推銷其在全球的非核心產品:工控機與單片機,并與當時的中國航空航天部建立深度合作關系,計劃成立第一家合資公司。

            作為中國最早的一代跨國公司職業經理人,楊旭經歷了英特爾在中國市場的高速增長期。1987年,楊旭作為翻譯接待了當時到訪英特爾的15人的中國代表團。1992年,楊旭正式踏上回國的征途。為英特爾在中國本土的個人電腦OEM業務開疆辟土。開始了與英特爾35年的淵源。

            楊旭曾表示,自己是中國改革開放的受益者,也是中國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見證者和實踐者。他在采訪中曾回憶九十年代初,中國市場如何以開放的心態與跨國企業合作,自己如何與創業初期的中國企業家們結下了深厚友誼。

            “當時我每天都去拜訪客戶,當時與剛成立個人電腦部的聯想走的很近,中午與楊元慶午飯,一起聊產品怎么定位,市場、渠道策略,如何銷售等等。”楊旭回憶稱。彼時,楊元慶正帶領聯想個人電腦業務,開啟大刀闊斧的改革。

            1993年5月,英特爾推出 “奔騰Pentium微處理器”,“Wintel聯盟”(奔騰芯片與微軟的Windows操作系統組成的)席卷了整個PC市場。聯想等中國企業抓住這個機會迅速崛起。到1997年,全中國PC銷量為180萬臺,其中95%的電腦中裝著英特爾芯片。中國市場成為僅次于美國的英特爾全球第二大消費市場。

            經歷了十年的高速增長之后,2007年1月1日,中國市場“升級”成為英特爾全球五個獨立報告區域之一。新的英特爾中國區成立,與美國、歐洲、中東部非洲、和亞太區等區域并列。楊旭與蔣安邦(John A. Antone)共同出任英特爾亞太區總經理。

            楊旭認為,英特爾所經歷的中國電腦產業、計算機產業、信息產業的變遷,正是中國信息產業三十多年的發展軌跡的縮影。2012年底,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巨大變革使得PC市場出現了11年來的首次下滑,與此同時,中國正超越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PC市場和全球最大的手機市場。

            隨著各種新應用和產品的面市,英特爾正面對不同以往的道路和挑戰。在華業務的重點也從過去與OEM廠商一起提供個人電腦,到智能終端的用戶體驗;從銷售產品到賦予用戶能力;從向中國市場提供產品,到與中國的合作伙伴追求技術和產品的協作共贏;從技術轉換到合作創新。2012年,楊旭升任中國區總裁。

            在他的推動下,2014年底,英特爾宣布投資16億美元升級英特爾成都工廠,將全球最先進的封裝測試技術部署在中國。同時展開了在華歷史上最密集的投資與合作布局。2015年,英特爾將最新的非易失性存儲技術引入中國,落地在英特爾大連制造。并依托于多年來在大連所建立起的世界級的工廠運營能力和精尖制造專長。項目投資高達55億美元。

            2015年元宵節,楊旭在一篇署名文章中說,“我們目前的戰略是‘不變’與‘變’,即:響應中國國策的方針不變,但會隨時根據中國ICT產業創新趨勢的變化而變。” 在采訪時,他多次提及英特爾正在努力布局中國市場,而有效運轉的生態體系是其中的關鍵。“英特爾要幫助中國的產業在人工智能的時代進行快速、更有效地增值和創新,提供最好、最強的計算和分析平臺。”他相信,一旦英特爾能與這些看似彼此有巨大差異的企業伙伴協同合作,就能取得突破性的成功。作為創新者和整合者,英特爾將最終汲取各家之長,再次建立新的生態聯盟,進而釋放巨大的可能性。而中國,在其中將扮演重要角色。

            在過去35年的職業生涯中,楊旭構建了英特爾在中國的生態系統,將英特爾帶入了為實體經濟賦能,為傳統行業數字化轉型助力的主賽道。

            2021年是英特爾進入中國市場36年,在過去36年間,中國成為英特爾除美國總部外業務部署最全面的區域市場,業務覆蓋前沿研究、產品技術開發、精尖制造、產業生態合作、市場營銷、客戶服務、風險投資等。

            2021年3月24日,英特爾信任CEO帕特·基辛格在宣布英特爾開啟IDM2.0戰略,其核心能力覆蓋設計、制造、封裝一體化,“是一家擁有從軟件、芯片和平臺、封裝到大規模制造制程技術的公司”。

            對于英特爾而言,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半導體市場,這里有許多極具創新力的公司,是英特爾重要的制造和研發中心之一。目前,英特爾大連、成都工廠,在英特爾全球制造網絡中的地位和技術領先性正不斷提升。成都工廠不僅是英特爾全球最大的封裝測試基地,也代表了英特爾在該領域最頂尖的技術;英特爾大連工廠,則從最初的芯片組業務轉型到戰略性的存儲業務,正從96層的3D NAND過渡到144層的3D NAND技術,標志著3D NAND產業在全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已第一時間落地中國。

            此次英特爾做出重要的組織架構調整和人事任命決定,賦予中國區領導團隊更大授權。繼任者王銳擁有電子工程博士學位,以及電子工程和哲學的雙碩士學位。在英特爾工作長達27年,在技術和業務等高級管理崗位有數十年寶貴經驗。作為英特爾內部培養的新一代中國掌門人,王銳將帶領中國團隊執行英特爾IDM2.0全球戰略,并與中國市場深度融合,在人工智能與數字經濟時代創造價值。

            目前,英特爾與阿里巴巴、騰訊、百度、京東等多家國內領先企業深入合作,推動智能應用落地和突破;開放Thunderbolt協議規范,參與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創新聯盟、邊緣計算產業聯盟;實施AI未來先鋒計劃,創設英特爾創新加速器,建設英特爾全球最大的FPGA中國創新中心等。在中國,英特爾已累積投資了140多家中國創新公司,總額超過21.3億美元。

            對王銳和英特爾中國團隊來說,中國在未來的人工智能、無人駕駛、物聯網、云、5G等領域充滿機遇。英特爾的中國布局不僅會拓展出更為龐大和完整的生態系統,改變整個行業,更將再造英特爾。

            而在今天這樣一個新時代,當中國第一代跨國公司本土領導力完美謝幕,新一代的繼承者們將繼續在中國市場和全球經濟的融合中實踐企業家的責任和使命,繼續走這樣一條光榮的荊棘路。

            圖片5

            1985年英特爾在北京設立代表處。(英特爾供圖)

            以下是2018年楊旭參與《經濟觀察報》“改革開放四十年四十人”專題時,接受本報的獨家專訪。雖然時隔三年,現在看來仍有時代意義——

            訪談:

            經濟觀察報: 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的變化,如果用三詞概括,您會用哪幾個詞?

            楊旭:“受益者”肯定是一個,從公司到個人,到產業的發展,我們都是共同的受益者。我們也是“參與者”“見證者”,同時還是“貢獻者”。從我自己的感受來說,我能想到的就是這個經歷很獨特。那時候,我還在初中升高中的時候,出現一首《年輕的朋友來相會》的歌曲,對我們那一代人影響非常深,本身這就是一種見證。

            從個人到后來自己從事的這個行業,包括英特爾公司本身在華發展,我覺得真的是很幸運,在一個這么激動人心的年代。

            經濟觀察報:作為改革開放初期進入中國市場的第一批科技領域跨國公司,在英特爾看來,過去幾十年中國科技領域最顯著的變化體現在哪些方面?英特爾對此有何貢獻?有何收獲?

            楊旭:我從92年開始就回中國。當時還是出差。但整個產業、整個市場對高科技就表現出極大的渴望。即使到今天也還是這樣。這個產業從無到有,變化最大的就是(中國企業和行業參與者)學習能力特別強,進步的速度特別快,像海綿吸水一樣。在過去二三十年走過的路,中國比其他國家很多產業快得多,是走在一條加速的快車道上。所以,我們今天看到中國的芯片產業不僅和世界接軌了,而且在多領域已經有世界數一數二的市場規模,對未來技術的走向和需求有主導作用?,F在,中國產業已經不是簡單的跟隨者了,已經從跟隨者向引導者過渡。

            在改革開放40年的時間點上,全球范圍內很多技術已經很成熟,未來的趨勢也很明顯,我們應該要練內功了。我相信,高科技產業是要一代一代要做下去的,這是沒有終點的馬拉松。產業需要不斷的持續創新和延展。所以,一定要有長遠的投入,多做事,少說話,最后去市場驗證成功,這才是高科技很重要的文化。

            經濟觀察報:如何看待英特爾在華業務的發展機會和挑戰?

            楊旭:改革開放40年,實體經濟將迎來一次新的騰飛。我們不斷談論企業數字化轉型、尋找新的增值點。那么增值從哪里開始呢?那就是 “+互聯網”。作為高科技企業,我們要想如何通過高科技手段實現智能化,在智能基礎上完成增值。讓企業和消費者,和他的客戶更近,可以讓他為客戶提供更多的以前除了產品之外的服務。

            很多人知道我不參加“互聯網+”的活動,只參加“+互聯網”的活動。為什么呢?因為在“互聯網+”上不斷創新,那也是一種模式,但是風險更大。然而,實體經濟其實才是最難啃的硬骨頭,如果說我們這些高科技技術可以幫助實體經濟找到未來的創新增值空間,那就是改革開放到今天一次新的騰飛。

            當然,英特爾現在面臨很多挑戰。雖然在過去30多年,與國內產業合作驗證了的很多成功的模式,當然這當中也有很多的教訓。有一點,需要明確,在看不清楚未來的時候要去研究歷史。

            現在英特爾處于轉型期,從傳統的供應PC芯片、服務器芯片的信息技術時代,到現在云計算、數據洪流的時代。但云計算也好,數據洪流也好,無外乎是完成一個從采集數據到傳輸數據到挖掘處理數據,最后使數據完成增值,最后把增值業務推給用戶。它是在完成這樣一個過程。我們已經在提前布局,提前研發、也為并購做好了準備。

            經濟觀察報:如何看待目前跨國公司在華營商環境的變化?

            楊旭:我覺得一定有變化,有很大的變化。因為路是越走越寬,不是越走越窄。我們看到所有的產業在融合,這也是改革開放40年來非常大的一個變化,行業和行業之間的界限不再那么明確,而且很多的行業都在融合。

            現在是到了考驗跨國公司的時候。技術加工這已經是40年前的模式。我們的心態一定要變,這是跨國公司要去探索的。探索對了,那這個企業就找到了新的發展空間,如果說找不到那是你自己的能力不行。

            英特爾的策略就是做正確的事兒,跟隨國家政策走。英特爾在大連、成都都有非常成功的投資和發展,我們深刻感受到了當地政府提供的高效、務實、專業、誠信的重要支持與出色合作。相信未來中國的環境會更加開放,知識產權的保護會加強,在這些方面對政府有信心。希望和合作伙伴保持長遠互信的關系,合作不是短期的,互信也是要長久的相互信任才能走得更遠,國際關系是這樣,企業之間也是這樣。

            我們目前在尋求新互補性的合作模式,這是一個雙贏策略。在產業發展過程中,哪些是跨國公司可以做得好的,哪些是中國這些企業不斷建立起來的能力,找到雙方的特征,形成互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這才是更長遠的合作模式。

            經濟觀察報:作為“改革開放”政策以來首批跨國企業的本土領導人,英特爾的職業生涯,對您個人而言意味著什么?

            楊旭:第一,我覺得這么多年來最關鍵的是信任,公司可以信任這樣一個中國背景的人,從一線的銷售做到后來管一個小團隊,后來管一個大的團隊,現在可以幫助公司未來的大的戰略策略進行一些布局,能夠這么多年下來,還在不斷給你這樣的信任,這是最難能可貴的。英特爾中國在英特爾的話語權是很強大的。

            第二,公司給你這個平臺,這個是最了不起的。你不僅可以影響到他,而且他在你去施展的時候,去做事的時候,沒有任何人來告訴我說,你怎么去做,從來沒有。我20年前回來怎么做的,總部始終是百分之百信任。

            這么多年來,英特爾延續了這樣的文化,他的連續性、穩定性以及信任的加強,我覺得是很難能可貴的。

            經濟觀察報:目前,英特爾進入了數據為中心的智能互聯時代,大力推進AI、無人駕駛、5G等領域。你認為目前最重要的工作是什么?你與團隊討論最多的問題是什么?

            楊旭:改革開放40年來,英特爾在中國30多年,跟中國真正深度融合。未來,從大的方向來說就是如何與中國深度合作。我們希望通過這些技術創新幫助實體經濟轉型升級,我們都希望在這里繼續推動落地,突破。

            對于英特爾中國而言,我們經歷了初期迅猛的增長之后,后來到了一個穩定發展期,現在到了一個很挑戰,很復雜的環境。當然路越來越多,大家想不清楚應該怎么走了,到這個時候要經歷一個惶恐期,繼續找到未來的路,再在一些新的路上去嘗試,這是一個調整期,一旦找對了,這就是一個深入合作,互相依賴,更長遠的戰略合作了。

            當然,想好方向的同時,還要為未來提前布局。首先自身要布局。

            現在每個公司都在想通過數據能做什么?英特爾想的是,以前是處理信息技術當中的數據,辦公數據,現在面臨個人數據,人工智能的訓練和推理,還有未來的加速、深度學習、神經擬態計算,量子計算等,對這些的處理是不是也要布局?

            其次要合作。這些東西不是你一個人在做,全世界很多人都在做。這個時候中國的發力點和時間一點都不滯后,我們尋求雙方都認可的共同點,我做這個,你做那個,最后加在一起,互補性很強,而且雙方都認可,這是我們現在要探索的。

            經濟觀察報:英特爾在華研發、多元化的創新合作以及革新性產品線的已有布局和未來規劃是什么?是否會有新的投資計劃?

            楊旭:我經常說永遠是要動態來看而不是靜態來看。比如說我們對外公布了和瀾起科技、清華大學共同合作的項目(備注:指2016年英特爾和清華大學和瀾起科技聯手研發融合可重構計算和英特爾 x86 架構技術的新型通用處理器)。

            以前照理說是很敏感的領域,英特爾拿一個我們的核心技術,和清華大學的IP他們開發出來了可編程架構進行對接,在我們的芯片上共同開發,做出一個可以滿足中國市場需要的安全可控的技術。這個案例很經典,說明了我們對未來的信心和展望,這樣的合作在未來很多領域,國內的創新,國內的能力,我們共同的能力加在一起真的可以起到事倍功半的效果。

            在這個領域的合作,在全球是首屈一指的。證明我們與中國的合作已經進入了“深水區”。但共同發展,不能為了深度合作而深度合作,深度合作的目標是為了在新的領域找到更大的發展空間,這僅靠英特爾一個人的力量是不夠的。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商業觀察研究部主編
            關注科技、商業、互聯網及跨國公司在華業務。擅長高端人物訪談,跨國企業深度報道和獨家采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