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即便要拉閘限電,也要先有預案

            佘宗明2021-09-28 10:19

            佘宗明/文 連日來,“限電停工潮”席卷全國十余個省份,尤其是東北多地,“拉閘限電”相關新聞頻上熱搜。在嚴峻的供電形勢面前,國家電網方面最新表態稱,將綜合施策、多措并舉,全力以赴打好電力保供攻堅戰,保障基本民生用電需求,最大可能避免出現拉閘限電情況。

            在用電緊張的情況下,有保有壓、有序用電是常見舉措,拉閘限電,只能是超負荷運載嚴重過載時保電網安全的最終手段。東北多地采取拉閘限電措施,跟電力供應缺口有直接關系:按照遼寧省電力保障工作會議上的說法,當地電力供應缺口已增至嚴重級別,為防止全電網崩潰,下達指令執行“電網事故拉閘限電”。

            迫不得已之下拉閘限電,公眾未嘗不能理解。但就眼下看,有些地方斷電來得讓人措手不及,還不顧民情、不由分說,以至于民眾嘖有煩言。像某地水務集團發文件稱,將不定期、不定時、無計劃、無通知停電限電,就激起不小爭議。

            這類“連聲招呼都不打”的拉閘限電,并非孤例。許多網友吐槽,因斷電來得太突然,他們的生活受到嚴重影響,有的是手機沒電沒網沒信號,有的是沒法做飯、洗澡、取暖,更有甚者,全家因排風機突然斷電差點一氧化碳中毒,有孕婦沒法坐電梯只能爬樓梯爬上高層。9月24日,遼陽一煤企排風系統因突然斷電停運后,發生了高爐煤氣中毒事故。

            如果說,用電緊缺源于很多客觀因素,那搞突襲式的斷電折射出的公共管理水平“掉線”,更多的無疑是“人”的問題。這難免會為限電帶來的社會沖擊“加杠桿”,激起社會反彈。

            用電緊張并非驟然而至、全無預兆,就算需要居民配合,那也有必要提前制定預案、做好告知,爭取民眾理解。更進一步的要求則是,加強用電情況監測,優先保障居民用電。

            某種程度上,拉閘限電之前,更要拉下臨時突擊思維的“閘刀”。這里的突擊式思維,不只反映在突然斷電上,更體現在減碳上。

            這次全國多地限電,并非如所謂“大棋論”說的,是用故意限電來爭奪國際大宗商品定價權,而是電力高度短缺,疊加各地沖刺“能耗雙控”目標的結果。

            受全國性煤炭緊缺、燃煤成本與基準電價嚴重倒掛、聯絡線經受能力下降等因素影響,當前國內動力煤、煉焦煤產能明顯收縮,加上煤炭進口量減少,蒙煤通關量偏低,電煤供給短缺明顯。這跟我國經濟復蘇伴生的高用電需求,顯然不匹配。

            鑒于此,在充分發揮大電網平臺優勢,挖掘跨區跨省通道送電潛力之外,加速電力領域輸配售電側改革,改變“市場煤”與“限價電”并存導致的價格傳導機制阻滯局面,當提上日程。這樣才能以市場化手段刺激發電廠增加電力供應,匹配強勁的終端需求。

            輿論場中,不少人將問題矛頭對準了“碳達峰碳中和”,歸咎于能耗雙控。但得看到,我國能耗強度約束制度已實施10多年,“能耗雙控”執行近6年,2021年單位GDP能耗指標是降低3%左右,對照2017年的3.4%以上、2018年和2019年的3%以上,并不存在加碼。

            部分地方緊急限電,還是沒把握好產業升級節奏、沒做好平時能源管理工作、沒跳出突擊減碳窠臼。先是不慌不忙不上心,沒及時出清落后產能、調整產業結構,通過技術升級提升資源利用率,等到“期末考”將至,趕緊臨時抱佛腳。

            國家發改委公布的今年上半年“能耗雙控”成績單就顯示,部分地區能耗強度不降反升,9省區被列為一級預警地區。部分地方在收到預警后,立馬由松轉緊,急剎車、猛拐彎的一幕也隨之出現。

            就此看,深化碳排放權交易探索,推進“兩高”行業減污降碳協同控制之外,壓實地方“能耗雙控”的績效責任,以“過程與結果并重”的動態監督倒逼地方將工作做在平時,不可或缺。

            說到底,無論著眼于電力開源節流,還是立足于能耗雙控,要的都是長線規劃,而不是臨時突擊。也只有秉持長期化思維,兼顧民生、發展和安全,找準著力點靶向發力、科學施策,才能拿捏好善治分寸,也下好能耗雙控這盤大棋。

            (作者系資深媒體人)

            版權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經濟觀察網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