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巨額虧損,融資斷層 新AI創業公司究竟還值不值錢?

            馮慶艷2021-09-10 23:33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馮慶艷  任曉寧  錢玉娟  北京報道    北京初秋的一天,站在中關村標志性建筑理想國際大廈10層,可以俯瞰北京大學全貌和整個中關村廣場,這里的主人曾是ofo小黃車,如今這里是商湯科技北京辦公室所在地,商湯科技在這座見證互聯網繁榮時代的大廈租了五層用來辦公。

            而在這座大樓12層,百度員工曾于2005年那個盛夏,打開香檳通宵慶祝上市,當天股市收盤上漲了354%。時隔16年,今年8月27日向港交所遞交招股書的商湯科技,會成為第二個百度嗎?

            “AI四小龍”中,商湯科技CEO徐立心懷忐忑之時,備受波折、歷經兩年,折戟港交所后轉戰科創板的曠視科技,拿到了那張期待已久的船票,9月9日,曠視科技成功過會。兩月前,云從科技也在科創板過會,依圖科技則在兩度“中止”后變成“終止”,上市夢碎。這便是伴隨人工智能投資潮而跑出的幾頭獨角獸的近況。

            巨額的虧損、高企的應用落地成本以及同質化的技術、持續燒錢的研發投入??,AI四小龍均已披露的招股書,打破了外界對它們運營真面目一直上演的《李米的猜想》,也揭開了它們近兩年出現融資斷層的面紗。AI四小龍是大部分AI創業公司的縮影。“很多AI公司都面臨著大額的虧損,資本看不到未來,就變得謹慎了,所以融資就出現了斷層。”中國機器人網CEO趙勇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低谷期”,國金證券研究員羅露認為,機器學習、聊天機器人、計算機視覺和 FPGA加速器技術處于低谷期,自然語言處理、深度神經網絡和人工智能云服務即將結束泡沫期邁入低谷期。上市并非AI四小龍等化解困境的終極目標,“提升技術的可復用性、擴展性和安全性才能實現二次繁榮。”

            上市焦慮癥

            近幾年,人工智能領域里跑出了幾頭獨角獸公司——商湯科技、曠視科技、云從科技、依圖科技,它們被并稱為“AI四小龍”。

            在經過多輪融資后,2020年胡潤研究院對商湯、曠視、云從、依圖的估值分別為500億元、300億元、200億元和140億元。

            如今在上市路上,幾家歡喜幾家愁。云從科技此次上市準備募資37.5億元,創始人兼CEO周曦為公司實際控制人。通過常州云從等公司直接和間接持股為24.0075%,其中通過大昊創業、呂申創業和釋天投資間接合計持有云從科技0.7155%股權。

            IPO后,常州云從持股為19.78%,佳都科技持股為6.63%,云逸眾謀持股為6.40%,鼎盛信和持股為3.41%,劉益謙持股為3.28%;新疆匯富持股為2.78%,新余卓安持股為2.72%;南沙金控持股為1.88%;釋天投資持股為1.81%;大昊創業、高叢創業分別持股為1.77%。

            9月9日剛過會的曠視科技,本次上市擬募資60.18億元,“阿里系”是曠視科技背后最大的股東,合計持股高達29.41%,其中螞蟻集團間接持股15.08%,阿里巴巴間接持股14.33%;公司三位創始人印奇、唐文斌、楊沐分別持股8.21%、5.9%、2.72%;中國國新間接持股11.33%。此外,公司投資方還包括創新工場、富士康、聯想集團等。

            身為依圖科技創始人兼CEO,今年43歲的福建福州人朱瓏,近期糟心事兒比較多。年初CTO顏水成博士被傳離職,今年6月,集團將要裁員的消息又被曝出,在上市折戟之后,依圖科技開啟了斷臂求生之路,近日被報道已將曾經重點發力的醫療業務相關資產出售,接盤方為深睿醫療。經濟觀察報記者向AI醫療行業內人士求證,得到確認在出售的消息。

            依圖科技用自身經歷,警醒著其他AI創業公司。“不少AI公司割了不少投資人的韭菜,很多VC因為虛榮心想要參與AI項目,導致AI公司估值膨脹,”李開復去年的一句話道出了AI圈里的虛假繁榮。

            作為啟明創投創始主管合伙人,鄺子平在風險投資領域有長達22年的經驗,投資過的數百家企業中,光是人工智能領域的項目就有云之聲、優必選、曠視等。

            素有“雙子星”之稱的曠視科技創始人印奇和聯合創始人唐文斌,早在一年前與鄺子平進行過一次對話。

            期間,談及對曠視這類創業公司的投資,鄺子平說,“早期的AI項目出來,大家的熱情都非常高。”他形容當年的自己“比較傻”,只要帶著“AI”字眼的創業者找過來,往往會“給個比較高的估值就投了”。

            不過,幾年光景過去,回看整個人工智能產業的投資環境,已然不同以往。

            投資正變得更謹慎和理性。鄺子平這樣身處投行視角的人覺得,當下大家并不會懷疑AI“有沒有價值”,反倒是會疑問,新的AI創業公司究竟還值不值錢?

            在趙勇眼里,從2018年開始至今三年間,AI四小龍便不同程度出現融資斷層的現象。商湯科技2014年成立后,四年間完成9輪融資,2018年之后的三年間僅獲得3輪融資。2011年成立的曠視科技和2015年成立的云從科技,最新的一次融資已經在兩年前的2019年。2012年成立的依圖科技,雖然在2020年有一輪新融資,規模為3000萬美元。但2015至2018年間,每年至少一輪融資,且投資機構有紅杉資本、高領資本、云鋒基金輪番上陣的豪華陣容。與之前相比,2019年之后依然顯得有些落寞。

            在量子位聯合創始人李根看來,“這是必然的。”尤其在產業進入落地期后,投資機會自然會收縮,“要么是很大規模的錢,要么就是很垂直的機會。”他發現,沒有那么很早期的投資機會了。

            商湯科技成立不到三年,先后拿下了IDG、StarVC、鼎暉投資、萬達集團以及高通的6輪融資,估值甚至高達35億美元。“那時,并不是誰想投就能投進來的。”李根如是說到。

            事實也確實如此,那之后可以斥巨資加注商湯科技的,也只能是阿里巴巴、軟銀愿景這樣的“巨頭”機構了。

            這符合整個中國AI行業融資規模與投融資數量的曲線變化,據 IT桔子與深圳市人工智能行業協會統計數據,在2013到2018年整體快速增長之后,2019年出現45%左右的顯著下滑,雖然去年投融資金額恢復增長,但投融資數量顯著下降。

            與之相伴隨的是,截至2021年,中國AI初創企業數量已連續四年下降,AI領域投融資頻次連續三年下降,億歐數據最新統計顯示,中國有69%的人工智能企業成立于2014-2018年間。

            產業趨冷之下,高估值的AI四小龍,已騎虎難下,只有上市這華山一條路可走了。

            “人工智能應該回歸到一個比較理性的狀態,回歸到市場本身,技術能不能給客戶帶來增值,要回歸到這個邏輯范圍內,”趙勇認為,“資本不應該把人工智能炒熱,以往被資本盯上的不少行業,要么被搞死了,要么被搞垮了。”

            羅露認為,資本市場早期對于人工智能行業回報周期過于樂觀,以及市場對當前創業型 AI公司商業落地和變現模式存疑,是其近兩年資本市場遇冷的主要原因。

            學院派遭遇實力派

            印奇恐怕永遠忘不了9月9日這天,因為歷經兩年波折,曠視科技科創板終于成功過會了。

            AI四小龍的創始人都是“從實驗室里走出來的學院派”,幾乎都為80后(只有朱瓏是1978年出生的),高學歷、有技術基因且都有光鮮的履歷。

            其中,曠視科技印奇是年齡最小的,1988年出生于安徽蕪湖。商湯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徐立也是80后,上海人。云從科技周曦是1981年12月出生于四川內江。四人當中年齡最大的是,1978年出生于福建福州的依圖科技朱瓏。

            有意思的是,麻省理工學院博士湯曉鷗創辦了香港中文大學多媒體實驗室,該實驗室有計算機視覺界的黃埔軍校的美譽,徐立和湯曉鷗教授是商湯科技合伙人,商湯初期的技術團隊也大多來自該實驗室成員。

            無獨有偶,依圖科技的聯合創始人朱瓏和林晨曦是高中同學,朱瓏曾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統計學博士,期間師從AlanYuille教授(計算機視覺學界奠基人之一,也是霍金教授的得意門生),被媒體稱為“霍金的徒孫”。

            曠視的印奇、唐文斌、楊沐,則同為清華“姚班”出身的三個年輕人,姚班即清華學堂計算機科學實驗班,由世界著名計算機科學家姚期智院士于2005年創辦。“AI國家隊”云從科技創始人周曦出自中國科學院重慶研究院,而云從科技的前身,也是由中科院最大的人臉識別研究團隊孵化而成。

            “從實驗室里走出來的學院派”,四位創始人的風格極為相似,在趙勇看來,這符合人工智能投資熱期間資本看中的“賽道、團隊和未來”,然而如今資本更看重AI四小龍商業模式何時跑通。

            虧損是AI四小龍此時的共同特征,依圖科技自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累計未彌補的虧損達72.20億元;自2018至2020年,云從科技三年累計虧損25.79億元;曠視科技三年累計凈虧損為127億元,另外,曠視在招股書中預計2021年上半年,其凈虧損為18.58億元;2018-2021年上半年,商湯科技累計虧損243億元。

            虧損是人工智能創業公司的一個普遍現象。2020年底,人工智能產業創新聯盟秘書長安暉發表的報告顯示,全球近90%的人工智能公司仍處于虧損狀態,中國AI產業鏈中90%以上的企業也處在虧損階段。

            從營收來看,2018年至2020年,商湯科技的營收是四小龍中最多的,分別為18.53億元、30.27億元和34.46億元,2021年上半年營收大漲超九成。曠視科技2018-2020年的營收分別為8.54億元、12.60億元和13.91億元;同期另外兩小龍,年營收不足10億元。

            研發費用支出成為AI四小龍同期營收占比的大頭,其中曠視科技在2018至2020年研發費用占同期營收比例均穩定在70%以上。商湯科技和云從科技的研發投入,則呈階梯上升趨勢,商湯科技2021年上半年,研發投入甚至超過了營收。云從科技在2020年也占到當期營收的近77%。

            學院派的AI四小龍,面對有“小華為”之稱的??低暤刃袠I實力派,需要補的一課就是如何降本增效。

            羅露認為,AI四小龍持續虧損的原因之一在于人力成本過高。特別是高度定制化的碎片場景,需要較多人力投入,導致人均效益低。經測算,AI行業人均費用約50萬,與人均收入相當。

            ??低曋阅茉诎卜佬袠I跑通 AI商業模式,一方面是安防行業數據量大、業務場景明確,另一方面是人效優勢疊加規?;?,使公司將“成本三低”做到極致:平均人力成本低、運營和銷售成本低、產量擴大后邊際成本低。“隨著 AI人才供給增加,人力成本下降,AI技術公司盈利和變現能力提升,或能改變行業結構,使行業拐點前。”羅露稱。

            AI生意越來越重

            字節跳動成立9年,便成長為可以挑戰騰訊的新貴巨頭,在復旦大學智能機器人研究院副院長張文強看來,這與其人工智能技術算法的運用有著密切的關聯,“字節跳動也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它比較幸運地瞄準了短視頻、信息流這兩個賽道,商湯科技等AI四小龍就沒那么幸運了,這些AI創業明星公司涉足的金融、安防、零售、醫療、教育、自動駕駛等賽道,目前都無法與之相媲美。”

            “目前階段AI底層算法創新已經趨緩,技術到達一定程度后,如果沒有顛覆性的創新產品大概率會趨同,這種情況下,結合行業需求就尤其重要。”投資過商湯、地平線、云知聲等多家AI公司的勢乘資本合伙人劉英航告訴記者,現在AI技術不再是某個公司獨步天下的絕技,而是像十年前的移動互聯網技術與傳統行業結合一樣,AI已逐漸成為一種標配,“你有別人沒有的絕對技術壁壘,其實比較少。”

            AI四小龍的發展經歷,印證了技術進步放緩的過程。久謙中臺研究員王海從2017年關注AI行業,他記得,最早期,AI四小龍是安防行業的主力AI技術公司,??低暫痛笕A等設備公司只能賺硬件的辛苦錢。但到了后期,硬件公司自己組建AI團隊,也可以很快做起來,于是四小龍的生意就不那么好做了。

            羅露看到,AI產業鏈上下游“群雄逐鹿,多有布局”,包括以BATH為首的科技巨頭、字節跳動等互聯網公司、AI四小龍為典型的AI算法提供商,寒武紀等創業公司獨角獸作為 AI芯片提供商,以及??低?、大華股份、科大訊飛等綜合解決方案提供商是行業的核心參與者。

            “未來四小龍可能更像以前的IBM,就是幫別人做咨詢,做集成服務這樣的公司,因為它們核心的技術能產生的價值,已經支撐不了它們目前的估值了。必須朝著這種大集成商的方向前進。”不愿具名的某人工智能公司相關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說。

            以AI四小龍均有涉足的安防領域為例,盤踞著??低?、大華股份等龍頭企業。“四小龍比我們這些專注細分領域的企業面臨更大的競爭,技術競爭已經是次要的了,更多的比拼,是渠道能力、實施能力、交付能力、物流能力等等”,中科智云CEO魏宏峰對記者稱。

            劉英航向記者表達了判斷,AI行業很難形成互聯網行業BAT等一樣的平臺型公司,因為一個單一的AI功能很容易被競爭對手替代。AI要與各個行業場景結合,更有可能出現華為、??低暤戎丶夹g、重場景,比較擅長行業縱深的企業,這些領域也更容易形成多家并存、百花齊放的競爭格局。

            互聯網大公司的AI生意也正在越來越重。一位接近百度的人士告訴記者,之前,即使百度AI論文質量獲獎,專利數量全球前列,AI技術國內領先,其平臺型的AI生意仍不好做,被市場認為“有未來,卻沒有現在”。直到百度有了小度音箱、無人駕駛出租車、百度智能云,把AI技術落地后,才逐漸得到認可,有了今年上半年股價沖破1000億美元的高光時刻。

            未來的機會

            在互聯網大公司中,阿里、騰訊、百度、字節跳動都已投入AI多年,百度更是自稱是一家“AI公司”,將AI視為未來。在創業公司中,醫療、餐飲、金融等細分市場已有上市的AI公司,市值在100億元左右,不算大,但已經成為市場中流砥柱。

            同時,羅露認為,全球主流技術大多處于泡沫到低谷期的過渡階段,小樣本學習是重要發展方向。

            中科智云誕生于2018年,就是小樣本學習方向,“一個建筑工地每年安全事故很少,所以樣本量也小,我們團隊追求的是認知端的智能,就是在數據缺失的情況下做出判斷。”魏宏峰說。

            根據久謙中臺調研,從去年開始,雖然AI四小龍為代表的AI公司在資本市場遇冷,但是,這并不意味著整個AI行業遇冷。王海對一家做AI內容審核的公司印象深刻,這家公司提供AI技術,幫內容平臺做音視頻、圖像與文字內容的審核,“平臺對內容審核有非常強的訴求,并且愿意為了高精度去支付一定的議價,這家公司專注在這個小賽道,不斷積累信息數據,這種技術壁壘是可以持續的。”

            鄺子平認為,人工智能應用已進入了“工業化大生產”時代,如今千行百業都在使用AI技術進行轉型升級,只是節奏不一,但最終是要“趟出一條可復制、被認可的路線”。

            “整個產業進入了春夏秋冬的四季周期交替。”李根稱:AI安防領域“已經進入深秋,資本開始檢驗各家的御寒水平”,而AI醫療剛剛告別熱夏,結束了“各路資本扎推,紛紛下場押注”的時候。

            李根更看好AI生物領域,“才剛剛步入春天”,他認為這類新興技術在開始階段將會是春暖花開,VC/投行們在此期間多會躍躍欲試。當然,聚焦全產業的話,“技術創新草莽生長的階段已經過去了。”

            王海毫不掩蓋他對AI未來趨勢的信心,“它本身的價值創造非常明確,另外非常明確的一點是,近幾年,企業主對AI這種降本增效的產品的付費意愿在增強,這說明AI價值是一定存在的。”劉英航也有同樣的觀點,“AI最適合的是有海量需求的重復勞動場景,解放重復枯燥的人力勞動。自動駕駛、物流配送、服務機器人、智能客服等場景,都是這個邏輯。這個大邏輯之下,找場景應用的機會很多,AI是未來解放生產力的重要工具。”很多傳統行業,都有可能是AI大放異彩的領域,比如餐飲行業、農業、工業等重要行業。

            今年7月,記者在上海西門子工廠見到了AI對于效率的提升。當時,西門子身穿灰色工服的工程師向記者感慨,以前,一條流水線需要80個工人,用5天時間干完活?,F在,引入AI機器人之后,10個工人花2天時間就能做完。并且培訓時間縮短了,新來的工人,2小時就能上手干活。一家服裝企業的負責人也提到,AI機器人應用的空間很大,應該在現有規模的10倍以上才夠用。

            目前,包括AI四小龍在內的AI公司,都還沒有真正打開制造業工廠的大門,如果中國的制造業都開始AI化,會是多大的市場空間?

            王海沒有給出具體數據,不過他認為,至少足夠長出幾家千億市值的AI公司了。目前,制造業還沒有完全接受AI,除了市場認知外,還有一些技術瓶頸。比如有的老板會擔心公司數據安全,這些技術上正在解決中。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螞蟻金服有團隊,騰訊微眾銀行也有團隊,還有一些創業公司都在研究隱私計算技術,這項技術突破后,可以讓數據本身不被交易的同時,還能發揮數據的價值。這將提高數據安全性,有助于AI技術落地到更多的行業,而不是僅僅局限在當下少數幾個安防、金融場景。

            制造業和安防之外,AI已慢慢滲入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中。家里的掃地機器人,手機里的短視頻,外賣點的餐,住酒店時的人臉識別,打車時的路線規劃,背后都是AI,衣食住行,無所不包。

            但不可否認的是,現在仍然沒有那種震撼人的,讓人感到驚艷的AI產品,就像2010年微信出現后,大家就知道了,原來這就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APP。

            劉英航認為,AI應用一個重要的大規模落地領域可能出現在汽車行業。他發現身邊朋友,嘗試過帶有相關自動駕駛系統的新能源汽車之后,就不會再考慮買傳統汽車。

            8月18日,百度展示了一輛“汽車機器人”,可以看做是AI應用到汽車領域的終極可能之一。這輛車沒有方向盤,不需要任何人工駕駛,乘車的人可以躺在里面睡覺,然后睜開眼后,目的地到達了。

            這樣的汽車百度只推出了概念款,什么時候能真正普及?也許并不會太遙遠。李彥宏提到3年內百度會推出自己的智能汽車。劉英航認為,任意路徑的自動駕駛可能還很遙遠,但多點對多點的自動駕駛離我們很近。

            即使智能汽車,其實也只是AI一個小領域。“現在AI仍只是解決某個具體賽道的問題,處在只解決非常小的場景的狀態。大部分AI目前還沒有真正創造應有價值。”王海認為,當下的AI,仍是非常不智能的狀態,在漫長的AI路上,現在只能算是剛剛起步。

            更深層次的AI,會不會是美劇《西部世界》中的仿真人,或是《頭號玩家》中的虛擬世界,還是其他想象都想不出來的事物?在目前的技術框架下,這些AI都還很遙遠?;氐浆F實,調研機構IDC估算,2020年全球人工智能市場規模約1565億美元。在國內,《2020中國人工智能產業白皮書》數據是,2020年人工智能行業核心產業市場規模超過1500億元,預計在2025年將超過4000億元。中國人工智能產業市場發展潛力巨大,未來中國有望發展為全球最大的人工智能市場。

            跟蹤調研AI市場4年后,王海告訴記者,現在AI公司們還有三個方向可以嘗試,一是技術壁壘可以不斷夯實的細分市場,比如做AI審核。二是可以幫助解決整個AI產業數據獲取痛點的賽道,比如研究隱私計算技術。三是幫助解決數據清洗及建模工作中重復性工作的賽道,比如做自動化數據標注。在當下,這些方向仍有機會。至于更深層的AI,仍需等待底層技術突破。(實習生鄭蘅夏對本文亦有貢獻)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主任
            關注TMT(科技/媒體/電信)領域的重大事件。擅長調查、深度及人物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