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戰投方確定后股價卻連續跌停:海航控股重整草案“簡單粗暴”?

            李華清2021-09-14 13:44

            經濟觀察網 記者 李華清 9月14日開盤后,海南航空控股股份有限公司(600221.SH,以下簡稱“海航控股”)和海航基礎設施投資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515.SH,以下簡稱“海航基礎”)又是跌停。

            9月12日晚間,海航控股和海航基礎確定戰略投資者,9月13日,包括它們自身在內,海航系另一未確定戰略投資者的個股,供銷大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0564.SZ,以下簡稱“供銷大集”)),股價走勢均是一字跌停。

            從發布戰略投資者招募公告,到最終確定戰略投資者,花了半年的時間,海航集團黨委書記顧剛在9月13日的會議上稱“戰略投資者的確定,為下一步的重整工作奠定了基礎,有利于重整計劃的更好落地”。在顧剛眼里是“有利于重整計劃更好落地”的信號,二級市場給出的反饋卻是跌跌不休。

            如何解釋確定戰投后海航控股二級市場股價的走勢,市場上也是眾說紛紜。有人認為,這是股民在用腳投票,對遼寧方大集團成為海航航空主業板塊戰投的不滿,有人認為,是對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的不滿,有人認為是對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的安排不滿,有人認為,這是單純的利好出盡,畢竟海航控股在8月31日至確定戰投的這段時間里,收了3個漲停板,此前也曾因戰投的消息收獲過漲停板。一時之間,外界對海航控股的重整方案似乎難以形成清晰、統一的評價。

            “整體來看,方案簡單粗暴,但是利于效率執行。” 對于海航控股及海航基礎的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京師律師事務所證券和投資基金部主任劉盼盼則如是點評。

            重整方案是利空還是利好?

            海航控股在9月12日公告過,管理人已經根據與遼寧方大集團達成的重整投資方案制定了重整計劃草案,但目前外界尚未可完全窺見重整計劃草案的全貌,重整計劃草案將在9月27日的債權人會議上被表決。

            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重整計劃草案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海航控股將以自有的A股股票為基數,按照每10股轉增10股的方式實施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轉增形成的股票不向原股東分配,全部按照重整計劃進行分配和處置。轉增形成的股票中,大概將有不低于四分之一的股票用于引入戰略投資者,每股價格尚未披露,股票轉讓價款優先用于支付重整費用和清償部分債務,剩余部分用于補充流動資金。其他的轉增形成股票以一定的價格抵償給海航控股及子公司部分債權人,用于清償相對應的債務。

            光是已經披露出來的信息,就已經有股東對海航控股的重整計劃草案不滿。有股民在股吧里發言稱“這是最沒技術含量的方案,相當于變相增發”,稀釋了現股東權益。也有股民認為,海航控股走到資不抵債的地步,大股東有過錯,這個方案卻對所有股東各打五十大板,對小股東不公。也有股民認為,每10股轉增10股,超乎心理預期,若是每10股轉增2股,好接受一些。

            在京師律師事務所證券和投資基金部主任劉盼盼律師看來,破產重整案例中,要引入戰投,肯定涉及出資人權益調整,原有出資人談不上對出資人權益調整不滿,畢竟走到重整的地步,很多公司已經資不抵債或者無法償債,順利實現重整,對于原有出資人來說,已經是比較好的結果了。

            但調整到什么程度,以什么方式調整,往往值得商榷的。這涉及利益重新分配。

            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的方式,是個調整出資人權益的好途徑嗎?經濟觀察網在此前對海航集團重整事項的報道里,曾梳理過,不少上市公司的重整計劃草案都用到了“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的策略,例如天神娛樂(002354.SZ)用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轉增的股份不向原股東分配而是部分向債權人分配以抵債,部分讓管理人根據《重整計劃》的規定進行處置。*ST金貴(002716.SZ)用資金公積金轉增股本,轉增的部分股票用于抵債,部分股份讓重組方受讓。永泰能源(600157.SH)用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轉增的股票不向原股東分配,部分抵債部分支付重整費用。

            而事實上,也有上市公司到了重整的環節,是用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引入戰投。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或許滿足一些海航控股股東所期盼的不動用上市公司的資本公積金,但這個方式需要經證券監管部門的審批,在效率上或許比不上資本公積金轉增股本的方式。

            “整體來看,方案簡單粗暴,但是利于效率執行。”劉盼盼如是點評海航控股及海航基礎的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

            而對于股東們最終是否接受每10股轉增10股,是否接受大股東與中小股東一樣程度被稀釋股權,還有待出資人組對于出資人權益調整方案的表決。

            遼寧方大集團會是個好戰投方嗎?

            在海航集團航空主業板塊戰略投資者的競逐中,遼寧方大集團能夠打敗有航空資產的均瑤和有文娛資產的復星,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遼寧方大集團,產業龐雜,涉足炭素、鋼鐵、醫藥和商業,但這四個板塊跟航空資產的協同性較差。

            劉盼盼更傾向于認為,遼寧方大集團能夠勝出,是因為可以“給給給”,可以給海航集團的航空主業板塊注入雄厚的資金。

            9月14日上午,經濟觀察網記者致電遼寧方大集團,想了解其獲得海航集團航空板塊戰投資格的原因,遼寧方大集團工作人員稱目前公司不談論有關海航的話題。

            盡管可能有很多人對于遼寧方大集團及其背后的實控人方威,均不熟悉,但遼寧方大集團對于介入上市公司或者國企的重整、重組卻是經驗頗豐。

            遼寧方大集團在官網上介紹,公司“對改制重組或混改企業不派人,只輸入靈活高效的體制機制,注入雄厚的資金,植入精細化管理理念”。

            成立于2000年的遼寧方大集團,目前涉足的四大業務板塊幾乎全部是以投資并購的方式進入,實控人方威與其說是一名企業家,不如說更像一名資本家。

            方威曾多次登上胡潤百富榜,2020年2月,以410億元人民幣財富名列《2020世茂深港國際中心·胡潤全球富豪榜》第386位。

            遼寧方大集團官網介紹,2002年,公司成功重組撫順炭素有限公司,開始進入炭素行業,當年撫順炭素實現扭虧為盈,公司初步確立炭素業務的發展方向;2003年,公司成功重組撫順萊河礦業有限公司,公司開始進入資源行業,重組企業當年實現扭虧為盈;2004年,公司成功重組成都蓉光炭素股份有限公司,進入西南區域;2005年,公司成功重組合肥炭素有限責任公司,進入東南區域;2006年,公司成功重組蘭州海龍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并將其更名為方大炭素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公司成功重組南昌鋼鐵有限責任公司(后改名為江西方大鋼鐵集團有限公司),間接控股了南昌長力鋼鐵股份有限公司(后改名為方大特鋼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公司成功重組江西萍鋼實業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公司通過定增和二級市場購入股票,成為東北制藥第一大股東;2019年,經遼寧省國資委批準,公司通過公開征集的方式,成為中興商業第一大股東;2019年,北方重工完成司法重整,公司成為北方重工第一大股東;2019年,公司在天津產權交易中心摘牌受讓天津一商100%股權;2020年,達州鋼鐵完成司法重整,方大鋼鐵成為達州鋼鐵第一大股東,達州鋼鐵正式加入公司旗下。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廣州采訪部資深記者
            關注華南地區龍頭企業,重點關注制造、教育、科技、文娛行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