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首席觀察】保險巨頭,困在NBV

            歐陽曉紅2021-09-11 10:02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歐陽曉紅 姜鑫

            NBV何時企穩?A股保險巨頭的憂傷一點點彌漫開來,甚至出圈……

            前有中國人壽原員工舉報造假,后有中國平安員工實名舉報;追本溯源,制度設計上,可視之為代理人機制變革大背景下矛盾的激化;技術上或許可歸結于NBV(新業務價值)之困——增長乏力了。

            “壽險行業正處在陣痛期”“壽險改革正如火如荼,請給我們時間”“短期面臨一定程度的轉型困難”……被稱為保險業增長引擎的NBV持續下滑,A股幾大險企巨頭在訴說“難”之情景。

            資本市場亦折射出這一窘境。截至到2021年9月10日,保險股跑輸大盤,龍頭中國平安領跌,跌幅達-39.44%。

            就此,“13個精算師”稱,在近十年資本市場股票收益率的統計期間,尚屬首次。但初步來看,平安PEV(股價和內涵價值的比值)跌破1,達到0.68,這一估值相對安全且具有吸引力。

            中國平安已連續數日大手筆回購,公司董監高持續增持;據同花順數據顯示,監事顧立基、董事長馬明哲等8月27日至9月7日累計增持21.68萬股,成交均價51.67元/股。9月8日,中國平安報收51.95元。這較近期低點的48.88元,反彈6.2%,但較去年高位的94.62元,降幅達45%。

            無怪乎中國平安總經理、聯席CEO謝永林會說,作為職業經理人、作為上市公司高管不評價股價;但是可以表態該如何干活。他堅信把業務做好了,股價應該上去。

            投資者也會這樣想么?其眼中的保險股無虞嗎?這或許取決于資本市場看重的“新單保費、新業務價值率和新業務價值(NBV)”等指標是否企穩——它們昭示公司業績增長能否可持續。

            但至暗時刻也會有光。此過程中,當五家A股上市險企無一例外遭遇NBV滑鐵盧時,H股中國太平(0966.HK)、友邦保險(1299.HK)卻表現亮眼。

            上半年,中國人壽、平安壽險、太保壽險、新華保險、人保壽險的新業務價值分別為298.67億元、273.87億元、102.31億元?40.90億元?24.12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9.0%、11.7%、8.9%、21.7%、25.2%。

            再看中國太平,2021年上半年,公司境內壽險原保費同比增長3.7%,太平人壽新業務價值38.36億港元,同比增長41.7%,人民幣口徑同比增長29.1%,新業務價值率同比提升4.2個百分點,個險、銀保四項繼續率指標保持行業領先。

            “中國內地市場繼續成為集團新業務價值最大貢獻者。”友邦保險稱。其中報顯示,新業務價值增長22%至18.14億美元;除香港外,所有報告分部的新業務價值均超出疫前水平;內涵價值權益為701億美元,較2020年12月31日上升5%;稅后營運溢利上升5%至31.82億美元等。

            對此,友邦保險集團首席執行官兼總裁李源祥表示,友邦保險締造22%非常強勁的業務價值增長,而我們所有主要財務指標均有所上升。很高興所有報告分部(除香港外)的新業務價值均超出2019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前的水平;惟旅游限制繼續影響香港業務來自中國內地訪客的銷售。

            李源祥說,友邦持續增長的高質素有效保單組合支持稅后營運溢利及期內產生的基本自由盈余增加。內涵價值權益和股東分配權益均創新高,而自由盈余的大幅上升及集團當地資本總和法覆蓋率達412%,反映友邦的財務狀況非常強勁。

            此時,距李源祥自2020年6月1日履新友邦集團CEO,不過十五個月,中國保險業已“今非昔比”:一年前的A股上市保險公司可謂香悖悖,那時的上市保險公司備受資本青睞,股價悉數創下歷史新高。

            而加入友邦后的李源祥之壓力并不輕松。在2017年黃經輝上任友邦集團CEO后,友邦保險就一直處在快速增長中。若將友邦2019年上半年度財務業績與2017年上半度年度比較,會看到,其新業務價值增長42%至22.75億美元,而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稅后營運溢增加30%至28.98億美元。與此同時,公司內涵價值權益增加26%至614億美元。

            “我們專注進一步以科技推動業務發展,顯著提升我們面對持續的疫情控制措施時之堅韌力。與2020年上半年比較,‘最優秀代理’的代理生產力和活躍代理人數均有所增加。我們的百萬圓桌會注冊會員人數增加25%至超過16,000名,并且連續第七年成為全球擁有最多百萬圓桌會注冊會員的公司。”李源祥稱。

            近30年過去,1992年將保險營銷員制度引入中國保險業,并培養了中國第一批精算師、核保師的友邦保險——似乎又在身體力行“精英模式”。此一時彼一時,彼時的中國市場處于“粗放式”、“人海戰術”規模致勝的發展階段,推動“卓越營銷員策略”似不現實。而中國保險行業代理人隊伍清虛的此時,友邦保險打造精英營銷員渠道之主動升級——則可為其搶占市場先機“加分”。

            細觀之,友邦保險當下轉型升級的“殺手锏”或是AIAU培訓體系。“U”意指“You”,亦代表“Universi-ty”。2020年下半年進入保險代理人轉型升級的友邦保險,將2021年視為轉型升級的重點年份,推出了AIAU培訓體系。

            當A股保險巨頭困于NBV疲軟,苦于“增員難”之際,這家率先將壽險營銷員制度引入中國內地的保險公司能否樹立典范,亦步亦趨重塑代理人形象——將過去所謂的“跑街先生”轉型升級為“保險專家與顧問”?

            行至今日,行業之所以面臨諸多困境,很大原因也在于需求與供給的不匹配、銷售場景與銷售模式的錯配、甚至經營模式與行業趨勢的錯位。保險服務并非只是產品推銷與業務承保,而是從承保開始,就與客戶建立聯系,為之提供專業化、價值化的健康管理與財務咨詢服務。換言之,保險代理人將成為陪伴客戶一生的財富及健康管理伙伴。

            若以此行業趨勢標準對照之前的中國千萬保險代理大軍,不難理解,A股保險巨頭們的長吁短嘆,怎一個“難”字了得。

            所幸,2021年中期報告之后,前期表現“萎靡”的五家保險股之走勢日趨向好;市場觀點稱,是否應該“珍惜50元的平安”、“抓住30元/股中國人壽的投資機會”呢?

            而截至9月9日,A股五大上市保險的公司股價分別為:中國平安(51.62元,-0.64%)、中國人壽(31.43元,-0.85%)、中國人保(5.32元,-0.19%)、新華保險(42.99元,+0.21%)、中國太保(28.15元,-0.04%)。

            “一是行業中報整體表現不錯,二是調整基本到位,出現技術性反彈;或將迎來估值修復。”一位私募人士如此評價保險股后市。

            其實,如果純粹從中報來看,“13個精算師”認為,平安仍然有好看的一面:如個代新單已經企穩,同比增長4.9%;平安在有效業務價值、剩余邊際規模方面仍然位居第一,新業務價值率雖有下降,但仍然處于行業領先水平。

            但平安不太好看的一面,主要是:踩雷華夏導致投資收益大幅縮減,凈利潤大幅度下滑,被國壽反超;同時導致ROE指標領先優勢也不復存在,而受壽險改革影響,代理人數量仍在下滑。新業務價值率下滑5.5個百分點,連累導致新業務價值規模萎縮。

            而“PEV跌至極具吸引力的區間”、“華夏幸福計提減值2/3”、“個代新單業務企穩,正增長4.9%”這三點則被視為中國平安的積極信號。

            PEV為公司股價與每股內含價值的比值,詮釋市場對公司價值的估值狀況。由此,13個精算師認為,因為平安股價大跌,PEV值很有吸引力。

            通過對比近三年(截至2021年9月2日)上市保險公司的PEV,“13個精算師”指出,PEV值遠高于其他六家上市公司的友邦保險顯得“鶴立雞群”;總體上,中國平安PEV值次之。如果單從2021年數值來看,則是友邦保險2.11>中國人壽0.76>中國平安0.68>中國太保0.56>新華保險0.53>中國太平0.16。

            另外,13個精算師對近十年七家壽險公司所屬上市公司的年度股票收益率進行匯總計算后發現,即使加入了友邦保險,中國平安也曾3次領漲,中國人壽的2次領漲。

            結合PEV值來看,“中國平安積累了雄厚的剩余邊際,但由于新業務‘增長’乏力,資本市場可能出現了過度反應。”13個精算師指出。

            新業務“增長”乏力之痛并非中國平安一家,困在NBV的保險巨頭該何去何從?

            中泰證券認為,平安壽險2021上半年NBV同比下降11.7%至273.9億元,主因是長期保障新單同比下降43%,長期保障占壽險整體NBV的比重已經由19年同期的60.2%下滑至當前的34.1%;

            此外,在中泰證券看來,平安壽險改革項目在局部的試點和表現未能扭轉隊伍的整體質態,壽險代理人數量較年初下降14.3%至87.8萬人,活動率較同期下降9.1%至43.9%,考慮到代理人收入同比下降至13-14年水平的5889元,且當前仍處在清虛階段,預計年底代理人數量可能會在60萬左右;

            平安上半年推出的“保險+”產品策略暫時未能彌補重疾產品的價值缺口,一方面是能夠清楚講解健康管理權益的高素質代理人占比仍然不高,另一方面當前壽險的健康管理方案大部分是集團內部自建,好醫生等其他子公司有自身銷售目標,因此對客戶依然是銷售導向而非服務導向。中泰證券預計,高門檻的養老社區對壽險的NBV有一定拉動效應,同業的經驗顯示養老社區占整體NBV的比重在10%-15%區間;

            “考慮到下半年壽險代理人數量將繼續承壓,且高端養老未能完全彌補重疾的價值缺口,我們判斷壽險NBV的企穩還需要一定時間。”中泰證券稱。

            從幾家保險公司的中報中,亦不難發現,發展“引擎”失速的事實。在中國平安的業績發布會上,公司執行董事兼聯席CEO陳心穎回答媒體提問時稱,整個行業代理人規模下降了20%。更有公司高管透露,擠出水分后,昔日900萬代理人大軍或只剩400多萬。

            陳心穎表示,上半年NBEV(新業務內含價值)的下滑主要是兩個因素,即產品結構的因素,今年一季度的開門紅儲蓄產品占比比較多,所以有產品結構短期的調整;其次是個人代理人的轉型,我們在整個轉型當中把一些低質量的替換掉,所以整體代理人人數有下降。

            而對于公司及行業新業務增長停留低位的問題,蘇恒軒表示,今年上半年,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的不確定、不穩定的因素比較多,雖然中國經濟在疫情之后是實現正增長的最大經濟體,但是國內經濟的恢復仍然很不均衡,基礎很不牢固。同時,居民的消費意愿降低,在疫情的影響下,居民對長期大額支出,以及非必要的必需品方面的開支更加謹慎,所以整個壽險企業都面臨著很大的壓力。

            不過,蘇恒軒指出,盡管面臨不利因素,我們始終認為當前面臨的短期挑戰僅僅是行業結構和與新的供求平衡形成的陣痛期。仍然看好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穩中向好的發展態勢。同時,國家最近出臺了一系列有利政策,這些政策也有利于保險業的發展。

            展望未來,中國人保也表示對中長期保費持續增長充滿信心。雖然短期面臨一定程度的轉型困難,但從長期來看,發展空間很大,后市可期。

            縱然信心滿滿,若“基礎設施”建設未夯實,地基不牢,行業大廈構建恐無從說起。

            而人身險公司說千道萬,仍是“渠道為王”。按照保險老將萬峰的話說,壽險經營無非就是增長模式、渠道建設、隊伍建設和服務體系建設這幾件事。將這幾件“基礎設施”做好了,壽險公司的經營也就“容易”多了。“有自己掌控的銷售渠道,還擔心業務發生大的波動嗎?有較強銷售能力的營銷隊伍,還擔心市場難做嗎?”萬峰反問。

            自1982年開始恢復至今,中國人身保險業已成為世界第二大保險體。在萬峰看來,40年,保費增長上大體上經歷了三波發展時期。即1982年-1999年,簡單產品到傳統產品發展時期;第二波,2000年-2013年,投連、萬能、分紅型產品發展時期;第三波,2014年-2018年,中短期存續產品發展時期;從2019年至今,正處在向第四波的過渡期;第四波,2021年-20**年,將是養老年金、健康保險產品發展時期。

            若前三波是“市場理財需求導向+公司追求資產規模導向”成就了行業的發展,那么第四波的行業發展,將是以政府導向、在服務國家社會保障體系建設大局下,為滿足社會大眾對養老、健康保障需求提供補充保障服務的發展時期(政府導向+養老、健康保險)。

            還記得十年前的行業低谷嗎?當時,人身險市場發展陷入瓶頸,諸如,新單保費在2011年和2012年連續出現負增長,總保費增速大幅減緩,增員難……風險集中顯現。

            得益于兩個突破口:“十多年磨一劍”的壽險費率市場化改革之啟動,以及取消代理人資格考核之改革,代理人數量急增;行業得以振興……改革之后,市場主體被松綁,激發了活力。

            此時,業界再度寄希望于由內至外的行業改革。

            “商業健康保險個人所得稅政策”和“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政策”被萬峰視為第四波的主要驅動因素。但由于多方面的原因,“稅優健康保險”、“延稅養老保險”并沒有如預期的那樣瞬間“蓬勃發展”起來。而從國際經驗看,遞延稅政策都能夠驅動養老保險發展。

            由此,萬峰認為,第四波開始的時間取決于“商業健康保險個人所得稅政策”和“個人稅收遞延型商業養老保險政策”的調整具體內容以及出臺的時間。隨著保費增長模式的改變,第四波將會出現由保費競爭轉向客戶資源的競爭。“客戶資源才是壽險公司最大的資本。”

            屆時旺盛需求刺激之下,行業的NBV增長之困大概也能迎刃而解。

            一位業界資深人士說,導向變了,提供的主要產品變了,帶給保險公司的也必然是“變”。這種“變”是向著“回歸本源”“強化保障”方向的“變”——是中國才開始“真正的壽險業務”之“變”,隨之而來的必然是保險公司的經營理念、經營模式的改變。

            正如,中國精算師協會副會長王和所言,面向未來,保險業,也包括精算,面臨“邏輯重構”和“再存在”的命題和挑戰。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經濟觀察報首席記者
            長期關注宏觀經濟、金融貨幣市場、保險資管、財富管理等領域。十多年財經媒體從業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