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違約兌付率比例不到7% 債券違約處置待提升(表)

            蔡越坤2021-09-11 10:11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蔡越坤 持有的債券一旦發生違約,投資者會面臨多大的損失?

            例如,9月6日,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晨汽車”)公告稱,經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申請,沈陽中院裁定華晨集團等12家企業實質合并重整案的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延長至2021年12月3日。

            自2020年11月20日華晨汽車因債券違約等問題進入破產重整以來,至今年8月19日,管理人共接受6004家債權人申報債權,申報債權總金額合計為人民幣542億元,其中管理人初步審查確認或暫緩確認的金額合計為人民幣508億元。華晨汽車破產重整計劃草案提交期限延長,意味著超過6000家/位華晨汽車的債權人要繼續等待破產重整的進展。

            近年來,隨著“剛性兌付”的打破,我國公司信用類債券的違約事件逐步增多。債券違約處置,是不少債券投資者關注的重點問題。市場對于債券違約處置和企業破產流程中的部分問題產生了更為深遠的思考。

            對此,受訪的多位債券投資者表示,債券違約后,就進入了漫長的違約處置等待期。一方面,機構投資者的時間消耗不起,另一方面,目前國內債券違約回收率相對較低,因此一旦“踩雷”,意味著要承擔較大的風險損失。

            整體兌付率較低

            自2014年我國債券市場首只公募債“11超日債”違約以來,信用債違約事件不斷增多,違約逐步常態化。但債券違約后,兌付比例卻相對較低。

            據中泰證券研報統計,截至2021年6月30日,信用債市場共有191家主體,684只債券發生違約(含展期,下同),違約總規模合計5727.30億元。2018年起,信用債違約規模大幅增加。2021年上半年,債券市場共有109只信用債發生違約,涉及債券余額合計1168億元,違約勢頭不減。

            此外,歷年出現過債券違約的191家主體中有135家民營企業,民企是信用債違約的主力。近年來,國有企業出現債券違約的主體數量有所上升,2021年至今共有8家地方國企發生了債券違約,其中5家地方國企為首次違約主體。2021年上半年,地方國企違約債券余額合計364.11億元,約占去年全年地方國企債券違約金額79%,持續沖擊“國企信仰”。

            微信圖片_20210911101544

            2

            違約頻發,違約債券的兌付率卻在逐漸降低。

            中泰證券研報數據顯示,受債券違約規模大幅增加的影響,違約債券的兌付比例不斷下降,違約債券累計兌付金額占累計違約金額的比例由2014年末的 79.37%降至 2021年一季度的6.87%;全額兌付債券只數占違約債券只數比例由20%降至7.16%。

            此外,從債券違約后的兌付情況來看,整體兌付率較低。足額兌付只數占比7.16%、金額占比5.98%,部分兌付只數占比約 4.97%,金額占比僅0.89%。債券一旦違約,往往意味著投資者將面臨較大的損失。

            另外,根據聯合資信此前研報,截至2020年末我國公募債券市場整體回收率為10.65%,較2019年末進一步下降,且整體來看違約回收期限較長。

            從債券違約日至首次兌付日之間的平均時長為130天。從實現全額兌付的債券看,78%的債券會在首次兌付日當天一次性實現全額兌付,從首次違約日至最后兌付日的平均時長為203天,76%的債券在違約后半年內實現全額兌付。民企違約債券的回收周期為255天,國企為45天,剔除“10中鋼債”單只債券影響,央企的回收周期僅32天。建筑材料、鋼鐵行業因單只債券影響而拉長了回收周期。

            一位私募機構債券投資者向記者表示,相比較國企債而言,民企債違約后處置周期更長,而且追償難度會更高,清收率更低。

            違約后如何處置

            債券違約后有哪些處置方式呢?

            根據華創證券研報,違約后處置方式主要分為破產程序、協商、債務/資產重組、違約求償訴訟、擔保及第三方代償。其中,違約求償訴訟為債券到期前的財產保全;協商及債務/資產重組為違約初期及中期的主要過程;破產程序為違約后期的主要法律程序;擔保及第三方代償為擔保債券的特殊處理情形。

            從數據來看,自首單債券違約以來,進入破產重整、破產清算、破產和解的主體分別有74家、14家、2家,占比分別為37.8%、7.1%、1.0%;進入債務/資產重組的主體有14家,占比7.1%;進入第三方代代償的主體有1家,占比0.5%;另外還有40家主體處于協商、違約求償訴訟過程中,占比20.4%。

            此外,債轉股也是一種比較受關注的處置方式。

            據華創證券關于部分上市公司違約案例債轉股重整的情況:自2015年以來,違約后破產重整的上市公司所披露的重整計劃中,償債方式包括債轉股的企業共有8家。重整完畢后,從復牌首日到復牌后7天,再到復牌后30天,大部分企業股價低于轉股價格,且相較于轉股價格,跌幅持續小幅上升并集中在20%-70%區間。

            3

            例如,鹽湖股份通過債轉股重整后重新上市給投資者來了不錯的收益。

            具體來看,2020年1月21日西寧市中級人民法院批準的青海鹽湖重整計劃,公司共轉增股票264,678.61萬股,總股本由278,609.06萬股增加至543,287.67萬股,其中,轉增股票中的257,603.43萬股會用于抵償債務。根據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鹽湖股份出資人所持有的公司股票絕對數量不會因本次重整而減少,實控人仍為青海國資委,持股比例由 27.03%變為13.86%。2020年4月21日,公司重整完畢,重整期約為3個月。由于此前連續3年處于虧損狀態,公司重整完畢后并未馬上復牌。2021年8月10日鹽湖股份恢復上市,復牌首日股票暴漲306%,復牌9天為轉股債權人帶來浮贏收益合計約600億元。

            處置制度有待完善

            不少債券持有人向記者表示,當下債券違約處置制度人仍然有待完善。

            關于現階段我國違約處置存在的問題與建議,聯合資信此前表示,近年來,我國債券市場違約處置市場化程度不斷提升,采用司法程序進行違約處置的案例不斷增加,但在違約處置過程中,仍存在效率不高、求償難度較大、回收水平較低等問題。此外,債券投資人保護機制、違約債券交易制度等尚不健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違約處置進展與回收水平。

            對于債券違約處置制度建設,監管也在不斷完善。

            8月18日,人民銀行等六部委聯合發布《關于推動公司信用類債券市場改革開放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指出,健全市場化、法治化違約債券處置的基本標準和流程,保障處置過程平等自愿、公平受償、公開透明。健全仲裁調解等非訴訟債券糾紛解決機制,探索集體訴訟和當事各方和解制度。健全違約債券轉讓等市場化出清機制。持續健全債券持有人會議等投資者保護制度,以《中華人民共和國證券法》為上位法依據,按照“依法合規、商業自愿、能力匹配、風險隔離”原則,完善受托管理人制度。

            此外,意見指出,嚴懲逃廢債行為,禁止企業借債務重組和破產之機“甩包袱”“卸擔子”。強化屬地風險處置責任,督促各類市場主體嚴格履行主體責任,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態和信用環境。

            針對我國違約處置和回收的現狀,聯合資信建議,繼續提高司法處置保障水平,提高司法訴訟處置效率,保護債權人整體利益;健全投資人保護制度,完善受托管理人制度和持有人會議制度,切實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完善違約處置的信息披露制度,提升信息披露水平與質量;完善違約債券交易機制,改善相關債券的流動性,推動我國違約債券市場的風險化解。

            上述私募機構人士也建議,應提高司法訴訟處置效率,當下債券違約后法律訴訟周期過長。另外,該人士也表示,去年開始個別違約主體有“逃廢債”的苗頭,希望監管加強對“逃廢債”發行人的監管,保護債券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資深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