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旋渦中的天音控股:北向資金已成功獲利離場

            鄒永勤2021-09-14 10:15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鄒永勤 深交所的一紙關注函引發了大牛股天音控股的一字跌停;但在此之前,參與炒作的北向資金已經獲利離場。

            9月12日晚,處于輿論旋渦中心的天音控股(000829.SZ)收到了來自深交所的關注函。關注函的內容共7條,除了要求天音控股就市場近期高度關注的“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某手機品牌業務”一事進行相應補充說明外,還要求天音控股披露其控股股東、持股 5%以上股東、董監高及其一致行動人在本次交易公告前3個月股票交易情況及未來三個月增減持計劃,矛頭直接天音控股存在炒作股價的動機以及配合股東減持的嫌疑;并要求其于9月15日前進行回復并對外披露。

            股價爆炒后自嚗收購利好?天音控股被質疑存炒作股價動機

            引發深交所下發關注函的是天音控股于9月11日發布的《關于籌劃重大事項的提示性公告》。在公告中,天音控股表示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某手機品牌業務,收購范圍擬涉及品牌商標、研發及供應鏈等;該事項目前處于初期商議籌劃階段,與交易對方未就該事項簽署任何意向書或相關交易協議,截至公告披露日,你公司尚未確定交易主體、涉及的具體資產范圍及交易對價,尚未開展盡職調查、審計、評估等相關工作。

            在這則公告的背后,是近期天音控股的股價遭到了瘋狂炒作。深交所行情數據顯示,天音控股7月28日的最低價是7.09元,而到了9月9日其最高價一度觸及27.85元,在這短短32個交易日內,區間最大漲幅高達293%。

            值得注意的是,在股價拉漲初期,天音控股曾兩度發布股價異動公告稱,“公司目前沒有任何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等有關規定應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事項或與該事項有關的籌劃、商談、意向、協議等;董事會也未獲悉本公司有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等有關規定應予以披露而未披露的、對公司股票及其衍生品種交易價格產生較大影響的信息”。

            但僅僅間隔不到一個月時間,當股價大漲3倍之際,天音控股卻立即自嚗“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某手機品牌業務”,態度轉變之快,讓市場為之愕然。而股價拉高后借利好出貨,這往往是上市公司配合莊家出貨的一貫伎倆;因此,天音控股這則公告一出爐立即遭到了市場各方的質疑。

            而作為監管方的深交所亦坐不住了,于周日晚下達了關注函,要求天音控股“結合媒體報道和市場傳聞,說明你公司未能披露所有交易要素的原因,你公司信息披露是否真實、準確、完整,是否符合《股票上市規則(2020 年修訂)》的相關要求,是否配合股東減持,是否存在炒作股價的動機。”

            而對于天音控股此前的兩次股價異動公告,深交所亦表達了質疑之聲,“你公司分別于 2021 年 8 月 4 日、8 月 17 日披露了《關于股價異動的公告》。在兩次《異動公告》中,你公司均表示不存在應披露未披露信息、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不存在關于上市公司的應披露未披露重大事項或處于籌劃中的重大事項。請你公司說明兩次《異動公告》內容是否真實、準確、完整,是否依規函詢你公司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是否收到相關回復并真實披露相關內容”;并要求天音控股自查是否存在其他應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項。

            其實,天音控股的信披不嚴謹是有前科的。早在今年5月份,天音控股便因在股價第一輪大漲后披露電子煙方面的利好消息而領到深交所的關注函,而股價亦因此受壓,從5月份高點的9.71元調整至7月份的7.09元,跌幅約25%。

            此番已是天音控股年內第二次“受領”關注函,且相較于第一次的關注函更為嚴厲。因為在第一次的關注函中,深交所僅僅是問詢其“是否存在違反信息披露公平性的情形,是否存在迎合市場熱點影響公司股價的情形”;而本次關注函,深交所不但質疑其存在炒作股價的動機,而矛頭更是直接其有配合股東減持的嫌疑。

            天音控股股價大漲背后:北向資金已獲利離場!

            上文提到的“股東減持”,指的是北京國際信托有限公司-天音控股股權投資信托(原贛南果業)(以下簡稱“北京信托”)的減持計劃。天音控股在5月12日發布的《關于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減持股份預披露的公告》顯示,截至5月11日,北京信托持有該公司無限售流通股A股 8630.0019萬股(占公司總股本的8.42%),并計劃在公告發布之日起15個交易日后的6個月內以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方式減持該公司股份不超過3075.3012萬股(占公司總股本比例3%)。

            針對這一事項,深交所在關注函的第二條中明確提到,要求天音控股說明“北京信托減持預披露公告日至今的實際減持情況,結合本次交易籌劃時間說明本次交易與北京信托減持計劃是否存在關聯”。

            天音控股真的是為了配合北京信托的減持而出爐“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某手機品牌業務”的利好嗎?對此,在深圳某投資公司任職研究員的黃洋對記者表示,這個可能性極低;因為北京信托既不是天音控股的控股股東,也不是實際控制人,上市公司沒必要為其減持而冒違規之險。

            黃洋進一步指出,北京信托3075.3012萬股的減持計劃分兩部分,其中通過集合競價方式減持1025.1004萬股的計劃已經于7月2日前(亦即股價大漲前)完成;剩下的2050.2008萬股需要通過大宗交易方式減持。由于7月2日到現在,該公司僅在8月16日發生了一筆涉及15.80萬股的大宗交易;也就是說,除非北京信托不遵守通過大宗交易減持的承諾,否則他的兩千多萬股仍在手中。

            “雖然北京信托在低位執行了減持計劃,但在高位卻沒進行減持的做法有點不符合邏輯,但事實就是到目前為止他們還沒享受到股價大漲的好處。其實,在天音控股本輪大漲行情中,‘招商證券交易單元(353800)’和‘深股通專用’這兩個席位貫穿前后,極有可能是利益方所為;如果監管層真想查找真相,應該把焦點放在這兩個交易席位后面的資金和天音控股的關系上”,黃洋說。

            據深交所的“龍虎榜”數據,在天音控股本輪大漲行情當中,曾四度登上“龍虎榜”,分別是8月3日、8月11日、8月16日和8月25日;而“招商證券交易單元(353800)”和“深股通專用”這兩個席位四度都在榜內,且占據主導地位。

            記者翻閱資料得知,“招商證券交易單元(353800)”這一席位年內頻繁出現在多只大牛股的“龍虎榜”,背后是以短線著稱的游資,較難定位。而“深股通專用”這一席位背后即是北向資金,容易鎖定。

            統計數據顯示,在行情低位的7月28日,北向資金僅持有天音控股712.75萬股;隨后其持股數量如芝麻開花日日高:8月2日突破千萬大關達到1448.89萬股,8月5日躍升至2346.17萬股,8月6日更是逾越三千萬雄關,到8月13日,其持股數刷新了近年來的新高,為3284.92萬股。在北向資金持續加倉的背后,是天音控股股價的大幅拉升,期間更是出現了連續漲停的走勢。

            但8月13日是北向資金持倉的分水嶺,其后持股數雖然有起有伏,但總體上呈現出逢高派發趨勢;而從8月24日開始,其派發離場的力度開始加大。截至9月10日,北向資金的持股數降為796.22萬,已經回到行情啟動前的數值附近。換言之,參與炒作的北向資金已經成功全身而退。

            天音控股與榮耀的關系

            回到天音控股發布的《關于籌劃重大事項的提示性公告》本身,究竟其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的是哪一個手機品牌業務?這無疑也是市場最為關注的焦點。

            其實,籌劃收購某一個手機品牌業務,這或許并不是天音控股的一時興起之作,而是其積極探索多元化的運營策略;因為在去年,該公司便曾出資5億元參投星盟信息成為新榮耀股東。而對于這一動作,天音控股在年報中明確表示“該舉措有助于公司豐富產品矩陣,拓展海內外手機增量市場,為業績增長提供新動能。”

            關于天音控股參與對榮耀品牌相關業務資產的聯合收購事項,具體歷程大概如下:

            天音控股先是通過全資子公司天音通信有限公司與共青城酷桂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深圳市鯤鵬展翼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共同投資設立深圳市星盟信息技術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合伙企業認繳總規模為13.7678億元人民幣,其中公司初始認繳出資額為0.24億元,占出資總額的1.74%。

            其后,天音控股向星盟信息增加投資金額至5億元。根據愛企查資料,星盟信息的旗下子公司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100%持股榮耀終端有限公司。

            所以,在今年6月9日回答投資者關于公司與榮耀關系的問題時,天音控股明確表示“公司全資子公司天音通信有限公司斥資5億元參與了收購榮耀,持股深圳市星盟信息技術合伙企業17.97%。”

            那么,此次的“擬籌劃參與聯合收購某手機品牌業務”,會否是在原有基礎上繼續向星盟信息追加金額,從而加大對榮耀這一手機品牌的持股比例?

            對此,一位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這個可能性為零。因為在星盟信息的股東當中,共青城的控股公司是深圳市愛施德股份有限公司(愛施德,002416.SZ),而愛施德與天音控股董事為關系密切的家庭成員,因此如果增資星盟信息必然涉及關系交易;但天音控股在公告中已經明確表示此次事項“不構成關聯交易”。而且,公告中還強調,到目前為止尚未確定交易主體、涉及的具體資產范圍及交易對價;換言之,天音控股只不過是定了個收購的框架,其收購名單可隨時更換,甚至“莫須有”,因此根本談不上什么利好,充其量是給市場一個炒作的題材罷了。

            圖表1:天音通信參與了收購榮耀

            天音

            此次籌劃收購的對象真的不可能是榮耀嗎?既然交易主體尚未確定,又何必急于發布相關信息?公司高管及相關知情人近期有否通過深港通席位買賣公司股票?記者本想就此問題電話采訪天音控股,但該公司年報中披露的董秘辦電話周一全天要么處于無人接聽狀態,要么處于忙線中,直到記者發稿時,仍未能撥通該電話。

            而受深交所關注函消息影響,天音控股9月13日一開盤便“一字跌停”,全天巨量封死跌停板,成交量急劇縮減,跌幅為10%。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深圳采訪部記者
            重點關注金融市場交易主體(主要包括公私募基金、社?;?、證券公司、創投公司等等),以及華南區上市公司的發展狀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