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專訪《個人信息保護法》參與起草專家張新寶:合規成本會提高,但企業沒有必要擔憂

            沈怡然2021-09-11 09:00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沈怡然 《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信息保護法》(下稱《個人信息保護法》)將在11月1日落地實施,這是中國首部針對個人信息權益進行保護的法律。該法與已施行的《網絡安全法》、《數據安全法》,共同構成了中國網絡法律體系的“三駕馬車”,管控之嚴,堪比歐盟GDPR(《通用數據保護條例》)。

            9月3日,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張新寶。張新寶專注民法領域,多年研究個人信息保護,全程參與了《個人信息保護法》的立法工作,同時,還參與民法典編纂工作,擔任中國法學會民法典起草領導小組成員和侵權責任編召集人。

            張新寶表示,關于個人信息和隱私保護的法學研究,已經在學術界醞釀多年,終于在2018年開始形成立法。中國的互聯網經濟發展深入,智能硬件、算法技術已經平民化,個人信息的收集和處理變得更為普遍,同時,數據處理者侵害個人權益的問題,變得越來越突出。

            疫情期間,個人信息再一次被大面積采集和處理,令決策者看到了保護個人信息的必要性,加速推進了立法。

            該法主要針對個人信息的處理活動。個人信息,包括個人的身份、消費、金融信息等,以及人臉、語音等生物信息。個人信息的處理,包括收集、存儲、使用、加工、傳輸、提供、公開、刪除等。

            該法落地后,個人因權益受害可去投訴個人信息處理的侵權者,不再是無法可依,還對人臉識別監控、用戶畫像、算法歧視等行為特別進行了規范?!秱€人信息保護法》的適用范圍,并非針對某一類特定企業,凡進行個人信息處理的企事業單位、國家機關均在其中。

            張新寶表示,新法落地后,信息處理者的責任和義務、合規成本必然會提高,但也是走向合理規范的一個過程。過去互聯網經濟的野蠻生長,已經給公眾帶來許多問題,國家必須要將其控制在一個正確、健康的范圍內去發展,讓它不僅高速發展,還能健康發展,這也是立法的初衷。

            經濟觀察報:《個人信息保護法》醞釀多年,是什么契機推動了它的出臺?

            張新寶: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公共場所大面積應用人臉識別監控設備,企業采用大數據決策,有的甚至是濫用這些技術,同時,政府通過健康寶、行程碼等手段采集個人行動信息。其中很多信息對個人是高度敏感、涉及人身安全的。在這個過程中,數據處理者侵害個人權益的問題,變得越來越突出,這讓決策者意識到及時保護個人信息的必要性。

            經濟觀察報:這是否也是立法的基本初衷?

            張新寶:是的,個人信息保護在2018年之前處于基礎理論研究階段,到2018年開始形成法律框架,始終在關注數據處理者侵害個人權益的問題。在2018年,我們發現,互聯網經濟開始深入到社會經濟的每一個角落,智能硬件和算法技術正在變得平民化、普遍化,甚至變得廉價。這一過程中,國家機關和企業大量收集和處理個人信息,也成為了一個普遍現象。

            市政運用監控技術加強城市管理,一些頭部企業還承擔了信息基礎設施的角色。

            從產業來看,互聯網經濟中的頭部企業,掌握了個人的消費信息、信用信息、金融信息,甚至還將信息打包提供給第三方;它們運用數據進行自動化決策,收集得信息越多、處理得層次越深、越有利于產品和服務。但是,這會對個人安全造成極大威脅。

            經濟觀察報:決策者的推動下,該法的出臺是早于業界預期的?

            張新寶:并不是比原計劃要早,當初并沒有規定出臺時間,只是疫情后推進的速度更快。從2020年10月至2021年6月,國家僅用10個月時間完成了法案的一審到三審,原本可能于今年6月正式公布,考慮到時間點與《數據安全法》重合,以及該法修改的難度,就延后至8月公布。

            經濟觀察報:簡單來說,該法是如何保護公眾個人利益的?

            張新寶:《個人信息保護法》對個人信息進行分級分類,分為敏感和一般,成年人和未成年人,不同分類保護程度不一樣。簡單說,就是強化對敏感信息的保護,尤其是對不滿14周歲未成年人個人信息的保護。

            不同信息對個人影響不同。例如“我叫張新寶,是人民大學教授”屬于一條標準的個人信息,法律生效后,數據處理者仍可長期保存和應用。但是,我在哪個銀行賬戶有存款、資金往來,則屬于敏感信息,法律生效后,原則上數據處理者不能收集這些信息。如需處理需要經本人單獨同意,而且只能用于特定目的,用完后不可用到別處或出現泄漏,否則就屬于違法行為。

            經濟觀察報:對人臉、聲音等個人生物信息的保護,法律也作出了什么規范嗎?

            張新寶:人臉識別是本法規范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相對于歐盟GDPR法案的特色之處。法律規定,人臉等生物信息屬于敏感信息。簡單說,對于人臉信息的收集和處理,要有合法依據,目的必須是服務公共安全;同時,信息處理者還要提供替代措施,比如工作單位考勤,不能強制性要求員工進行人臉圖像采集和比對,對拒絕者,要有提供身份證核對等一些替代措施。

            之所以將人臉識別納入管控,是看到在人工智能技術的進步下,人臉識別首先在中國實現了大規模應用。以人臉識別為代表,法律傳達了對整個生物識別技術的規范,還包括虹膜識別、語音識別、指紋識別、血型識別等,只是沒有一一列入條文進行列舉。

            經濟觀察報:若被機構侵害權益,個人可以起訴嗎?

            張新寶:原則上可以,但實際上一些情況下起訴對個人可能是不經濟的?!秱€人信息保護法》最新規定,若侵權情況嚴重,可以提起公益訴訟。針對違法處理個人信息的行為、受害人人數眾多,個人可向三大類機構進行起訴,包括人民檢察院、法律規定的消費者組織、由國家網信部門確定的組織。這些機構再針對性地提起個人信息保護公益訴訟。過去,個人通常也是采取投訴的辦法,但如今更做到了有法可依。

            經濟觀察報:作為數據處理者,該法會對企業產生哪些影響?

            張新寶:最大的影響是企業合規成本會提高。要達到《個人信息保護法》合規標準,企業首先要具備相應的能力,需要增加法務、安全方面的人員配置和相應機制,還要接受網信部門定期或非定期的監管,這些都會對企業生產經營造成影響。

            其中頭部企業承擔了更多責任和義務。法律在二審稿中又加入了一些條文。其中一項是在今年年初,我作為專家向立法部門提出的,簡單說,提供重要互聯網平臺服務、用戶數量巨大、業務類型復雜的個人信息處理者,相比一般企業,要做到更高標準的信息合規處理,同時,還要明確平臺上商戶企業的合規。

            例如,電子商務企業的平臺上,有成千上萬的小商戶,政府無法一一進行管理,法律將管理義務交由平臺企業,大企業要制定相應的平臺規則,且公正、公平、公開地對小商戶進行規范。

            經濟觀察報:法律對政府和事業單位作出了哪些規范?

            張新寶:對事業單位的規定和對企業一樣。對政府的規定有所區別,比如國家機關采集個人信息,需要有特別的法律依據,需要組織專門機構處理信息,并保證信息的安全;另外,國家機關不適用公益訴訟。健康寶和行程碼是有法律法規依據的,政府的責任是要保證數據安全,待疫情過后停止使用這樣的個人信息,進行后續的處理和銷毀。

            經濟觀察報:作為立法參與者,您如何回應產業對該法的一些關切、甚至擔憂?

            張新寶:其實立法前專家組就評估過法案的產業影響,也按照民主程序,征求頭部企業機構的意見。我認為,企業其實是沒有必要擔憂的。首先,法律的監管,并非針對某個行業或者某個企業,所有企業的成本都在增加,是在平等基礎上進行競爭的;其次,很多產品和服務都沒有統一定價,企業可以通過定價機制來化解成本。長遠來看,合規對企業發展是有利的。做到合規,處理信息的質量更高,也是一種信譽的保證,方便企業之間的交易,以及出海做國際生意。

            經濟觀察報:根本上說,這部法的價值導向是什么?

            張新寶:立法的目的是多維的,首先是保護個人信息,但不單是保護,還是規范個人信息處理活動,促進個人信息的合理利用。如果在數據的收集、處理過程中不會傷害公眾,那么經過處理的個人信息數據仍然是科技創新、經濟發展的“原料”,國家也對企業創造的財富予以保護。

            之所以前幾年立法進展稍慢,是和產業發展水平有關。法學家的認識應該超越他人走得更前,但法律永遠是走在經濟發展的后面,只有等到產業發展到一定程度,再運用法律加以規范。

            這部《個人信息保護法》,代表了價值取向、法律制度基本框架,具體到如何實施,需要大量的配套細則。細則主要由網信管理部門制定,目前已經公布了一些,但是還有內容尚未處理完善的。即便到11月1日正式實施,配套細則也未必制定完全,其間也要向各方征求意見,工作還在持續中。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關注硬科技領域,包括機器人及人工智能、無人機、虛擬現實(VR/AR)、智能穿戴,以及新材料領域。擅長企業深度報道及上市公司分析報道。發現前沿技術、發展趨勢投資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