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得物下架69999元的AJ1閃電倒鉤,“炒鞋”為何總是沖上“天價”?

            阿茹汗2021-09-22 21:34

            經濟觀察網記者 阿茹汗 謝楚楚 天價“炒鞋”常有發生,這次是聯名AJ1閃電倒鉤。這是一款今年7月上市的三方聯名鞋,原價1599元的價格被鞋圈人士一路抬高,達到了最高價69999元,溢價超過了40倍。

            9月21日晚間,交易平臺得物App針對此發布了《關于“AJ1閃電倒鉤三方聯名款”價格波動說明》。說明中提到,此次網傳倒鉤價格69999元為某賣家個人所設置出價,且該價格下并無買家成交。鑒于目前此商品價格仍存在波動,因此平臺已做下架處理。

            得物App進而稱:“AJ1閃電倒鉤三方聯名款”上市后受到一定關注和追捧。該款商品由賣家供給出價,因其特定的三方聯名稀缺屬性存在一定價格波動,少量的實際成交價格受買賣雙方供需關系影響。公司關注到在國外多個電商平臺的公開數據中,該款商品也存在相同的溢價。因此,得物已于8月在該商品頁面發布‘理性消費提醒’的宣傳圖。”

            從今年4月的李寧韋德之道價格翻漲約32倍至5萬元,到如今沖上69999元高價的AJ1閃電倒鉤,一款運動鞋被“翻炒”的邏輯究竟是什么?

            炒鞋客

            AJ1閃電倒鉤價格被炒,早有跡象。

            7月29日,耐克品牌發售美國著名說唱音樂人Travis Scott、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fragment design和Air Jordan三方聯名的“閃電倒鉤”高幫鞋款。球鞋一上市便受到了全球鞋謎的追捧。根據媒體報道,上市僅一個月,發售價為1599元的這款鞋,在交易平臺上的個別碼數標出了3萬元的價格。

            在鞋圈人士看來,這款AJ1閃電倒鉤本身就具備“被炒”的基因。“這款鞋貨量本身就比較少,大概是全球5萬雙,而且TS(Travis Scott)和倒鉤本來價格偏高一點。”一位長期活躍于鞋圈的人士向經濟觀察網記者介紹,就鞋本身而言,具備了一定的收藏價值,但是能否匹配69999元的價格,她的判斷是:“這一次是賣家個人所提的價格,其實也不會有人買的。”

            她進而介紹,盡管這款鞋以稀缺著稱,但是二級市場的預估價格在8000元-10000元之間,這也是大多數鞋圈人士標出的合理的價格。因此她認為,個人標出69999元的價格,可以判斷為有惡意炒作的嫌疑。“大概率是故意寫一下,他自己也知道賣不出去的。”

            明知道賣不出去,為什么要還要去試探市場呢?近兩年“炒鞋”風起云涌,收到一款限量版的、或者是聯名款鞋,不僅成就了一部分鞋友的交際圈,還讓一些人有了新的職業,即通過倒賣鞋來賺錢。

            上述鞋圈人士向記者講述了一段自己的經歷。2019年被譽為鞋王的“倒鉤”以1299元的價格進行發售,僅過去一個月,其個別碼數就漲到了一萬元,于是她以4000元的價格從朋友手中購入,又用8000元的價格賣了出去。短時間獲利后,她又用8000元的價格購入了兩雙,借助風口,又用1.2萬元的價格賣了出去,“在同時期發售的限量聯名款中,幾乎每一雙鞋都能有翻倍的利潤。”

            其實在鞋圈,也有目的不同的玩家。李想(化名)的家里已經收藏了上百萬元的球鞋,且經?;钴S于球鞋拍賣會。李想很少在二級市場扮演賣家的角色,到收藏的后期,他的鞋都是通過圈內人士交換的方法來獲取的。在他看來,球鞋深度收藏者更在乎的是圈子,圈層之內,不僅可以交換球鞋的資源,也可以做更多商業資源的替換。

            上述鞋圈人士屬于第二類,他們對球鞋有熱愛,對球鞋的二級市場交易也有了一定的經驗判斷,不會過分跟風,也不會惡意炒作。今年4月,當李寧的韋德之道漲到5萬元時,她并沒有跟風參與,而是判斷背后或有炒作推手。那么如何去判斷一款鞋被熱炒,是有支撐點還是虛晃一槍?一位球鞋收藏愛好者向經濟觀察網記者介紹,一款鞋子是否值得被“炒”,需具備一定條件:第一,設計經典、材質用料誠意,沒有硬傷;第二,有文化、有故事、有噱頭。

            還有一類人群則被看作是有惡意炒作之嫌,例如單純的鞋販子,哪款鞋熱,就去做哪款鞋的生意,又或者掌握了一定的消息源,比如提前獲悉某位明星可能會去穿某款鞋,后期可借助粉絲的力量,把鞋價抬高。

            饑餓營銷與惡意炒作

            球鞋價格被抬高,其底層的邏輯是稀缺。究其根源,人們把矛頭指向了品牌商,認為這是商家套路下的稀缺。例如,品牌商們會在發售限量款或者明星聯名款時,通常會采用預約排隊、抽簽購買等方式售賣,“稀缺難買”的氣氛一下子就被烘托了出來。

            今年4月李寧的“天價鞋”出現時,有市場聲音認為這是品牌商故意為之。對此,李寧方面也回應稱,從李寧品牌的角度考慮,公司并也不想與炒鞋圈有任何關聯,“我們更希望將鞋賣給真正有需要的人,而不希望有人為了獲取更高的利益而買李寧鞋。”

            在一些鞋圈人士看來,物以稀為貴,品牌商的“饑餓營銷”也無可厚非。但更多時“惡意炒作”的情況讓“炒鞋”有了更大的風險。

            上述鞋圈人士舉例,“可能我是個鞋販,你也是個鞋販,我賣了你又收進去了,然后你又賣出去,結果第三個人買的,他還是一個鞋販子。這個鞋轉來轉去,最后沒有人穿的,其實它就是在操控這個價格而已。”

            操控價格也有幾種方式,以上提到的提前獲取消息是一類。還有一類為專業的“炒鞋客”會通過搶鞋軟件搶到熱門款,又或者在市場低價時集中入手,再之后便可以在二級市場操控價格了。

            至于平臺方的問題,根據中央電視臺此前報道,“炒鞋”有證券化的趨勢,有些平臺上第三方支付機構還為買家提供分期付款等服務,也有博主像薦股一樣在買家提供薦鞋的服務。早在2019年10月,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就曾發布題為《警惕“炒鞋”熱潮,切實防范金融風險》的金融簡報,明確提出,國內球鞋轉賣出現“炒鞋熱”,實為擊鼓傳花式的資本游戲,提醒各機構高度關注,采取有效措施切實防范此類風險。

            目前從得物兩次對天價“炒鞋”的回應聲明看,“李寧韋德之道4全明星銀白款”“AJ1閃電倒鉤三方聯名款”均為平臺賣家個人設定。處理結果均為“商品下架”。此外,得物APP還表示,平臺不參與定價。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消費新聞部主任
            專注快消、健康行業報道,深度聚焦產業、公司、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