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 id="7lnpl"></em>

        <sub id="7lnpl"><progress id="7lnpl"><thead id="7lnpl"></thead></progress></sub>

          <p id="7lnpl"></p>

            <big id="7lnpl"></big>
            <var id="7lnpl"><nobr id="7lnpl"></nobr></var>

            熱點 | 特斯拉認賠152萬后轉身起訴車主索賠505萬元 雙方尚余四起訴訟案未了

            周菊2021-09-28 10:56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周菊 就在外界以為隨著二審結果出爐,特斯拉車主韓潮維權案塵埃落定之時,事件再起波瀾。

            9月26日,根據韓潮在個人微博賬號上出示的一份《民事起訴狀》,特斯拉已向天津市北辰區人民法院對韓潮提起訴訟,主張韓潮實施了侵犯特斯拉名譽權的行為,共索賠505萬元。

            韓潮是特斯拉的一名維權車主,其在2019年5月于特斯拉官網購買了一輛特斯拉ModelS P8官方認證二手車,但在用車期間發現數十種安全等問題。后來韓潮對車輛進行了第三方檢測,發現該車C柱及后翼子板存在切割焊接痕跡,是一輛事故車,遂在當年12月將特斯拉告上法庭。

            法院一審判處特斯拉“退一賠三”,向韓潮共計退賠151.88 萬元,其后特斯拉則不服進行上訴。9月17日,韓潮在其個人微博平臺宣布勝訴的消息,表示“北京二中院維持一審原判,特斯拉存在欺詐,駁回上訴,退一賠三。”

            9月27日是特斯拉欺詐案退車賠款的最后期限。根據韓潮發布的最新消息,他已于當日收到來自特斯拉的賠償款共計151.88萬元。這意味著,國內汽車首例“退一賠三”判處執行落地。但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法務部認證微博賬號曾在事件微博評論中表示,對于該案其將依法申請再審。

            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特斯拉在給韓潮“打錢”152萬元“退一賠三”的同時,也將韓潮告上了法庭。特斯拉的《民事起訴狀》日期落款為8月20日,但韓潮表示“不出意外看這個日期像是后補的”,并指出法院的收案日期是今年9月17日,也就是二審判決的當日。    

            根據韓潮出示的其收到的起訴狀內容,特斯拉認為韓潮存在侵權行為,指控韓潮從2020年初開始通過個人賬號長期發表詆毀、貶低特斯拉的相關言論,其行為已經嚴重侵害了特斯拉公司的法人名譽權,并列舉了韓潮部分微博中存在的一些特斯拉認為“被侵犯”的表述。

            基于此,特斯拉提出四項訴訟請求:一、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權行為,立即刪除其在新浪微博平臺上發表的所有侵權內容以及與侵權內容有關的所有評論和回復;二、判令韓潮在個人微博向兩名原告(特斯拉汽車(北京)有限公司、特斯拉汽車(上海)有限公司)置頂30日賠禮道歉和消除不良影響的聲明;三、判令韓潮賠償二原告經濟損失500萬元;四、判令被告承擔二原告的合理維權支出5萬元。

            依此計算,特斯拉向韓潮合計索賠505萬元,該索賠額度是特斯拉對韓潮賠款額的3倍多。雖然在國內車企起訴車主的事情非常鮮見,但這已不是特斯拉第一次起訴車主。今年7月,溫州某Moldel 3車主稱收到了特斯拉的起訴書,但未透露起訴內容。

            據報道,這位車主曾駕駛一輛Model 3飛速撞進停車場,連撞14輛車后空中翻滾落地,事故導致車主的腸道截斷30cm,被鑒定為九級傷殘。有分析認為,改起起訴可能緣于特斯拉認為事故起因為車主不當駕駛,而車主言論對特斯拉造成了名譽侵犯。

            有意思的是,起訴也發生在特斯拉車主之間。今年5月,特斯拉“車頂維權”女車主被起訴,而起訴她的人是特斯拉的一名男車主。這位男車主在《民事起訴狀》中稱,自從女車主以特斯拉“剎車失靈”開始維權后·,社會上越來越多人被誤導,將“特斯拉”和“剎車失靈”聯系在一起,并因此對其他特斯拉車主進行善意或惡意地問候、譏諷、嘲笑甚至人身攻擊。

            回到特斯拉和韓潮之間,他們的糾紛還不止與此。根據特斯拉法務部此前在某微博評論中貼出的一張聲明,特斯拉與韓潮之間一共有五起訴訟案件。

            除上述韓潮起訴特斯拉銷售欺詐索賠152萬元,及特斯拉起訴韓潮侵犯特斯拉名譽這兩件,其余的三件分別是:韓潮于今年4月起訴特斯拉名譽侵害糾紛案,特斯拉表示目前該案件正在審理中。而兩件則是特斯拉起訴韓潮的兩輛代步車糾紛案。

            對于這兩件涉及代步車的案件,特斯拉指控韓潮曾長期占用特斯拉兩輛代步車不依約歸還,并先后造成兩輛車損壞,且在占用第二輛代步車期間,韓潮親屬取證駕駛車輛發生事故,造成車輛損壞,特斯拉對此進行索賠。特斯拉表示這兩案件正在審理中。

            對于“代步車”案件,韓潮在微博上回應稱,兩輛代步車并非非法占用,有市場監督管理局的錄音為證。而對于親屬駕駛代步車發生事故,韓潮表示并不知情,并表示愿意承擔相關維修費用和車輛貶損。不過韓潮對特斯拉對該事故車定損20萬元存有質疑,“這臺代步車市場總值不過20萬出頭。”韓潮稱這為“神級定損”。

            這意味著,在此次特斯拉賠款152萬元落地后,特斯拉與韓潮之間的訴訟案件還有四個。而如果特斯拉在賠償后申請再審,訴訟案件又將增多。很顯然,其與韓潮之間的“撕扯”還將繼續。

            特斯拉與車主之間的糾紛屬實不少。除了今年社會關注度較高的“剎車門”和“錄音門”,經濟觀察報記者查詢中國裁判文書網發現,特斯拉在中國各地法院共有數百條被訴訟記錄;以“特斯拉”作為直接當事人(“原告”或“被告”)進行搜索,共超過250篇訴訟判決書,而特斯拉被訴和申辯的原因、理由則五花八門,涉及特斯拉頻繁降價涉嫌價格欺詐,以及芯片版本的虛假宣傳等。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行業產業報道部記者
            關注汽車行業發展,對新能源、自主品牌及新出行關注較多,擅長深入報道及數據分析。