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工信部會同阿里、騰訊、字節等企業商討平臺互聯互通 外鏈屏蔽解除公平合理成關鍵

            錢玉娟2021-09-12 09:5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錢玉娟 作為阿里巴巴旗下電商平臺淘特上的一個商家,張旭一直苦惱于,在微信里分享店鋪和產品鏈接始終是一串亂碼。

            “我希望阿里與騰訊的生態能夠打通。”張旭在接受經濟觀察網記者采訪時表達著心底的這份“盼望”,而今來看,他的“盼望”即將照進現實。

            9月11日,記者通過多方確認了解到,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于日前組織召開了一場“屏蔽網址鏈接問題行政指導會”,參會企業包括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百度、華為、小米、陌陌、360、網易等。

            就行政指導會,記者同上述幾個平臺企業加以求證,雖無一予以官方回應,但也有企業人士透露,工信部在行政指導會中確實提出了即時通訊軟件的合規標準,但“并非強令要求即時通訊軟件平臺開放所有外部網址鏈接訪問功能”,而是向上述所有平臺提出要求:在一定期限內參照標準解封。

            上述與會企業人士向記者透露,監管部門會同企業舉行的這場行政指導會,“更像是一次閉門會”,期間企業還向上溝通反映了問題的本質以及解決的難度。

            顯然,這場“閉門會”已然引發外界關注,輿論的焦點落在了:外鏈屏蔽究竟會否被強制解除?平臺間一旦告別封禁,“握手”開放,未來還有哪些路要走,從而邁向真正的互聯互通?

            平臺有愿景

            實際上,此次關注平臺間的網址鏈接屏蔽問題,并非工信部首次。在今年7月末時,工信部啟動的為期半年的互聯網專項整治行動中,就曾聚焦擾亂市場秩序這一類問題及其涉及的場景加以明確。

            “重點整治惡意屏蔽網址鏈接和干擾其他企業產品或服務運行等問題。”工信部還指出,其中包括無正當理由限制其他網址鏈接的正常訪問、實施歧視性屏蔽措施等場景。

            在監管部門展開規范行動的過程中,一些平臺管理者們也頻頻就開放生態等問題發聲。

            8月初的阿里財報電話會上,阿里巴巴董事長張勇在談及互聯網平臺間的互聯互通問題時就表示,“互聯網就應該互聯,開放是數字生態共建的基礎。”他認為平臺間的大循環所產生的社會價值,一定遠遠大過于在單一平臺內的小循環。

            彼時,張勇還主動提及了工信部啟動的上述專項整治行動,并分析了解除外鏈屏蔽之于各方的“多贏”意義。例如對于中小企業、商家們來說,能降低流量費用,使經營更便利;對消費者而言,有助于提升生活便利度等。

            “幫助中小企業、各類品牌和商家取得成功”,在騰訊公司執行董事、總裁劉熾平看來,這是騰訊作為平臺企業的首要任務。他在第二季度財報電話會上還以微信為例說到,該系統的建立是“讓中小企業商家可以直接不受限制地與用戶產生聯系”,在此愿景目標下制定了相關指引和規則。

            “從信息流動的效率來講,信息技術的出現是為了消除信息不對稱,提升效率。”在上海財經大學研究院教授崔麗麗看來,互聯網平臺發展至今,為形成競爭壁壘而設置的外鏈禁止等動作,背后的商業邏輯雖可以理解,但“無論是消費者的使用體驗,還是從社會的信息流通效率來講,都帶來一定的阻礙”。

            基于對互聯網產業的觀察,崔麗麗發現,不只是騰訊生態中的微信會對阿里大淘系進行外鏈屏蔽,就連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此前還專門發布聲明稱,為保護用戶權益,抖音啟動整治行動,禁止財經、醫療垂類創作者站外引流。

            “某種程度上,平臺的上述行為像自我保護,當然也構成了競爭排他性。”崔麗麗覺得,平臺企業尚處于發展階段時,適當“保護期”內可以采取如此方法,但基于消費體驗、產業發展以及近來“共同富裕”的綜合角度而言,應該要開放。

            “工信部提出的相關合規標準,有助于維護用戶合法權益。”在另外一個與會互聯網企業的公共事務負責人理解看來,監管部門的舉措正是要營造一個開放包容、公平競爭的生態環境,從而夯實整個互聯網行業長遠發展的基礎。

            存多邊效應

            從國家政策導向上看,中央財經大學數字經濟融合創新發展中心主任陳端告訴記者,“頂層設計方面是在破解過去頭部互聯網生態巨頭各自打造的閉環商業生態。”在她看來,包括工信部的專項整治行動、行政指導會在內,目的和結果都是要形成一個生態互融的市場環境。

            陳端認為,解除外鏈屏蔽的行動指導,事實上也是我國系統化反壟斷工作的具體抓手之一。采訪中,她預判,頭部互聯網生態巨頭在過去通過多端口有效聚合流量,并將流量資源在自身生態內進行閉環流轉和變現的商業模式,“未來可能走不通了”。

            不過,在監管部門會同企業聯合推進平臺互聯互通的大背景下,“生態一旦解鎖、開放化,可能帶來的多邊效果是不對等的。”陳端以微信這一產品為例,高頻、剛需外加全民性的特點,為其帶來了較高的市場滲透率,“它甚至成為打造商業流量閉環的一個基礎抓手和工具。”

            即使抖音、快手等短視頻平臺正作為新銳流量平臺在市場中崛起,相對而言,“上述平臺的社交屬性并不突出”,陳端看到,抖音在產品設計上有做一些摸索,但“社交依然不是它的核心競爭力”,在她看來,抖音的內容屬于非剛需性,使用頻次因人而異。

            綜合需求和應用場景,陳端覺得,微信在流量資源深度結合方面于一眾互聯網平臺企業中是首屈一指的。相應的,作為即時通訊軟件之一,微信要在限期內解除外鏈屏蔽,對其帶來的沖擊也大于其他平臺。

            針對互聯互通背后所面臨的實際問題,劉熾平接連提出過幾個疑問:資源豐富的平臺能夠提供大量補貼,那是否會影響到微信平臺上的商戶;對于其它平臺上的假冒、盜版等問題,微信又能否處理;平臺間完全不同的商業政策,像對平臺商家和品牌收取傭金費用等問題,微信又該如何應對?

            拋出問題后,劉熾平總結,“平臺間的互通是非常復雜的問題,需要隨著時間的推移進行討論和解決。”他認為,若上述問題處理不好,將對用戶、平臺上的眾多中小品牌商和商家造成不利。

            隱憂要防范

            就記者觀察,大平臺之間的互通之勢是逐步打開的。

            以阿里數字經濟生態來看,目前已經有盒馬集市、淘票票電影、菜鳥裹裹寄快遞、高德打車等業務產品以小程序的形式存在于微信生態中。記者還通過在淘票票電影小程序中購買影票發現,最終交易完成也可以通過微信支付實現。

            過去數年里,張旭的生意結算多采用支付寶,如若阿里淘系和騰訊微信的生態能打通,“有機會加入微信支付的資金鏈,對我和客戶來說,多種選擇未嘗不是好事。”

            采訪中,崔麗麗猜測,“當最大的社交生態對于淘系電商的鏈接一旦開放,會對阿里帶來更多好處。”不難想象,未來包括張旭在內的阿里大淘系商家,將可以在微信里自由轉發交易產品鏈接,消費者也能在微信生態里買到淘寶、天貓、淘特的電商產品了。

            但硬幣總有正反面。一方利好之后,“微信生態內的交易類應用,都會形成競爭性影響。”崔麗麗還認為,生態一旦打通,微信勢必面臨更多管理和維護成本的支出上漲。

            談及“外鏈”,一位微信內部人士向記者透露,客服近年里頻頻接到相關投訴,既有“拉群”、“拉人頭”的違規引流外鏈,還有被動投票或幫砍一刀等干擾用戶的營銷外鏈,甚至有性格測試類竊取用戶隱私信息的外鏈??上攵?,一旦放開外鏈,當各類互聯網公司的信息集中展開轟炸,微信的管理壓力必然升級。

            正如劉熾平所談到的,平臺互聯互通后還會產生一系列復雜問題,除了對未來可能會發生的隱憂問題的防范,崔麗麗還強調,發生問題后,平臺之間的權責劃分會變得十分關鍵,這將會關乎用戶權益能否得到切實的保護與保障。

            站在互聯網創新模式的角度,崔麗麗分析,新型或是高維打法的企業在生態互聯互通后會更占優勢,但從流量視角分析,“當下平臺企業都是多渠道布局,原有老用戶的使用習慣基本成型,影響多會表現在對于新增用戶的爭奪方面”。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TMT新聞部記者
            長期關注并報道TMT領域的重大事件,時刻保持新聞敏感,發現前沿趨勢。擅長企業模式、人物專訪及行業深度報道。
            重要新聞線索可聯系qianyujuan@eeo.com.cn
            微信號:EstherQ138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